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茅山捉鬼人(都市捉妖人) > 第396章 尸水河
    叶少阳道:“这些鬼魂,还有人血,都是从哪里来的?”

    “听胡威说,鬼魂是白衣人帮他去‘阴’间抓来的,人血是他挨个挖坟‘弄’来的,血用来泥墙,尸体,被用在了尸水河里。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四宝说完,带着叶少阳快走几步,突然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从脚下传来。

    叶少阳低头一看,一条不到两米宽的溪流,环绕着血魂墙的墙根,溪水像墨一样黑,上面飘着一层白‘花’‘花’的东西,随着溪流缓缓移动着。

    叶少阳定睛看去,心中顿时一颤:那堆白‘花’‘花’的东西,居然是人的断臂残肢!一只手、一条‘腿’、半颗脑袋、一堆碎‘肉’……

    所有残肢都被水泡得肿胀,皮‘肉’腐烂,上面爬满白‘色’的尸虫,明明是残肢,有些手指还在移动着,似乎想抓住什么东西,死鱼一般的眼珠子也转动着,整幅画面简直诡异到了极点。

    “这就是尸水河?”叶少阳喃喃说道。

    四宝点点头,道:“这尸水河,是胡威自己挖的,就好像护城河一样,围绕着血魂墙流动,也是阵法的一部分,这里面的残肢断臂,都是他从坟地挖来的尸体,用法‘药’浸泡起来,尸气扩散在水中,慢慢就形成了尸水河。”

    叶少阳暗暗叹息,到这时全明白了,胡威造血魂墙的目的,是用阵法的力量封印住鬼魂,让它们出不来,就会不断产生怨气,而尸水河,是依靠法‘药’浸泡的尸体不断生成尸气,让鬼尸二气结合,经过阵法的运转和提炼,为内阵——也就是八卦二生象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

    “这阵法,简直邪恶到极点!”叶少阳愤然说道,突然想起什么,转头看着四宝,“你没参与铸阵吧?”

    四宝连连摆手,“这个真没有,我跟你说过的,我认识胡威的时候,他已经单干很久了,这些东西都是他一手打造的,具体施工肯定也用了一些人,或者还杀过人,这我就不知道了,快走吧,我带你入阵。”

    沿着血魂墙走了几十米远,光滑的墙面上出现了一道拱形‘门’‘洞’,‘门’‘洞’的正上方,镶嵌着一块金光闪闪的金属盘,叶少阳凑上去看,一共有六圈星盘,分别是:天干、地支、九宫、八卦、四柱、八‘门’。

    四宝凑上来,仰头望着金属盘,说道:“这块罗盘,就是控制阵法的枢纽所在,胡威每次进来,都会拨动一番,然后我们才能进去,我也试过记住星盘的对应,但是我发现胡威每次拨动的结果都不一样,我对你们道家的东西没研究,不懂怎么回事,你研究研究?”

    叶少阳认真观察了几分钟之久,喟然叹道:“这哪里是罗盘,普通的罗盘只有三轮星盘,这玩意有六轮,是一种定阵的装置,在道家叫定星盘,往复杂说,每一轮星盘都是一种易数,与阵法之力‘交’接,形成一股新的能量……”

    “得得,”四宝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我听不懂这些道家的东西,你就往简单说吧。”

    正在侃侃而谈的叶少阳被人打断,心里很不爽,瞪了他一眼,说道:“往简单说,这个定星盘,就等于是一个密码锁,星盘与阵法易数对位相反,暂时切断阵法之力,人才能进去。

    不过一般的定星盘都是三轮四轮,很少超过五轮,易数太多,没法掌控。

    何况这还是个六轮定星盘,就等于是个六位数的密码,易数每个时辰变动一次,星盘的定位也随之变动,就等于这密码也在变。

    所以,除了布置阵法的本人,能够通达阵法变化,推演出星盘移位,外人根本无从下手。”

    四宝点点头,“幸好我们是元神,不受阵法限制,先进去吧,里面还有更让人震惊的东西。”

    从拱‘门’飘进去之后,叶少阳抬头看去,对面是一条笔直的甬道,通向远处,中间有一道白‘色’的亮光,离拱‘门’大概有几十米远,看不清楚。

    甬道两边,有很多岔路分支,像‘迷’宫一样‘交’错,叶少阳仔细观察起来,发现这些甬道的走向,实际上是契合了《易经》中的某种易数,估计八成也是阵法的一部分。

    四宝领着他,沿着最外层的甬道绕行起来,走了不到二十米远,叶少阳发现脚边有一盏长明灯,绷直了八条红线,中间拴着一面圆形的铜镜,镜面上无光自亮,散发出金‘色’的氤氲。

    在四宝催促下,继续向前,走了几十米,又发现了一面长明烛和铜镜,这次铜镜发出的光是红‘色’的,叶少阳心中有些明白起来,不等四宝催促,自己快步向前,沿着最贴近血魂墙的甬道走了一圈,回到起点,中途一共看到了五面铜镜,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象征着五行。

    “我再带你看看别的地方的布置。”四宝说道。

    叶少阳摆摆手,“不用看了,看铜镜所占的五行方位就能推算出来,定两仪,化四象,‘阴’阳二生,的确是八卦二生象的布置。”说到这叹了口气,“不过这胡威也是个变态的怪才,居然想到用尸水河和血魂墙来凑阵。

    外有尸魂两气,内有五行八卦,内外相溶,虽然特么的很变态……但的确可以说是固若金汤,除了阵法的主人,怕是神仙也打不进来。”

    四宝道:“有一样东西,你非看不可。”说完拉着他,顺着那些红线的方向,在甬道中绕行,突然眼前一亮,看到一根巨大的白‘色’柱子,从地面直达穹顶,柱子上凹凸有形,乍一看叶少阳还以为是浮雕,仔细一看,顿时惊得几乎‘腿’软:

    柱子上那些凸起的部分,居然是一颗颗脑袋,挤在一起,上下蠕动着,仔细看去,一张张脸全都是婴幼儿,双眼通红,嘴‘唇’上下‘露’出两对尖牙,面相狰狞凶残,柱子的表面好像水一样泛起涟漪,但却透着一种金属的银光。

    这些恶灵小鬼身体都在水下面,只有脑袋‘露’在外面,多数在闭着眼睛沉睡,也有一些睁着通红的双眼,用‘迷’茫的眼神望着周围,身体不断蠕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