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五百八十五章 完成1/2
    “噗嗤!”

    一声闷响,余志乾从背后一只手捂住这名观察手的嘴巴,匕首直接插入这名观察手的后背之中,接着用力的将他向着后面拖去。

    这名观察手双腿猛的等着地面,发出声音,想要提醒楼上的瓦西里,余志乾也没有阻止他,不过这名观察手也只是挣扎了大概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彻底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余志乾缓缓的松开捂住他嘴巴的手,接着拿出自己的手枪还有一枚闪光弹。

    “刚才只有两个人的声响,应该是瓦西里外加他的观察手,观察手已经死,就剩下一个受了伤的瓦西里。

    瓦西里听到了楼下的声音,知道自己的观察手遭遇了意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身体已经越来越冷,移动起来十分的不便,而且声音很大,余志乾可以清楚的听到楼上传来的脚步声。

    余志乾将闪光弹的保险拔掉,心中计算着瓦西里的大致位置,接着丢了上去。

    瓦西里正在一点点的挪动着自己的位置,听到楼下传来了异动,就看见一个椭圆形的物体被丢了上来,下意识的以为是手雷,想要躲避,脑子虽然已经这么想了,但是身体却根本跟不上,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椭圆形的物体落在自己身旁的位置。

    “完了!”

    这是瓦西里第一时间的想法,但是预想之中的爆炸声并没有发生,而是一生沉闷的响声,瓦西里只感觉自己眼前突然的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就像是得的雪盲症,除此之外,感觉自己的耳朵边上有巨大的噪音,根本听不见任何其余的声音,整个人的脑袋都是一股难听的声音,好像要爆掉一样。

    闪光弹爆炸之后,余志乾迅速的向着楼上赶去,在拐角处看到了正捂着耳朵在地上打滚的瓦西里,这个人应该就是瓦西里,站在瓦西里的身旁余志乾用枪指着瓦西里的脑袋,最后瞄准了瓦西里的身体,连续扣动了三下扳机。

    瓦西里感觉到了身边有人靠近,虽然他的耳朵听不见,但是作为一名狙击手,有着自己的直觉,无论什么情况都能够感觉到身边的异常,但是现在瓦西里却无能为力,哪怕知道有人,也没有办法反抗。

    “砰!”

    “砰!”

    “砰!”

    三声枪声响起,瓦西里感觉自己身体传来剧痛,临死之前,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原来中枪了是这种感觉,原来被自己打死的人,是这样的!

    余志乾干掉瓦西里之后,缓缓的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下瓦西里身上,最后找到了代表瓦西里身份的军官证,还有他的步枪,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瓦西里,摇了摇头。

    余志乾不想杀他,这场战争没有对与错,但是有喜好,余志乾心中还有有些偏袒苏联方面的,毕竟他们是被入侵的一方面,同样的在遥远的东方,自己的国家在这个时间点,也在遭遇苦难。

    “再见,瓦西里!”

    余志乾低声的说了一声之后,就向着楼下走去,不过刚刚走了几步,就听到楼下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由得将步枪给拿了出来。

    “在上面,刚才我听到信号就在这里,有枪声,希望瓦西里没有事情!”

    下面传来了苏联说话的声音,余志乾听见之后,缓缓的依靠在墙角,将步枪子弹上膛,刚才瓦西里居然求救了,但是自己居然不知道。

    余志乾很好奇这种求救方式是什么,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刚才,好像瓦西里有吹过口哨,如果吹口哨算是的话,那么刚才瓦西里吹得口哨就应该是求救信号,当然了一开始余志乾并没有觉得是口哨,而是以为是一种鸟儿的叫声。

    “小心点,这里刚才有爆炸声,不知道德国人有几个,我先上,你们殿后!”

    “收到!”

    一名苏联士兵抱着一把冲锋枪走在最前面,小心翼翼的往楼上走,想要查看楼上的情况,余志乾在二楼的位置,听到下面的动静之后,稍微的思索了一下,就有了办法。

    拿出一枚手雷,拔掉保险之后,余志乾直接从楼梯口向着楼下丢过去,接着迅速的额向着刚才爬上来的位置跑过去,楼下现在有多少人余志乾不清楚,现在强行下去和这群苏联人对打,是一种不明智的选择,万一对面来了一个排甚至更多呢?

    脚步声太杂乱加上有人说话,余志乾根本没有办法分辨,而且对面已经开始上楼,根本就没有给余志乾太多的时间,所以余志乾选择了一个最为稳妥的方式。

    “手雷!”

    下面的苏联士兵大吼一声,向着楼下跑去,而其余的士兵听到之后,也都纷纷寻找掩体,找地方躲了起来,而余志乾已经来到了之前攀爬的位置,看了一眼下面没有发现有其余的苏联士兵之后,眯着眼睛,抓住突出的地方,接着跳了下去。

    “轰!”

