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归藏剑仙 > 第十一章 竹川道人(求收藏!)
    见宋明庭依旧不说话,竹川道人的脸色更阴沉了些:“而且你还打伤了人!”宋明庭终于有了反应,他看了周五原四人一眼。

    

    刚才他出手的实力其实刻意手下留情了,只是他刚刚重生归来,还未从上辈子的影响中挣脱出来,所以即便手下留情了,也还是没有完全克制住心中的杀意,所以四人的确受了点伤,不过只是一点轻伤而已,根本无大碍。

    

    “跟我上天昭阁走一遭吧。”竹川道人淡淡道,边上的京墨三人顿时急了,但竹川道人在场,他们根本不敢说话。

    

    宋明庭依旧一动不动,竹川道人顿时起了真火。

    

    “放肆!还不快走,莫非还要我请你去?”

    

    然而宋明庭还是一动不动的,竹川道人恼怒之下,直接屈指弹出一道竹青色的气芒,向着宋明庭缚去。岂料宋明庭这时候突然动了,他突然催动寒星剑,闪电般的朝着气芒斩出了十几剑,瞬间将那竹青色的气芒斩成了十几段。

    

    竹川道人先是错愕,继而大怒。他没有想到宋明庭竟然敢反抗,而且竟然还破去了他的法术!

    

    他之所以会过来给周五原他们出头,是因为他看到了周五原四人身上的狼狈模样,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他们是被宋明庭打了。虽然宋明庭能击败周五原他们四个这件事让他感到很不可思议,但既然自己这一方的弟子被人打了,他身为长辈自然应该为其出头。更别说孙胡马和王若奔两人是他嫡亲的师侄了——他和白熊道人可是嫡亲的师兄弟。

    

    只不过他虽然知道宋明庭用了什么辅助手段以至于打败了周五原,但心中却也没怎么把这件事当一回事。因为周五原虽然天资出色,未来成就绝对会超过他,可毕竟年轻,无论是实力和经验都远远无法和他比较。宋明庭能依靠些旁门左道击败周五原,但却绝不可能在他手下翻了天。

    

    但宋明庭竟然能破去他的法术?要知道他虽然只是发动了一道束缚法术,并未怎么认真出手,可那也不该是宋明庭这样才修炼不过十载的弟子能挡下的啊!更何况宋明庭还是出了名的资质平庸。

    

    竹川道人大感意外,继而又有些下不了台。他冷哼一声,正要再度出手以挽回面子,这时宋明庭开口了:“我自己会走。”

    

    竹川道人顿时没有了继续出手的借口,最终只能重重的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没办法,他又不能真的对宋明庭下重手,毕竟克己真人正在峰主的位置上坐着呢。小辈们有争执那是小辈们的事,克己真人即便贵为峰主,也不好作威作福为自己的弟子强出头——不,应该说正是因为克己真人是峰主,所以他才更不好为自己的弟子出头。

    

    克己真人不好跟小辈一般见识,他自然也不能——他虽然不是峰主,却也是长辈,身为长辈无故对一名晚辈出手,那就不只是小辈们的事了,真要发生了这种事,克己真人即便脾气再好,也不可能不动真火。

    

    所以他最多只能让宋明庭吃点苦头,而不能真的伤了他。不过,退一步说,即便他真的被允许伤害宋明庭,他也不会下手,因为甭管他们这一派和克己真人那一派有多么的势同水火,首先一点,就是他们都是归藏剑阁的人。身为同一个门派的人,他又怎么可能损害门派的利益呢?宋明庭再怎么样也是他正经的师侄。

    

    “你们也跟上。”竹川道人拂袖而去后,远远的对周五原四人道。赵惊鹊和王若奔面面相觑,但很快就掩去了脸上的意外之色,得意的看了宋明庭一眼,快步跟上了竹川道人。他们两人面有喜色,周五原和孙胡马两人的脸色却颇为别扭,他们的年纪毕竟要大上很多,不是小孩子了,告状这种事是做不出来的,这会儿被竹川道人强拉过来,自然有些尴尬。被宋明庭击败就已经很丢脸了,还拉着长辈过来讨说法?简直脸都丢进了。

    

    宋明庭面无表情的跟上。

    

    众人离开之后,京墨顿时急道:“怎么办?这下怎么办?”商陆也是一脸的焦急失措。最后,三人中最沉稳冷静的寒水道:“去找人。”另外两人醒悟过来,赶紧去找人。

    

    另一边,宋明庭面无表情的跟着竹川道人等人来到了到了一座高大肃穆的阁楼前。

    

    一路走来,沿途的建筑虽然大小不一,形制各异,却都是阁楼模样,且皆为黑白之色,眼前这座阁楼也是一样。只不过相较于沿途所见大大小小的阁楼,眼前这座是其中最为高大的。

    

    高大肃穆的阁楼建在一平坡之上,白墙黑瓦,法度森严,门上悬着一块匾额,上书“天昭阁”三个烫金大字,气象森严,杀气腾腾,门前立着两尊纯黑色的神兽石像,似龙非龙,似虎非虎,龙首虎身,充满了无边的威严。高阁四周,每隔十几步就站着一名弟子,腰配长剑,神情肃穆。

    

    宋明庭经过大门的时候,能明显感受到这两尊石像传来的两股威慑之力,恍惚中,石像仿佛活了过来,黑色的神兽朝着他低吼了一声,让人心头大跳。宋明庭看了周五原等人一眼,明显可以看到四人的身体不约而同的颤了颤,倒是竹川道人,看上去没什么异状。

    

    这是狴犴,古之神兽也。传说中的龙之九子,龙首虎身,好讼,象征着正大光明,是以常出现在公堂等执掌着刑律的地方,用以震慑宵小。而天昭阁前的这两尊狴犴,虽然是石像,但本身材质就极其珍贵,又在天昭阁前的立了几千年,早已蕴出了灵性。

    

    刚才那幻象就是狴犴之灵的作用。狴犴之灵会对进入天昭阁的人按修为强弱进行不同程度的震慑,使其不敢说假话。当然,狴犴之灵只是起到一个震慑作用而已,并不能确保入天昭阁之人说的一定就是真话,比如刚才狴犴之灵对他和竹川道人所起到的震慑作用就微乎其微。

    

    但这只是狴犴之灵的附带作用而已,它们真正的作用并非是震慑入阁之人,而是守护天昭阁。在天昭阁遭遇敌人攻击之时,狴犴之灵便会现身,帮助抵御群邪。而狴犴之灵的实力并不弱,加入战局之后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况且狴犴之灵的震慑作用也并非全然无用,刚才周五原四人不是被震住了吗?竹川道人没被震住是因为他的境界足够高,而他没被震住,则纯粹是因为他有着一个真人级的灵魂。论意志之坚,就是竹川道人都远远比不上他,狴犴之灵的震慑,根本对他造成不了什么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