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五百八十章 到来
    瓦西里带着助手,迅速的来到了的余志乾出没的位置。

    “就是这一片,过了前面那一条街,今天的狙击手只回来两个人,其中一个人,三个人在一栋楼,其余两个人都死了,只有他一个人活下来,他都不知道自己的战友是怎么死的,只是听到一声枪声!”

    观察手低声的说了一句,瓦西里听见之后,缓缓的往前走,越是靠近战场的位置,瓦西里整个人的动作也变得越来越小心,沿着边缘的位置缓慢的往前,眼睛如同雷达一样,不断的扫过远方的位置。

    “从这里可以过去!”

    “好!”

    观察手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斯大林格勒人,对于这里的地形十分了解,哪怕这个因为战火变成了废墟,依旧可以找到一些路径,这也大大节约了瓦西里的时间。

    “这边距离我们的落脚点很近!”

    瓦西里观察了一会之后缓缓的开口,观察手思索了一下,接着点了点头:“是很近,不到一公里的样子!嗯?你什么意思?难道说这个家伙?”

    瓦西里缓缓的摇头:“不知道,也许是我的错觉吧,不过也许是真的,万一人家是冲着我们来的呢?”

    说完之后,瓦西里深吸一口气,进入了一栋废墟之中,左拐右绕的来到了一个二层左右的位置,观察手刚刚准备继续往前,就被瓦西里给拉住,将脑袋给按了下来。

    “砰!”

    一声清脆的枪响,一发子弹打在了这名观察手身前不远的位置瓦西里做出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然后轻轻的挥了挥手,示意快一点的通过。

    这一片区域十分的危险,不要说潜伏着的余志乾,其余的德国狙击手人数也很多,这些人虽然枪法等方面不如余志乾,但是人数众多,覆盖面很广,刚才开枪的就是一名普通的德国狙击手。

    观察手稍微的拍了拍自己的心脏,刚才他又被瓦西里从死神的边缘给拉了回来,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了,冲着瓦西里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之后。

    “小心点,这里的德国狙击手很多!”

    瓦西里低声的说了一句,接着继续往前走,还未走两步,瓦西里看见一具尸体,接着缓缓的将自己的武器给拿了出来,一边警戒着,一边缓缓的向着尸体旁边摸过去。

    “嗯?”

    瓦西里检查了一下这具尸体,子弹从胸膛穿过,往后看了一眼,在墙壁上摸索了一下,将一块已经变形的弹头给找了出来,拿在手中仔细的观察着。

    “这是那名德国狙击学校教官吗?”

    观察手趴在地上,挪动到了瓦西里身旁之后低声的询问着。

    瓦西里缓缓的摇了摇头:“不是那名德国狙击手教官,就是一名普通的德国狙击手,这一枪几乎没有中要害!”

    缓缓的摇了摇头,瓦西里继续往前走,作为一名狙击手,瓦西里有自己的直觉,这个位置打过来的子弹,一般新手都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如果是自己的话,他会选择将子弹打在这名士兵的左侧而不是现在的位置。

    “哪里还有尸体!”

    “往前走一段距离的话,还有一具尸体!”

    “去看看!”

    瓦西里弯着腰,跟着观察手继续往前挪动,而余志乾则闭着眼睛继续假寐,周围的狙击手都已经被清空了,他在等,等瓦西里的到来,今天不来的话,明天也会过来,只要自己继续在这里。

    “长官,要吃点东西吗?”

    一名德军士兵凑到余志乾的身旁,小心翼翼的询问着,现在余志乾在他们的眼中,就像是神明一样的存在!

    “不用了,你们吃吧,有苏联狙击手冒头吗?”

    “没有,长官你太厉害了,刚才汉斯在下面跑了一圈,没有一个苏联狙击手敢开枪,这些苏联人都被你打怕了,他们现在根本……”

    “嗯,知道了,有苏联狙击手冒头的话,和我说一声就可以了!”