    楼下传来一声爆炸声,爆炸声掩盖了余志乾的脚步声,而余志乾已经稳稳当当的落在了一楼之中,将步枪拿出来开始向着废墟楼内部推进。

    “救命,救命,该死的,我的腿,我的腿!”

    地上的伤兵大声的叫喊着,一枚手雷炸伤了三名苏联士兵,还有六名士兵没有受伤,手雷爆炸之后,立刻有两名士兵举着枪对着楼上,防止有人冲下来,而其余士兵则去查看伤员的伤势。

    “我的腿,我的腿没事吧,我还不想死!”

    一名受伤的苏联士兵抱着自己的腿大声的喊着,身旁的战友就是他最后的依靠。

    “没事,卡马尔,你没事的,不要叫了,我给你看一下,没事的,只是一个弹片插进去,等会将你弹片取出来就没事了!”

    “真的,真的吗?可是你真的好痛,我还不想死!”

    “没事的,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苏联士兵看着战友的伤口帮助他止血,后世的手雷爆炸威力并不很大,主要是依靠着弹片杀伤,这名受伤的苏联士兵,身上不仅是一处伤口,还有几个被细小的弹珠命中,差不多已经没救了。

    “我还,不想死,我还……”

    这名士兵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弱,而身旁的战友强忍住自己的泪水,继续安慰着他,这种情况他见得实在是太多了,在战场上,每一天都有一群人倒下来,而他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却无能为力!

    “哒哒……”

    两声清脆的枪声响了起来,救助伤员的苏联士兵倒在了血泊之中,余志乾迅速的点射着,四名苏联士兵两秒之内全部倒下。

    而楼梯口听到枪声的苏联士兵,刚刚转过头来,还未来得及瞄准,余志乾的枪口已经指着他们,黑洞洞的枪口发出火光,接着两名苏联士兵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余志乾处理掉这九名苏联士兵之后,扫了一眼这座废墟楼,接着转身离开。

    “长官你回来了!”

    “长官回来了!”

    钟楼之中,德国士兵看到余志乾回来之后,长舒了一口气,刚才的苏联狙击手是在太厉害了,这群士兵都没有信心能够打赢,看见余志乾之后,就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

    “嗯,回来了!”

    余志乾点了点头,没有过多的说话,系统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一部分,就还有一个任务就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鬼地方,就是不知道现在那个余洋在哪里,如果可以,现在余志乾就想要一枪干掉余志乾,离开这里!

    “长官,那个狙击手干掉了吗?”

    “当然,你没有看到长官手中的武器吗?”

    这时候这些士兵才看到余志乾手中拿着一把苏联步枪,余志乾笑了笑,将步枪丢给了其中一名德国士兵,自己则寻找地下室准备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干掉余志乾,完成任务,回到自己舒适的家中。

    “这是谁的枪?”

    一名德国士兵好奇的将武器拿起来看了看。

    “瓦西里!”

    一名认识苏联文字的德国士兵看着上面刻着的字缓缓的开口,其余的德国士兵一脸懵逼,不知道这个瓦西里代表着什么。

    “瓦西里是苏联狙击手,最近很出名,之前缴获的一份苏联报纸上有介绍他,说他是苏联英雄!”

    “这么厉害?”

    “嗯,三天好像打死了几十名我们的人,是一个刽子手!”

    “三天才这点战果?就好意思说自己是苏联英雄,那么长官是什么?德意志英雄吗?”

    “哈哈哈哈!”

    余志乾进入地下室之中,首先就是点火,这个该死的斯大林格勒,整个空气都是冷的,余志乾呆了一段时间,如果不是有暖宝宝,余志乾都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

    现在余志乾有些佩服外面那群德国士兵,居然能够承受住这个该死的天气。

    火堆升起来之后,余志乾将自己的口粮拿出来,其余还活着的德国士兵也都进入地下室之中,带着敬佩的眼神看着余志乾,还有人则盯着余志乾手中的食物。

    “还有一些缴获的罐头和饼干,你们分着吃吧,对了屋子里还有缴获的苏联军官的大衣,谁要是冷的话可以拿一件!”

    余志乾说完之后,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之所以照顾这些德国士兵,余志乾也是有些私心的,如果晚上只有一个人的话,很难睡上一个安稳觉,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余志乾都要爬起来查看情况。

    但是现在有了这群德国士兵就不一样了,作为这里的最高军官,余志乾肯定不需要去站岗,这群德国士兵会帮助余志乾站岗,自己可以安稳的睡觉。

    而且屋子里的苏联大衣也不好解释,不如光明正大的拿出来,现在这群德国士兵不会怀疑余志乾的身份,毕竟他们亲眼看到了余志乾今天一天干掉了几十名苏联人。

    “对了,十点钟方向那栋楼里,我干掉十多名苏联人身上应该有不少物资你们可以去拿过来,现在天黑,苏联狙击手也看不到,注意点安全应该没有问题!”

