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巨变 > 第1135章 谁才是大老板
    郝洋他们要走,他的那些同学一个个都坐不住了,全部起身跟在钱壮壮父子的后面走到门口相送。

    也就是胡铭晨帮着郝洋演了这么一出戏,要不是这样的话,郝洋要走,别说有人送他了,恐怕连几句热情的话都不会有人和他说。

    在江月楼的门口,看到那两辆富有质感的大奔,他的那些同学一个个双眼充满了羡慕的光芒,这一刻,没有人再怀疑郝洋刚才是虚张声势,就凭这两部车,那就完全可以当作是身份的象征。

    钱壮壮一路跟随下楼,一边尽情的说着各种好话,总而言之,他就是还不甘心,想要将这么重要的合作伙伴给拉回来。

    只是,他刚刚的无赖行径实在是让人不齿,别说胡铭晨和那位刘总了,就是郝洋,对他也是爱理不理的。

    “郝先生,真不好意思,您再考虑考虑......看在钱嘉豪的份上......刘总,我等您电话,帮我劝劝郝先生......”

    “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我尽量帮你说句话吧,能不能行,就看运气了。”临上车的时候,刘总沉吟了一下,还是对钱壮壮丢下了这么一句话。

    刘总之前毕竟与钱壮壮聊了挺长时间,而且,他个人也觉得花苑小区的那个地理位置还算不错。不过他毕竟不是能完全做主的人,因此也只能这么回应。

    当然,刘总说的帮忙说句话,那句话可不是对郝洋说,他清楚,郝洋只不过是今天过把瘾的演员罢了,他要反应情况,也只有对罗皓才说,或者对胡铭晨,因为他背后的老板十分重视胡铭晨。

    司机发动车子,隔着玻璃,郝洋看到那些同学每个人都在踮着脚对他热情的挥手告别,感觉对他的离开充满了不舍。这一刻,郝洋的心情是复杂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今天有什么感想?”车辆开出了十多米后,胡铭晨看着郝洋问了一句。

    郝洋原本正在慢慢的回忆和体会今天发生的一切,听到胡铭晨的问话,他赶紧收回思绪:“感想挺多,今天发生的这一幕,以前我根本不敢想。虽然只是虚幻而短暂的,可是......让我一下子看清了什么是人性。”

    “呵呵,看清了什么是人性?”胡铭晨轻声笑着问了一句。

    “是啊,古人不是说了嘛,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还有人靠衣装马靠鞍,人们看一个人,尊重一个人,与这个人的物质财富有着直接的关系。所谓的情谊,在财富的面前,似乎有点不堪一击。照理说,大家是同学,应该有着纯真的友情才是,可是......我的那些同学对我却是前倨后恭,他们根本没把我与他们的同学情分当作一回事。要不是你,我今天恐怕就会是他们嘲讽和玩笑的一个对象,好像只有我继续贫穷,他们就能赢得自尊似的。”郝洋很有感触的回答道。

    “也不是所有人都一样,虽说在今天物欲横流的社会上,大部分人都会与你说的差不多,可是也不完全,起码,我就不是,咱们之间,还是有淳朴的同学情谊的。”胡铭晨拍了拍郝洋的肩膀道。

    “你......你的确不一样,胡铭晨,谢谢你。”感动的谢了胡铭晨之后,郝洋马上就想到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胡铭晨,你是怎么找的这些人,还有这车......租金怕是花了不少吧?还有那个刘总,演得真像个老板,你都是怎么做到的啊?”

    “租?呵呵,你把他们当成是演员?觉得这是租的道具?”听说郝洋将这车当成是租来的,胡铭晨就感到有点好笑。

    “难道不是吗?我刚才还在想,千万别让钱嘉豪的爸爸看出什么破绽,要不然就丢人了,人家是真的有钱人,见过世面的。”郝洋还是坚持着他的以为。

    “这你就放心吧,他们是看不出任何破绽的。”胡铭晨淡淡的笑着道。

    “胡先生,我们现在是去哪里?”此时,坐在副驾驶的刘总问了一句道。

    “郝洋,我们都喝了酒,怕是......不方便现在回家了吧?”胡铭晨没有回答刘总的话,而是先问了郝洋一句。

    尽管两人都没有喝醉,可是在饭桌上的时候,白酒和红酒还是各自搞了两杯,现在他们的身上,还是能够清晰的闻到一股酒味,要是就这么回郝洋家,难免得对他的爸妈做一番解释。

    “是啊,我爸爸根本不让我喝酒.....可是不回去的话,我们也没地方可以去啊。”郝洋闻了闻自己的衣服,却是感觉不是那么回事。

    此外,现在已经天色比较晚了。

    “这到不是问题,如果你没问题的话,那我们就在县城找个酒店住一晚,明天买齐了东西再回去,今天说要给他们买些新年礼物的,结果也没买成。”胡铭晨不等郝洋答应有没有问题,就自作主张的朝副驾驶的刘总吩咐道:“刘总,在县城找一个酒店吧。”

