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茅山捉鬼人(都市捉妖人) > 第3346 神婆1
    帐篷扎好,因为天冷,营地边上点燃了几个火堆,所有人三五成群地围在火堆边取暖。

    叶小木几人因为不合群,也没往他们那边凑,自己在偏远地方点了个火堆,聚在一起,曹伟波把白天买的竹签羊肉拿出来烤,他甚至还带了个简易的烤炉,还有孜然和味精等调料,嘴里叼着烟,还丧尽天良地一边烤肉一边才唱着歌,看上去简直烧烤店老板。

    浓郁的肉香朝四周散开,大家都闻到了,但都假装没看到他们。

    因为队伍里几个大佬没动,而且看待叶小木他们的眼神透着不屑,能混到参加这两只核心队伍的,哪怕是服役人员,也都是心思通明之辈,懂得察言观色,见几个大佬这样表现,自然也不会做出让他们反感的事,不就是一顿烧烤吗,嗯……咽口水就好了。

    于是一时间营地此起彼伏响着咽口水的声音。最后连几个大佬也在一边咽口水一边吃着真空包装的速食产品。

    肉烤好了之后,苏烟邀请元夕过来一起吃,元夕倒是大大方方地来了,还叫来了几个人,都是双绝八子的人,他们只要跟着元夕就行,不用看别的大佬的面子。

    吃完东西,睡觉还是太早,大家都就着够火聊天,也有很多人在吐纳。

    秋风所在的篝火,聚拢了一批三界盟的弟子,他本人在吐纳养息,边上几个家伙在聊天,就说起了血巫的事,从前线人员遇袭说道血巫与大巫仙家族的恩怨,叶小木一干人对这些不太熟悉,一个个静静地听着,最后他们说到了大巫仙家族,把苏湘玉叫过去询问她有关家族的事。

    “我听说你们的巫灵信女,也才只有三十多岁,很漂亮是不是。”一个家伙问道。

    苏湘玉看了他一眼,道:“圣女大人早就超过了这个概念好吧,漂亮不漂亮不重要,不过,确实是个美女。”

    “听说她当年跟叶少阳有过一段,不知是真是假?”另一个法师问道,接着连忙摆手,“我不是刺探什么八卦啊,你可以当我没问。”

    苏湘玉道:“也没什么,他们的事,之前都公开了的。三界之战,我们大巫仙家族也是主力,至于他们两人之间……我就不知道了,我们家族一般也不说这个。”

    边上又有一个法师说道:“说句你可能不爱听的,你们的巫灵信女可能是被叶少阳利用了。”

    苏湘玉听了这话,不快地说道:“我没见过叶少阳,但这种话最好不要说。”

    那个法师摊手说道:“我不是针对你们啦,想一想,叶少阳当年做的哪一件事,不是找一大帮人帮忙,他的捉鬼联盟,还有道风和风之谷,中山王也是,鲛人公主也是,还有那些姑娘,出钱出力出人,结果到最后,功劳全让叶少阳一个人占了。”

    秋风正在吐纳,听着这话,瞥了他一眼道:“不要多话。”

    那法师耸了耸肩,声音低下去,道:“真的是这样,我就一直看不惯那些鼓吹叶少阳多厉害的,明明就是众人的功劳……”

    他话没说话,突然响起一个声音:“王伟,那你想没想过,这些人既然如此优秀,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为什么一个个都要跟着叶少阳混呢?为什么对他这么好?”

    大伙全都楞了一下,朝说话的人看去,是坐在叶小木身边的王小宝,他用一根树枝拨弄着篝火,很淡定地说道。

    他之前试炼的时候见过说话那个法师,知道他叫王伟,实力还可以,是秋风的跟班之一。他这人一向眼高于顶,很有狗腿子的架势,对一切实力和地位不如他的法师都看不上,经常说些阴阳怪气的话,叶小木这帮人都特别烦他。

    陈晓旭也听到了王伟的话,他比王小宝对叶少阳的实力还要了解,听了王伟这话,也只是觉得可笑,但他的性格是不会与人争辩的。

    “呦,是你呀。”王伟远远望着王小宝,一时间也不敢太说怪话,他不知道王小宝底细,但知道他实力很强,是个宗师。想了一想,说道:“所以我说,叶少阳有手段啊,会笼络人心,让一帮人甘心为他卖命。”

    “所以你觉得,叶少阳实力不行?”

    王伟摊手说道:“比我肯定是厉害,但肯定没有传说那么夸张,未必比得过元大裁决。”

    元夕一听就皱眉了,他很聪明,故意把话题往元辰身上扯,王小宝现在就坐在她身边,自然不好去诋毁元辰,于是冷冷回了一句:“你只说自己,不要扯别人。”

    王小宝看了元夕一眼,对王伟道:“就因为你没见过,就这样妄下定论,不太好吧。”

    “就因为没见过。那些古时候的强者,为什么那么多的传说,一个个都跟仙人似的无敌,还不是后人崇拜的结果,厚古薄今的人太多太多,叶少阳如果放在今天,只怕也要泯然众人了。”

    “好吧,你说的对。”

    王小宝突然觉得跟他争论下去没意思了,王伟这种观点是讨巧的:他评价的是一个过去的人,除非叶少阳站在他面前,用实力来为自己正名,否则别人说什么都没用。

    王伟见他这样,倒也没追击,但感觉自己胜利了,非常愉快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突然感觉脖子上好像被苍蝇之类的蚊虫叮了一下,伸手去拍也没拍到,也没当回事。

    他又坐下去,拿起啤酒接着喝,这时候感觉不对劲了,那个被“苍蝇”叮过的地方开始痒起来,而且越来越痒。

    他伸手抓挠,但痒的部位在脖子里面,这种隔靴搔痒的行为没什么作用。

    “草!”

    痒感的加深,很快到了不能忍的地步,王伟用力抓挠着,后来变成抠了,再后来连坐都坐不住了,躺在地上双手用力抓挠起来,口中也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最后满地打滚了。

    从一开始觉得痒,到发展到这一步,也不过二十秒钟时间,简直让人瞠目结舌,一时间大家都围了上去,但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