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茅山捉鬼人(都市捉妖人) > 第426章 家乡的旱灾
    小马问道:“多久能到地方?”

    叶少阳想了想说:“理论上……不到一天。”

    小马瞪大眼睛:“这玩意怎么还有理论?”

    “到县城得坐黑车进山,有时候坐得上,有时候半天坐不上。”叶少阳道,“当然了这是几年前的情况,几年没回去,我也不知道。”

    小马一脸黑线,“你家是住在火星吗,这么复杂。”

    在大巴车上晃了几个小时,下车之后,两人来到一座小县城:淮上县。

    从车站出来,立刻有黑车司机围上来,用当地话喊着各种地名。

    中原官话虽然土一点,但跟普通话没太大区别,小马也听得懂。

    叶少阳认准一个司机,先用普通话问他去蒋家大门多少钱,司机说八十。叶少阳又用当地话说了一遍,司机愣了一下,登时减去四十。

    叶少阳招呼小马跟在司机后面。

    “你不是五岁就离家了吗,怎么还会说方言?”小马有点不解的问道。

    “我就算三岁会说话,也说了两年方言好吧,”叶少阳白了他一眼,道:“小时候学的东西最容易记住,乡音难改。”

    说是黑车,其实是一辆小型中巴车,看这车破的跟报废车差不多,小马都有点不敢上,不过车上已经坐了几个人。

    两人上去之后,占据了后排座位,等了有二十分钟,车子6续上人,有七八成之后,车上的人开始集体催起来,司机又等了一会,见没人上车,这才车。

    中巴车离开县城,沿着一片庄稼地中间的柏油路,咣当咣当的开起来。

    感觉离家乡越来越近,叶少阳也不免有点小小的激动起来,虽然自己没家了,但这种乡情还在。

    突然,小马用胳膊拐了他一下,道:“你家乡是不是在沙漠上啊?”

    叶少阳皱眉道:“什么意思?”

    小马朝前面那些乘客努了努嘴,道:“不然一个个都买这么多矿泉水干什么?”

    叶少阳挨个看去,还真是,几乎所有乘客的座位下面都放着大桶纯净水或者一大提矿泉水,还有各种饮料。

    恰好这时,坐在他们前排的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因为汽车摇晃,把一罐饮料弄洒了一些,她妈妈立刻在她胳膊上打了一巴掌,大骂起来:“喝什么喝,多浪费,知道多少钱买的吗!”

    一瓶饮料,能有多少钱?叶少阳跟小马对视一眼,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寻常。

    小马道:“不然你问问怎么回事。”

    叶少阳想了想道:“不急,下车再说,反正他们都是去蒋家大门的。”

    蒋家大门,是一个镇,并不是因为姓蒋的人多,只是因为曾经有一户蒋姓人家出了个状元,皇帝赐建了一座牌坊在街上,看上去像大门,后来就叫成蒋家大门,名字传开,后来成了镇名。

    叶少阳家所在的叶家村,离镇上还有二十里。两人下车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没有进山的车,于是叶少阳打算在镇上过夜。

    “先买点水喝。”小马说完,一头扎进路边一家小店,要了两瓶激活。

    “没有。”老板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很简单的说道。

    小马道:“那有什么饮料?”

    老板看了他一眼,指了指摆在冰柜上的两瓶矿泉水,“只有这个,八块一瓶。”

    “八块?”小马叫起来,“卧槽你这是黑店啊。”

    “小伙子说话注意点,八块我都不想卖,不买就走,你看这镇上有没有一家比我卖的便宜的。”

    叶少阳觉出不对,上前用本地话说道:“阿叔,我刚回家来不知道,为啥一瓶矿泉水卖这么贵?”

    老板听他说当地话,态度好了点,上下打量了一眼说:“大学生吧,你家人没给你打电话说吗?镇上快断水了,只有阿里水库还有一点水。

    再往南边去,一点水都没了,现在水比油贵,矿泉水都快进不到了,你要是真渴拿一瓶去喝好了,不要钱了,但只能给你们一瓶。”

    “谢阿叔了,打听下,镇上怎么会断水了呢?”

    老板两手一摊,“鬼知道怎么回事,从前个月开始,井里的水位就一再下降,到上个月,再深的井也不出水了。三个月没下过一滴雨,沟里河里全干了,镇上喝水现在全是从县城运来的,你说多金贵吧。”

    叶少阳想起在车上看到的那一幕,总算明白,那些乘客买水都是回家喝的,于是问道:“干旱的原因找到没有?”

    老板叹了口气,“也找媒体了,也找政府了,市里下来一个调查组,调查了几天也没啥头绪,说是赶上百年难遇的旱灾,那也是没办法,县里现在每天派两辆水车过来送水,也只够大家喝水的,日用都不够……”

    小马听他这么一说,惊讶地问:“镇上没自来水?”

    “没有,我们这镇子离最近的县城也有上百里,山又多,铺自来水管成本太高,再说我们这原先也不缺水,家家都有水井,山里还有水库,没人喝自来水。

    旱灾生后,市里倒是积极要铺水管,可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了,远水解不了近渴啊,再说干旱的不光是镇上,南面那些小村子,情况更严重的多。”

    叶少阳又打听了几句,道了谢,跟小马一起离开小店,前去找旅馆。

    路上小马问道:“怎么着,你们这从前经常生旱灾吗?”

    叶少阳摇摇头,“中原地区,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旱灾,这件事很不寻常。”

    小马不以为然道:“有什么不寻常的,下不下雨,老天爷的事,谁管得了。”

    叶少阳哼了一声道:“三个月不下雨也能说的过去,可为什么水井的水干了?”

    小马愣了一下道:“时间不下雨,晒干了呗。”

    叶少阳顿时无语,“你家井水是下雨积进去的,你小学没上过自然课?”

    “呃……难道不是?”小马追上去,“那你告诉我,还有什么原因能造成干旱?”

    叶少阳道:“至少有一种原因……旱魃。”

    今天生日,开心有各位陪伴。致敬各位!那做你的一片树叶是我用极短时间临机挥写成的,也许不好,但绝对原创。故事进入了新的篇章,会更好看。多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