    胡铭晨都那么说了,郝洋也不好反对。并且他现在也好奇,怎么这个扮演刘总的人,现在还在情境中呢,干嘛对胡铭晨还那么尊重。

    得知要找个酒店,刘总就小声的纷纷司机两句,没过多久,两辆奔驰就在县城的迎宾大酒店门口停了下来。

    这迎宾大酒店高十七八层,算是整个罗温县最高档的酒店了。

    “胡先生,这迎宾大酒店条件是差了一点点,可是它已经是罗温县最好的酒店了,你看这里行不行,要是觉得不合适的话,我们干脆去省城的洲际酒店。”车停之后,刘总就率先下车,帮胡铭晨打开车门后道。

    “我这人不讲究,而且这应该也是四星标准了,挺不错的,今晚就住在这里了。”胡铭晨看了一眼酒店装潢挺不错的门头道。

    得到胡铭晨的肯定答案,刘总就吩咐助理先一步去开房,而且不但给胡铭晨和郝洋开,就连他们一行人,今晚也会住在这里。

    看到刘总他们这一行人到了酒店还不走,并且一连开了六间房,人家是自己掏的钱,郝洋再糊涂,也有点品出味来了。

    刘总的助理开了三间商务套房三间标准间。套房是给刘总和胡铭晨他们住的,标间是几个工作人员自己住的。

    “胡铭晨,他......真的是一个大老板?”在电梯里面,郝洋偷瞟了刘总一眼后小声问胡铭晨道。

    “呵呵,我算什么大老板啊,我就是个打工的而已。”刘总听到了郝洋的问话,赶紧自谦的回应道。

    “郝洋,刘总是真的大公司副总,如果不是真的,其能糊弄得了钱嘉豪的爸爸钱壮壮,你不是都说了嘛,人家是见过大世面的,不好糊弄的。”胡铭晨平淡的面带微笑道。

    “那......刚才说我是他上司?这......”听胡铭晨那么一说,郝洋就愕然惊诧。

    “怎么,你还真想啊?呵呵,刘总的上司就真的是总经理了,确实就算是大老板了。”胡铭晨开了句玩笑道。

    “胡先生,您才是真的大老板才对,来之前,罗总可是交代了,要完全服从你的指示,还说你会对公司做投资。”走出电梯之后,刘总对胡铭晨谦恭的道。

    “你今天表现不错,这个问题我会给罗叔叔那边一个答复的。”打开房门,胡铭晨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刘总,坐一下吧。”

    刘总是充当起了服务员的角色,亲自给胡铭晨刷开房门,开了灯。得到胡铭晨的招呼之后,他跟过去在胡铭晨的对面坐了下来,郝洋也没有回自己的房间,好奇的也坐在了一旁。

    “你们是真的想要在罗温县做投资?”他们两个都坐下之后,胡铭晨这才又问刘总道。

    “公司是还没有定下来,不过,罗温县的确是一个值得开发的地方,目前各方面的价格还不贵,不过,等到罗温明确被纳入了省城的一小时经济圈,成了省城的一个卫星城之后,这里的地价和房价一定大涨,所以现在抢占先机,是很不错的选择。上个月,我们就来这边实地考察过了一次。链接罗温和省城的高速估计年初就会动工,到时候,从省城过来,四十五分钟就能到。”刘总回答道。

    “嗯,如果是这样的话,的确倒是个机会,不过你回到公司,可以转告一声,如果在罗温县投资,千万别找那个钱壮壮合作,那种人,新机不良,人品奇差,宁愿多花点成本,自己单独开发,那种人的眼里只有利益,没有道义的。”胡铭晨点了点头道。

    这也算是胡铭晨对投资资金的一个条件吧。当然,胡铭晨这么决定,也是不希望钱嘉豪与郝洋再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胡铭晨有这样的要求,刘总就果断放弃了为钱壮壮说句话的那种想法。

    “刘总,帮我个忙,在罗温好点的地段,帮我买个商铺,再买一套房子,要挨近一点。”

    “胡铭晨,你要在罗温买商铺买房子?你要在这边常住吗?”郝洋好奇的问道。

    “我在这边常住干嘛,给你爸妈的,有个商铺他们就可以做点力所能及的小生意,而且你家的房子有点老旧了,你妹妹不是在县城上学嘛,这样回家也近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