    “好!”

    余志乾这边再一次的闭上眼睛假寐,他相信瓦西里一定回来,现在不来,等会也要来,只要瓦西里过来了,就是他丧命的时候。

    瓦西里小心翼翼的挪动到了第二具尸体的位置,这一具尸体和之前的尸体完全不一样,脑袋被打爆,子弹是从脑门中间穿过,一枪爆头。

    现在根本分辨不出来这个苏联士兵原来的样子,而瓦西里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之后,仔细在周围寻找,最后在一片狼藉之中找出来一枚已经严重变形了的弹头,眯着眼睛盯着面前的弹头。

    “这不是德国人常规武器的弹头!”

    瓦西里低声的说了一句,将这个弹头擦干净之后,仔细的观察着:“比正常子弹要长!”说完之后,迎着阳光仔细的看了看,但是却又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但是瓦西里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一枚子弹就是从那个人的枪管里打出来的!

    一枪爆头,外加特殊的子弹,这一切都不像是巧合。

    “还有尸体吗的?”

    观察手点了点头:“隔壁楼里还有尸体,我带你过去!”

    “好,小心点,这个人很强!”

    瓦西里看了看周围,想要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可以狙击这边,但是很遗憾的发现,没有什么太舒服的狙击位置,如果是自己的话,在正对面的位置也许能够选择一枪爆头,但是一名狙击手在敌人的正对面?

    那么就剩下一种可能,这个狙击手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开了这一枪,而且还是专门对着脑袋开的,瓦西里思索着自己有没有这个水平,有,但是绝对没有这么大的把握!

    “在这里!”

    观察手带着瓦西里,在废墟之中穿梭了一会之后,找打了一个隐蔽的入口,钻了进去,接着又沿着一个楼梯来到了二楼的位置,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窗口的位置。

    “这里还有一具尸体,本来这栋楼里一共三个人的,就有一个人活着回来的,他甚至都没有赶过去检查尸体,是一个懦夫!”

    瓦西里看了一眼自己的观察手:“并不是一个懦夫,他反而得到嘉奖,他将敌人的信息传递了回来,不然的话,也许要死更多的人在那个该死的狙击手枪下,现在我来了!”

    “好吧,你说的也许是对的!”

    身旁的助手没有和瓦西里争辩什么,反正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瓦西里走到尸体旁边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他发现这具尸体和之前他看到的尸体好像差不多,都是被一枪爆头,脑袋已经碎裂。

    白色的红色的东西混合在一起,散落在地上,冻成一块一块的,瓦西里站在上面,看着这些东西,最后缓缓的站起来,从里面扣出了一枚弹壳,接着拿起来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是一个人干的!”

    “你怎么知道?”

    “弹壳,一模一样,这种特质的弹壳,肯定不是德国人的制式武器,德国人的制式武器我们都见过,你也用过,弹头不是这样的,看来这一次我们的对手是有备而来!”

    瓦西里说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都十分的兴奋,敌人是有备而来,检验自己实力的时候到了,如果自己干掉这名德国狙击手,那么自己会成为真正的苏联英雄吧,到时候自己家里估计也会有喜报!

    “还有尸体吗?”

    “有很多,都在前面!”

    “带我去看看!”

    瓦西里跟着观察手不断的去检查着被击毙的苏联狙击手的尸体,每一个被爆头的尸体,瓦西里都检查的十分的仔细,深怕错过什么。

    “这具尸体也是他开的枪!”

    现在瓦西里直接用他来代替余志乾的名字。

    “还有多少?”

    一具具尸体排查,越看瓦西里心中越是惊讶,整个尸体看过去,几乎都是一枪爆头,没有第二枪,枪法十分的精准,瓦西里感觉到很大的压力,这种人,自己真的是他的对手吗?

    “怎么样瓦西里,有把我吗?”

