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茅山捉鬼人(都市捉妖人) > 第3288章 第3290 神之低语3
    “重启纪元”四个字让无极鬼王心中一动,心想我所做这一切,不就是为了这个目标吗,若真能遂了我的心愿,三界重订规则,至于尸族、冥河等等那些肮脏的家伙们,自然只有被自己横扫的份,哪里还有什么天劫,当下喃喃道:“莫非这个众神之眷者,是我?”

    道济道:“神谕如此,至于是你,还是反抗你的人,我却不知。我只是提醒你,天道有轮回,三界有因果,一切的偶然,却早有注定,不可强行为之。”

    这次轮到芮冷玉笑了。

    “千万年来,总有擅断未来者,不足为奇,对于后世之事,却也只能推演出大概,用人间的话说,都是概率,既是概率,就算有九成九,终归还有一星希望。”

    “我知道你留下的目的,你想让我担心,一切的结果都是注定好的无法改变,我所做的一切,很可能都是逆天而为,却不会有什么结果……可惜啊,道济禅师,你能看破六道轮回,却无法断人初心。”

    道济禅师点点头,“所以,看在我特意留下,为你提供线索的份上,送我一程如何?”

    “禅师欲往何处?”

    “我业障未除,却要到人间走一趟。”

    “这有何难。”

    芮冷玉作法,一道黑光,将道济禅师全身包围,托举着他,在空中一路飞行,离开了无量界,一路飞向酆都城。

    他没有挣扎反抗。他知道,托举和束缚自己的黑光,不是什么法术,而是鬼王的一部分元神,就算他神通广大,也无法对抗。

    最终,这缕黑光带着他飞到了轮回井上空,将他用力掼了下去,直接丢进了人道之中。

    中途被几个负责看守轮回井的守卫发现,想要阻挡,直接被黑光震得粉碎。之后,这缕黑光凌空折返,朝冥王大殿飞去了。

    他直接穿过冥王大殿,落在了院子里,几个守卫一起冲上来,试图挡住他的去路,芮冷玉却不以为意地挥了挥袖子。这些人立刻就一动不动了,好像冰雕一样站在那里。

    直到芮冷玉从他们身边走过,只听见一声声清脆的喀嚓声,这些人都纷纷碎掉,然后融化,精魄朝着天子殿方向飞去了。

    芮冷玉走到了酆都大帝的起居室门外,两扇红木大门自动朝内打开了。

    酆都大帝坐在蒲团上,正在打坐。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一本翻开的书。边上有个茶壶,一杯清茶在冒着热气。

    酆都大帝睁开眼睛,看了芮冷玉一眼,然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对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芮冷玉走进去,在茶几对面坐下,顺手拿起茶几上那本书,看了一会,觉得挺有趣的,忍不住看了两页。

    这时候更多的守卫赶到,穿过回廊和小花园,朝这边涌来。

    结果一到距离芮冷玉十米左右的地方,就全都定住了,仿佛哪里有着某种神秘的力量,接着一个个碎掉。

    牛头马面也赶来了,冲到前面之后,猛然意识到什么,抽身急退,才躲过一劫,马面赫然发现自己一直伸在前面的右手不听使唤了,低头一看,好像焦炭一样,已经钙化了,而且这种钙化还在朝上方蔓延,边上牛头用力一掌斩断了他的胳膊,在血喷出来一瞬间,为他点穴止血,这才保住他一条命。

    众人大惊,再也不敢往前半步,一起瞪大眼睛望着芮冷玉的后脑。

    “你是谁!”

    牛头喝道。

    他们都是看到有人在空中飞行——酆都城禁止使用法术,尤其是飞行——怀疑有外敌入侵,这才带着手下们赶来勤王,不过入侵者到底是谁,他们没一个人看清的。这会儿也只看到一个后背,知道是个女人,但也没看到她出手,就轻松杀了这么多人,感觉是个绝世强者。

    牛头当即派人去禀告几位王爷和司主,让他们赶紧带人过来。

    芮冷玉仍然在看书,只见她侧身跪坐在蒲团上,光着一双雪白的脚丫,身穿宽松的汉服一样的长裙,侧身这样捧着一本书的样子,既妩媚又显得知性,如果这时候有个不认识的人看见,只会产生对女性的兴趣,而丝毫不会把她跟“危险”两个字联系到一起。

    “挺有意思的书。有点像山海经,这是什么书?”芮冷玉放下书,这才抬头朝酆都大帝看去。

    “早年吕纯阳编的一本方志,没有名字。”酆都大帝为她倒了一杯茶,芮冷玉动作很雍容优雅地端起喝了一口,道了谢。

    外面的人看得目瞪口呆,感觉这两人好像是在喝茶论道啊,一点没有敌意的样子,难道真的是这样,是他们搞错了?

    可是她为什么要杀人呢?

    “说到道祖吕纯阳,我来之前,在须弥山还见了他一回。”芮冷玉道,“不过,老师也知道,那不过是他未消融的意志。”

    酆都大帝自顾喝茶,听她说话。

    “学生有一件事,想请老师解惑。”

    酆都大帝做了跟请的手势。

    “在不可知之地中,有着无数的古人,也可以说是过去的神,他们全都粉碎了肉身和魂魄,只剩下一缕残念,如同地狱里那些被折磨的神魂俱灭的苦鬼,这是为何,他们既然有通天之能,为何会沦落到今天这一步?”

    酆都大帝道:“阿蒙。”

    “老师还是叫我冷玉吧。”

    “冷玉,我问你,鸿蒙宇宙,灵力从何而来。”

    “从阴阳来。”芮冷玉不假思索。

    “阴阳从何而来?”

    “阴阳互生,生生不息。”

    酆都大帝轻笑。

    芮冷玉摆出十分谦虚的姿态——而且这姿态是真实的不是做出来的——冲酆都大帝微微躬身,道:“请老师解惑。”

    酆都大帝道:“阴阳二气,只是工具,就如人间的石磨,能将豆子加工成豆浆,阴阳二气便如石磨,以它的机制维持着这个加工的过程,让这鸿蒙宇宙能够维持运转,这才能够生生不息,但阴阳二气,不会凭空而生,就如那石磨,若无豆子用来打磨,豆浆从何而来?”

    (坐车返家,今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