笔趣阁 > 茅山捉鬼人(都市捉妖人) > 第3394 驸马2
    于是覃小慧用手机拍了几张棺椁的照片,挑选了一些人,轮流在这里值守,其余人先回到外面去,反正这里看上去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往回走的时候,覃小慧一边告诉叶少阳,司马是他们家族的一个世袭职务,博古通今,尤其对南诏古国和苗疆各种文字都有研究,因为古代的巫术都是用这几种文字写的,司马的工作内容就是不断去查找南诏国的古籍,从中间寻找古代巫术,然后大家一起研究,能用的就传授给家族成员。

    这一带是没手机信号的,只有不远处一座山的山顶能稍微有点信号,于是叶少阳陪她一起过去,费劲半天覃小慧总算打通电话,之后将自己拍的几张照片从微信上发过去,过了好一会,赵司马发来信息,说确定这是南诏文字的一种,应该是比较早期的文字,他也看不懂……

    不过,他看到这上面文字跟南诏国后来的文字有一定关系,如果给时间研究的话,至少能破解一部分,但是他发的照片不够清楚,他想亲自过来研究。

    覃小慧于是告诉他地址人,让他赶紧过来。

    下山途中,叶少阳问这个司马得多久能到。

    覃小慧说赵司马日前去了山西,因为之前听说那边发掘了一座文物,里面说是有当初南诏国送给唐朝皇帝的贡品,如今被放在山西某个博物馆里,赵司马对这东西很感兴趣,过去一探究竟去了。

    “山西,那从那边过来,再进山,至少得五六天了,我怕是不能一直在这等着了。”

    “你有什么要紧事吗?”

    覃小慧看他的眼神,充满了留恋。

    “这……也没什么别的事。”叶少阳犹豫了。

    覃小慧笑了:“那就在这陪我几天吧,万一那邪物要是从棺材立冲出来,我可拦不住。顺便,也陪陪我。”

    叶少阳只好答应留下来,想到自己也是好玩,从回到这个世界来,先是陪周静茹,之后陪芮冷玉,再然后陪谢雨晴,现在……又陪覃小慧了。

    不过自己回去的确也没什么急事,这里旷野寂静,倒也适合修炼,于是就安心留下来,每天跟覃小慧相对,谈论各种,一边也没耽误修炼,每天吐纳修行,去感知时间的奥义。

    这几天对他来说是难得的清净,但是外面的世界却发生了很多事。

    首先是混沌界有人来找叶小木,让他们几个前去轩辕废墟修炼,说是吴嘉伟已经跟混沌天魔杨宫梓说好了,杨宫梓派他们来的(实际是叶少阳派了瓜瓜过去跟杨宫梓说了声,这种小事当然不在话下),于是,叶小木、苏烟、王小宝、陈幼斌、曹伟波五个人一起前去,将肉身投影过去,到了混沌界之后,一路有人护送,进入轩辕废墟,开始了历练之旅。

    因为人少,就他们自己人,这次试炼他们都很放得开,再没什么需要顾忌的,但也因为人少,危险也更多了。

    进去之前,一只混沌邪灵就告诉他们,因为吴嘉伟要求,他们不会派人负责接应,也就是说,在里头的生死存亡全靠他们自己。

    这对他们来说是压力,但也能逼出他们内心最大的潜力。一开始大家还稍微有点松懈,但在经历了一次几乎丧命的危险之后,每个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穷极所有能力去应付各种危险……

    陈晓旭没参加试炼,他跟着元夕一起回到了法术公会,住进了元夕为他准备的一所宅子里,每天白天元夕会去各种忙,晚上回来休息。两人宛如一般情侣那样,会亲个嘴呀拉拉手啊,但更进一步的就没有了,元夕在他面前表现的很是羞涩清纯。

    陈晓旭也相信,这是她原本的样子。

    白天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家里修炼,有时候也去公会中心逛逛,那里很热闹,人来人往,他的身份也很快就在众法师中间传开了,慢慢有人会跟他打招呼,笑称他为“驸马爷”,他也只是笑笑。

    他也听到一些风言风语,有人说他是元夕新找的小白脸,他也全不在意。

    还有三界盟的人前来挑唆,告诉他元夕过去跟多少人约过……试图激怒他,但陈晓旭的表现十分地非人类,他一点不在意。

    他相信自己的感觉,相信元夕,就算她过去真的生活不检点,那也是过去了,再遇到自己之后,她找到了自己,这就够了。

    然后大家就发现,他跟所有人都不一样,或者说,跟世上的人都不一样,圣徒这个名字也就传播开来,他一下子变成了法术界的风云人物。

    对这一切,他都无所谓,每天照样修行,因为之前被叶少阳亲自教导过,他进步飞快……

    来到三清山大概有一周左右,这天晚上,元夕回来的时候,带来一个人,看年纪有二十出头,浓眉大眼,一脸英气,陈晓旭发现他跟元夕长的有点像。

    “这是我哥哥,元辰,你大概听说过他的名字。”

    陈晓旭礼貌地点点头。

    元夕过去沏茶,然后三个人坐下聊天,元辰先说了一番感谢的话,感谢他对元夕的信任、将玄素绣球交给她,然后说了一些关于八子联盟的情况,包括一些外人不知道的隐秘,直到元夕提醒他话太多了。

    “哦,我是初次跟晓旭打交道,心里高兴,话就多了点。”元辰对陈晓旭拱手行礼,接着示意他喝茶,跟他聊起有关茅山的事,陈晓旭单纯但不是傻,面对他的刺探,有选择性地说了一些事情。

    元辰笑道:“晓旭你别误会,我可不是在刺探茅山隐私,只是对你成长环境比较好奇,其实我跟苏玉关系很好,但这小子你知道的,心思完全不在修道上,对了,你跟苏玉关系如何?”

    “小苏师叔跟我私交很好,跟兄弟一样。”

    “哦,那是当然,他虽然是掌门传人,辈分比你高,但你们年纪差不多,而且你是叶少阳嫡系传人,地位其实并不在他之下……”

    “元辰师兄,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陈晓旭心思通透,直接将元辰想说的问题点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