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茅山捉鬼人(都市捉妖人) > 第3309章 第3335 玄素绣球1
    本来,叶少阳也是有这个打算的,但听到她这些年的生活经历之后,心情不太好,摇了摇头,起身面对大门方向。

    门开了,谢雨晴风尘仆仆地走进来,手里提着个袋子,进门就骂雪琪:“到底什么事急着叫我回来,要是没事你就——”

    突然看到叶少阳,手里的袋子哗啦一下掉下来,里面掉出来芹菜豆腐什么的,都是刚买的菜,豆腐还摔散了,撒了一地,有些还溅到了她皮鞋上。

    谢雨晴跟个雕塑似的,全然忽略了这一切,只是呆呆地望着叶少阳。

    叶少阳走过去,把菜都捡起来,说道:“拖把在哪呢,先清理一下吧。”

    雪琪过来把菜节奏,说道:“行吧你们聊,我去做饭,可不许哭啊。”

    雪琪刚走,谢雨晴就冲上来一把抱住了叶少阳。

    “辛苦你了。”好半天,叶少阳口中干涩地挤出这句话。

    之后两人手拉手进了卧室……接着说话。

    叶少阳刚还发誓再也不跟人重复那段经历,这不得已又说了一遍。

    谢雨晴听完,什么也没说,用力抱紧了他的脖子。

    过了好久,两人都冷静下来,开始聊天,谢雨晴不太想说自己这些年的经历,于是将话题引到叶小木身上,问叶少阳见过他没有。

    “见是见过了,不过没相认,这孩子……长的挺好的。”

    谢雨晴端详他,说道:“他还是那么年轻,看上去像他哥哥,我……却老了。”

    “你没老,要说老,我们一样都老了。”

    谢雨晴苦笑。

    “你看小木怎么样?”

    “性格很好,我听郭师兄说,他很有一股韧劲,将来前途无量。”

    “他跟你很像。”

    “我正想问这个,他为什么跟我这么像?”

    谢雨晴有点警惕地望着他,道:“你什么意思?”

    叶少阳也望着她的眼睛,道:“你明白我的意思。”

    谢雨晴深吸一口气,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的,我瞒得过被人,瞒不住你。”

    叶少阳听着。

    谢雨晴沉默良久,决定将一切告诉他。

    叶小木一直等着有关谛听事件的下文,好几次询问老郭,都说让他等着,他等啊等,一直等到寒假,结果没等到事情的下文,结果等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老郭把大家都叫来,互相介绍,新来的这家伙叫陈晓旭,是茅山第三代弟子,陈平和张小蕊的儿子,也是掌门苏钦章的隔代亲传弟子,张小蕊是叶少阳的徒弟,这陈晓旭是真正的名门之后了,在法术界的身份尊贵得可以跟苏玉相比了。

    他跟苏玉年纪差不多,又都是茅山的“贵族”,但性格却十分迥异,温和中带着点羞涩,被老郭介绍的时候,一直微笑着望着他们,然后认真听着老郭为他们介绍,王小宝跟他很熟悉的,主要是叶小木和苏烟。

    “你们两个都是茅山弟子,认识下吧。”

    “我这个茅山弟子是假的,跟你比不了。”叶小木羞涩得伸出手跟陈晓旭握了握。

    “你是三十九代弟子,比他还长一辈,他该叫你师叔。”老郭说道。

    “为什么?我连师父都没有……”叶小木不解。

    老郭也不好讲明,摸着陈晓旭的脑袋说道:“他辈分最低,大凡年轻人都比他长一辈。不过你们别看他年纪小,他可是地仙排位。”

    “郭爷爷,我是灵仙了。”陈晓旭纠正了一下,一点也没有骄傲的感觉,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灵仙了?”老郭有点吃惊,“这么快的吗,上次还听说你是地仙来着,好吧,年少有为。”转头对叶小木道,“你看看人家,也加把劲,跟人家学学。”

    “我就算了,比不了的。”叶小木听说陈晓旭是灵仙,内心挺有点不是滋味的。

    “有信心,就一切都可以。好了,晓旭是下山来历练的,会在这边住一段时间,以后你们就是小伙伴了,相处愉快啊,晚上大家一起去吃羊蝎子,晓旭你是新来的你请客。”

    叶小木带陈晓旭去房间——老郭把隔壁一套没人住的民房也租了下来,两个院子中间打了一道门,给叶小木他们做修所,还空了好几间,在老郭的要求下,叶小木和王小宝早就打扫干净了一间,用来安顿陈晓旭。

    帮着陈晓旭把行李收拾好,几个人坐在一起聊起来。

    陈晓旭长的唇红齿白的,跟个妹子似的,叶小木跟他聊了一会,发现他不太爱说话,但也不是羞涩和生分,可能性格就是这样,问一句说一句。

    晚上,老郭带他们一起去吃羊蝎子,细心的苏烟发现他一口羊蝎子都没动,只吃生菜,问他什么情况。

    “这个,我不吃荤,你们吃就好了,别管我。”陈晓旭腼腆一笑。

    “我去,你是道士又不是和尚,为什么不吃荤?”

    “个人习惯吧,你们就当我是素食主义者好了。”陈晓旭没有往下解释,大家也不好再问,而且他也不喝酒,啤酒都不喝。

    吃完饭,本来苏烟和叶小木是要一起回家的,但是苏烟提出要去老郭店里喝茶,老郭喝了点酒,回到店里就睡下了,结果门被人推开,苏烟一脸神秘地走进来。

    “也不敲门!幸亏是冬天,要是夏天全被你看光了!”

    “你一个糟老头子,我长针眼才看你。”

    苏烟往他身上看了一眼,皱眉道:“你衣服怎么破成这样,也不去买个新的,省钱留给孙子么?”

    “去,我是没时间好吗,有事说事。”

    苏烟搬了个凳子,在床前坐下,望着他,看得老郭心理发虚,忙问她到底什么事。

    “你跟唐僧,是怎么认识的?”

    “唐僧?”

    “就是陈晓旭喽,他长的白白嫩嫩的,又不吃荤,我就给他取了个外号,很贴切吧。”

    老郭无语。

    苏烟道:“他看是个贵族,法术界的贵族,在茅山上地位最多在苏玉之下,就这也还未必,毕竟他是叶少阳嫡传徒孙。”

    “嗯……”老郭枕着双手躺在床上,随口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