    身旁的观察手看着瓦西里面色有些不正常,低声的询问着。

    瓦西里摇了摇头:“不知道,对手很强,我也不能够确定,我自己是否能够打过他,不过我尽量试一试,这个家伙实在是太猖狂了!”

    瓦西里在心中已经画出了一个大致的余志乾活动路线,从左边往右边,一路的杀过来,不过很快又否决了,因为弹头的位置好像都不同,而且根据不同的方向不同,子弹的位置也不同。

    那么只有一个结果,可能这名德国狙击手是在同一个位置,不断的射击,干掉了这么多的苏联狙击手。

    “不换位置开了这么多枪?他这么自信?不怕别人发现自己的位置吗?”

    瓦西里自言自语了一句,找了一个角落透过一点点的缝隙,寻找着敌人的位置,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可以不用换位置,就可以打到这周围的地方。

    “嗯?”

    瓦西里看到了一名德国狙击手,不过很快就否定了这个位置,这个位置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位置,而且除了自己这里之外,别的地方几乎看不到。

    而且这名狙击手实在是太菜了,瓦西里都能够看清楚他的枪管,这种隐藏,也不会是一个高手。

    将目光缓缓的向着左边移动,看了半天瓦西里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不由得开始怀疑,难道是自己想多了,地方并不是在一个地方保持不动,而是换了很多地方?

    不过当瓦西里看到钟楼废墟的时候,突然的眼睛一亮,那个位置很好,瓦西里可以确定,钟楼这个位置可以覆盖到刚才自己路过的所有的所有地方,如果自己是对面狙击手的话,也会选择钟楼那个位置,作为自己的狙击点!

    “那里吗?”

    瓦西里缓缓的掏出自己的狙击步枪,观察手看见之后眼睛一亮:“你发现那个人了?”

    “没有,不过我大概找到他的藏身的位置了,替我看一下,右边钟楼的位置,三楼的缺口,慢慢找一找!”

    “好!”

    观察手立刻拿出了一个望远镜,开始观察钟楼,而瓦西里则在地上慢慢的爬着,接着寻找一个缝隙的缺口,缓缓的往后退去,枪口对着对面钟楼三楼的位置,寻找目标!

    “瓦西里,中路左侧有一个德国狙击手,能看到吗?”

    观察手发现了一个德国狙击手,立刻激动的汇报给了瓦西里。

    “嗯,我看一下,我这个角度看不见,你换一个位置,我过去!”

    “收到!”

    观察手立刻轻轻的转了一下位置,将自己这个位置让了出来,给瓦西里,瓦西里清楚的看到了观察手说的德国狙击手,瓦西里的步枪上面现在装备了一个光学瞄准镜,相比于余志乾背镜,他的瞄准镜要差的多,甚至有些模糊,需要有一定经验的人才能够使用。

    “找到你了!”

    瓦西里将准心放在这个德国狙击手的身体上,接着缓缓的扣下了扳机,开枪之后,瓦西里没有观察战果,直接抱着武器缩了回来,中了,他在开枪之后,就确定这一枪已经命中了对方。

    “命中!”

    观察手通过望远镜清楚的看见了狙击手倒地,有些兴奋的叫了一声。

    “观察一下,对面的武器是什么!”瓦西里刚才开枪的时候,没有来得及观察更多,无法确定自己打死的人是谁。

    “一把普通德国制式步枪!”

    “不是我们的目标,缩回来!”

    瓦西里听到是普通的过武器之后,立刻毫不犹豫的让观察手缩回来,普通的步枪那么就不是自己的目标,而刚才开枪,已经将自己的位置暴露,如果继续观察下去,可能会出事!

    这名观察手听见之后,毫不犹豫的将身体缩了回来,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冲着瓦西里竖起了大拇指:“干得不错!”

    “注意安全,我们现在换个位置,现在我们已经暴露了,敌人应该就在钟楼位置,锁定钟楼就可以!”

    “好,跟我来,这边还有一个位置可以看到钟楼!”观察手趴在地上,立刻带着瓦西里向着侧面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