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冷系统在线 > 第184章:下车
    只能说仿品不愧是仿品,面对真货确实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你怎么了?”苏婉好奇的问道。

    “没事!”江凡羽摇头,转而问道:“你这边还有其他什么事吗?”

    “没了,接下来我会去四处走走,看看几百年的世界到底什么样!”

    闻言,江凡羽毫不犹豫地说道:“那你要不跟我一起下山吧。我跟你说,外面的世界做什么都要钅”

    他刚准备说钱,就发现苏婉手指间夹着一张银行黑卡。

    对,没错,就是他自己也只在网络上见过的黑卡。

    虽然不知道这卡哪儿来的,但他相信,苏婉绝对不会拿个假货骗自己。

    见状,他急忙改口:“有了钱,你还需要一个手机!”

    然后马上就看见苏婉又变出了一个智能手机。

    这下子,他彻底没话说了。

    这时,苏婉开口道:“行了,你心里那点小九九别以为我不知道。但你要清楚,现在就想着靠别人,以后如何面对那些真正的强者,他们有些甚至比我都要厉害无数倍。”

    闻言,江凡羽说了声再见,果断转身离开。

    苏婉:“……”

    男人果然都是无情的大猪蹄子,见你没用了扭头就走。

    庄欣语见状,看了看表情僵硬的苏婉,急忙和她也说了声再见后追上去。

    下了山,美美的吃过一顿早餐,二人坐上了回城的班车。

    虽然又是班车,但江凡羽却很心安,因为这会儿时间不对,所以八字绝对没问题。

    也不知行驶了多久,前面忽然有敲锣打鼓唢呐哀乐传来,不断在山间回荡,并随着车子前行,声音越来越清晰。

    很快,大巴车里面的其他人也都听见了,同时有不少人眉头一皱。

    这声音他们都知道代表什么。

    这是送葬车朝他们迎面驶来了!

    无论在任何时候,遇到这种事大家都会觉得晦气。

    更何况,如今可是妖魔鬼怪横行!

    不少人都心中祈祷,希望不要出事,平平安安的过去。

    但是江凡羽却并不在意,不是他不怕出事,而是这会儿时间不对。

    很快,大家就看见前面的拐弯处有一辆车朝他们迎面驶来,车上还系着白菊花,竖着五颜六色的花圈。

    而那哀乐,也正是从这辆车上传来的。

    眼看双方就要会车了,明明是走在外围悬崖边的大巴司机却慢慢踩刹车,把大巴停住了。

    这种盘山公路会车一般都很危险,因为路很窄,而且一面是悬崖,稍有不慎就可能掉下去。

    更何况他们现在是两辆中大型车相会,必须有一方停住,这样才安全。

    只是按照交通法,一般都是里面的车停下让路,可今天的情况不一样,对方是送葬车。

    在国人眼里,亡者身上带有晦气,所以遇见送葬队伍,大家会不直觉的选择避让。之所以这样,除了不想沾染晦气外,也是出于一种对亡者的尊重。

    毕竟大家常说,人死为大!

    当然,也不排除有极个别行事嚣张,横行无忌的垃圾,非要与死人争高下。

    所以车里的乘客对于司机此时的做法,没人有意见。

    很快,双方开始会车。

    当送葬车过去一半的时候,坐在左边有几个胆大的透过车窗朝外面望去,发现棺材此时用锦绣黑绒布整个盖住了。

    恰在这时,送葬车却突然停住了。

    “怎么回事?”

    车里的人一愣,不明白车怎么突然停了。

    紧接着,

    嗡嗡嗡……

    送葬车传来点火声,可连续好几次,车子依然没动。

    这下,大家都发现了不对劲,心想该不会是车坏了吧。

    下一刻,他们就发现送葬车的司机把头伸了出来对着大巴司机喊到:“我们的车熄出问题,你们先走!”

    大巴司机听见后,急忙启动车子。

    毫无疑问,在送葬时出问题,谁都会害怕紧张。

    可是……

    嗡嗡嗡……

    随着大巴车一阵抖动,最终却一样没跑。

    大巴车也出问题了!

    见状,大家的心一沉,有种不好的预感。

    紧接着,大家就看见司机下车了,只是没多久,司机又上了车,并对大家说道:“车坏了,我这里没工具,也没法修,但大家放心,我已经通知了客运站,他们会尽快派车来接我们。”

    闻言,乘客们顿时紧张起来,眼角余光微微瞥向窗外的送葬车,心里没由来的升起一股凉意。

    本来遇见送葬车就很让人忌讳了,现在车子偏偏又和送葬车同时抛锚,这对普通人来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就连江凡羽此刻也无法保持淡定了。

    “是恶灵吗?可我也没发现阴气啊!”想了想,他转头问庄欣语:“你刚才察觉到了什么邪气没有?”

    “没有!”

    “也没有吗!”江凡羽低声呢喃:“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还是说这上午的八字也不行?”

    “什么八字?”庄欣语好奇的问他。

    “没什么!”江凡羽摇头,接着站起身,对司机喊道:“师傅,开个门,我下去看看。”

    “我们现在在悬崖边,你怎么下去?”司机没好气的说道。

    闻言,江凡羽偏头一看:“呃……”

    这下去,那就真的是下去了!

    想了想,他对左边的乘客说道:“麻烦让一下,我从窗户出去。”

    哪知对方很果断的拒绝了:“不行!你换其他位置出去!”

    江凡羽一愣,当他发现对方的眼睛其中不敢看旁边的窗户,神色甚至有一丝忌讳,这才反应过来。

    既然人家害怕,他也不好勉强,来到下一个窗户前,还没开口,就发现对方脸上的神色写满了不同意。

    一连换下来,居然没一个乘客同意。

    最终,他坐到了司机旁边的储物箱上,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司机,千言万语汇成一个眼神。

    被江凡羽盯地实在是受不了了,司机这才没好气的问道:“你干嘛非要出去?”

    “正所谓做人就要脚踏实地,所以在地上我有安全感一点,这车子停悬崖边,我怕!”江凡羽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而且我下了车还能走远一点,这样就更有安全感了。”

    闻言,司机想要反驳,却发现江凡羽说的完全没问题,但他总觉得对方是在忽悠自己,可奈何拿不出证据。

    无奈之下,他只好不情不愿的下车,让开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