    “我去!”

    一名德国士兵立刻带着人赶了过去,而其余的士兵则默默的开始劈柴,是的,劈柴,他们今天将屋子里能够燃烧的物资击中了一下,比如余志乾一个人不好拆下来的门板还有一些木头,都被他们给搞了出来。

    半个小时之后,一群德国士兵还有余志乾围拢着一个巨大的火堆开始吃饭,余志乾吃的最好,是自己带的干粮,而其余几个德国士兵运气也不错,之前那群士兵手中找到了罐头还有饼干,其中还有水果罐头,晚上可以加个餐。

    “长官,这是苹果罐头!”

    余志乾接过罐头看了一眼,就是糖水泡着苹果,不过余志乾却没有挑剔,能够在这种环境之中吃到苹果本身就是一种奢望,也没有拒绝,拿起来吃了一块之后递给下一个人。

    “长官,这场战争,我们能赢吗?”

    其中一名德国士兵突然的开口询问,这个问题他问过无数人,得到的结果都是能赢,哪怕他们现在已经开始处于劣势之中,不少人依旧对于能够打赢这场战争抱着信心。

    余志乾吃完手中的饭菜,看了一眼面前的德国士兵,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们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不少士兵都愣了起来,不知道余志乾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其中一名士兵小心翼翼的询问:“什么是真话,什么是假话?”

    “真话就是我对于这场战争的预测,假话就是你们经常听到的!”

    “我们想听真的,长官,你是军官知道的消息比我们多,告诉我们吧!”

    余志乾看了一眼他们,然后拿出香烟给自己点燃,又看看了其余的德国士兵一人分了一根之后,缓缓开口:“如果两个月之前,我觉得能赢,现在!”

    余志乾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摇了摇头,所有的德国士兵都明白了余志乾的意思。

    “长官,你这话的意思是?”

    “意思很简单,就是会输!”

    “为什么?”

    有一名德国士兵明显有些不相信,情绪稍微显得有些激动,余志乾看着他:“我们现在占据了斯大林格勒百分之九十的地方,敌人却只有百分之十,但是我们就是打不下来这座城市,为什么?”

    “不知道!”

    “苏联人很顽强!”

    一名年纪比较大的士兵低声的说了一句,这是实话,苏联人确实十分顽强。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我们已经没有打下去的能力了,这里的天气实在是太糟糕了,如果我们后勤给力一点,我们早就拿下来了这里,但是现在!”

    余志乾摊了摊手,其余的德国士兵听到之后,都沉默不语,他们明白余志乾说的实话,但是他们只是士兵,没有任何改变战场的局面。

    “那只是一场战役,我们输了还可以继续!”

    “是的,只是一场战役,这场战斗失败,苏联人的信心就起来了,剩下来的战争会更难打!”

    余志乾没有告诉这群士兵以后肯定会输,只是说了一下对于斯大林格勒战役的看法,不少士兵听见之后,都低下了脑袋,不在说话。

    “不过,战争输赢不是我们能够关心的,我们只需要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就可以,前提是,我们可以活下来,你们觉得呢?”

    这些士兵听见之后,眼睛一亮,接着缓缓的点了点头:“长官说的是,我们只需要活下来!”

    “好了,不要聊这个话题了,这里晚上也不会太平,你们安排一下守夜的顺序,如果有情况的话,不要贸然的出去,叫醒我,还有晚上睡觉不要发出声音知道吗?这里到处都是苏联狙击手,如果发出太大的声音,可能会被发现,到时候我们可能都要完蛋!”

    “是!”

    德国士兵没有反对余志乾的安排,默默的进行了分组,两个人一组组成守夜的队伍,而余志乾则拿着自己的东西,找了一个角落,缓缓的躺了下来。

    很暖和,今天晚上相比于昨天晚上,余志乾感觉更加的暖和,火势比昨天大是一部分,还有就是余志乾现在有一床棉被。

    这是一名士兵从上面废墟之中找到的,余志乾也没有强行要过来,而是选择了三个罐头和一件大衣和他换来,相比于一床已经破破烂烂的被子,这名德国士兵选择了罐头加上大衣。

    当余志乾躺下之后,整个斯大林格勒在一次的进入了另外一个节奏,苏联人又开始活动了起来,而余志乾的另外一个目标,余洋,也开始继续完成自己的任务,在黑夜之中狩猎。

    晚上并不是很平静,周围时不时的有枪声,还要炮弹落下,余志乾一夜醒了好几次,每一次都会仔细的听一会,确定没有任何的问题之后,再一次的躺下,没有办法,他不敢将自己的命完全放在别的人手中。

    当余志乾第四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亮了起来,烧了一夜的篝火也在天明的时候,缓缓的熄灭,将最后一丝余温送给这间地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