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茅山捉鬼人(都市捉妖人) > 第648章 枪击
    “这我早就想过,他有可能是拿到钥匙,开门进去,出来后又把门锁好,以他学生会干部的身份,这件事也有可能做得到。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是砸门或撬锁进来,走了之后,有人现房门毁坏,又来修好了。”

    “有人……你是说,学校的人?”谢雨晴脸上现出凝重的表情。

    叶少阳叹了口气,道:“一栋楼里居然有尸巢存在,而且门还上锁,你觉得,校方有可能不知道这件事吗?”无错网不跳字。

    谢雨晴缓缓点头,道:“幸好我这录像了一部分,回头可以质问校长,让他没办法抵赖。”

    从解剖室出来,两人重新回到二楼,来到一间透光的房间里,叶少阳掀开湿漉漉的裤管,一看之下,自己皮肤红肿,起了很多小疙瘩。被扒皮血尸抓过的小腿上,还留下了几道伤痕。

    谢雨晴惊道:“你感觉怎么样啊?”

    “痒,痒的难受。”叶少阳挠着两只大腿外侧,天师血对一些邪气都有免疫力,所以被僵尸抓伤不算什么,但自己也是人,皮肤被福尔马林药水浸泡之后,也是产生了过敏反应。

    两人从窗台上跳下去,别的事都来不及办,先快步离开学校,一出门就看到个如家酒店,当然是为了方便大学生所开的,赶紧进去开了房间,叶少阳进浴室洗澡,谢雨晴想着他没衣服换,待会出来没衣服穿,于是到外面去给他买衣服。

    如家酒店的淋浴房,在卫生间的最里角,叶少阳把衣服脱在外面之后,拉上浴帘,用热水不断冲洗着双腿,那个舒服。

    也是他的听觉和注意力过常人,在淋浴嘈杂的水声中,隐约听到外面有声音,以为是谢雨晴回来了,并没在意,但是过了一会,突然感觉到身边隐约有风流动,心中一动,心想不会是谢雨晴进来了吧?无错网不少字她知道自己在洗澡,这个时候进来干什么?

    于是随手掀开浴帘的一角,朝外面看去,当场愣住:卫生间里多了两个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的男人,一个蹲在地上,翻找着自己脱下来随便扔在地上的衣物,另一个背靠着门,低头注视着地上。

    看到他们的一瞬间,叶少阳的第一反应是贼,想要冲出去擒住他们,突然想到自己没穿衣服,于是回头从架子上快拽了一条浴巾下来,裹在身上,一步冲出浴室,打算行动时,突然间浑身一紧,当场站住了:

    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

    站在浴室门口的那位,举着手枪,一脸冷漠的望着自己。看到他眼神的一瞬间,叶少阳就明白这家伙不是吓唬人,他是会真开枪的。

    “我们奉命而来,找一样东西,不想杀人,你最好不要动。”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

    叶少阳没有动,他虽然是天师,但也是血肉之躯,挡不住子弹。不过实际上最重要的是:自己现在光着身子,要武器没武器,要铜钱没铜钱,没有一丝出奇制胜的机会。

    “你们是什么人,来找什么?”叶少阳一边问,一边在脑海中思索着对策。

    持枪那人没有答话,蹲在地上那人却麻利的翻找着他的衣服口袋,终于摸出了一个绿色封皮的笔记本,翻了翻,塞到自己口袋里。

    叶少阳心头一沉,原来,他们是为这个!

    拿到笔记本的家伙立刻起身,朝门外跑去,持枪男子掩护着他,等他出门之后,拿着手枪,一步步后退,出门后将门关上,然后只听到一串脚步声匆匆远去。

    “马蛋的!”叶少阳骂了一声,一个箭步冲到卧室,拿起之前解下来放在床上的腰带,摸出一把五帝钱,飞身出门,朝安全通道的方向飞奔过去。

    他相信对方一定会选择走楼梯,而不是坐电梯。

    来到楼梯口,立刻听到一串急促的脚步声,登登登的下楼。

    叶少阳情知追是追不上了,一抬头看到楼梯间有个小窗,有三米来高,当下一个箭步迈上去,推开窗户,朝楼下望去,窗户正对的下面,正好是楼道出口。

    这里是五楼,他不可能傻到跳下去,趴在窗台上等了一会,果然看到那两个口罩蒙面的家伙从楼道跑出去,右手立刻拈起一枚五帝钱,对着其中一个打去,正中肩膀。

    那人身体晃了一下,抬头看时,叶少阳手中第二枚五帝钱刚好打下去,从脸上擦过,这两人反应也是极快,当下马不停蹄的跑远。

    叶少阳看着他们跑过路口,消失在人流中。

    想了想,赶紧下楼,趁着地上的血迹没干,想找张灵符来蘸血,一摸右胯,才现自己身上裹的是浴巾,只好从地上捡起从那个家伙脸上擦过去的那枚五帝钱,上面还沾着他的血。

    刚回到房间,叶少阳立刻从背包里找出几样法器,正要作法,谢雨晴提着好几个大袋子回来。

    叶少阳一见到她,立刻把情况说明,谢雨晴听完吓了一跳,赶紧给刘银水打电话,让他利用刑侦手段协助调查,然后提出去看看酒店的监控。

    叶少阳想了一下道:“那俩家伙都用口罩蒙着面,看监控也是白看,我先把其中一个抓来,审问一下就知道了。”

    谢雨晴闻言大惊,“抓来,怎么抓?”

    “茅山血归术。”叶少阳从背包里拿出一只罗盘,摆在地板上,在周围贴下八张灵符,用朱砂笔逐个在上面画了几笔,然后把那只上面带血的五帝钱口扣在罗盘正中间,在背包里翻找了一会,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抬头问谢雨晴:“哪里能找到瓷碟?就是吃饭用的那种小碟子。”

    谢雨晴想了想,道:“我去找服务员问问,应该有。”

    “要两个来!”

    谢雨晴出门不一会返回,将两个小号的碟子递给叶少阳。

    叶少阳划破指尖,在两只碟子的底部分别写下“申”和“未”字,将“未”字的那个摆在罗盘的东北角,往里面倒入一些鲛油,拈两根红线,搓成一股,放进去之后点燃,形成一只长明灯,另外一只则反扣在五帝钱上,中间压着一张灵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