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五百六十八章 狙击手
    死亡是永恒的话题。

    战争是人类的本性,无论任何一个时期,人类都一直处于战争状态,这是本性,无法避免。

    人类从开始的两人战争,后来的部落战争,国与国的战争,最后也许是人种的战争,战争在人类历史上几乎密密麻麻的布满,充斥着每一天,从有文明纪录开始,人类就没有停止过战争。

    余志乾拿着武器,走出庇护所,周围的士兵看见余志乾之后,有些人已经麻木的忙着自己的事情,有些人则会行一个礼,形形色色,混杂着爆炸声,枪声,没有秩序,没有语言,有的只有一个个生命最后的悲鸣。

    “这就是斯大林格勒啊!”

    余志乾逛了有半小时,找了一个还算完整的屋子,缓缓的坐了下来,任务很简单,也很复杂,余志乾暂时不知道余洋或者瓦西里在哪里,周围捡到的报纸也没有看到苏联人对于英雄的报道,只能够依靠自己一点点的寻找。

    “长官!”

    屋子里有一些德军士兵,依靠在一起互相取暖,看见余志乾之后,有些慌乱的站起来,他们是从前线退下来的,没有接到通知,自行撤退,十分害怕被问责,只能够躲藏在城市之中苟延残喘。

    “没事,坐下吧!”

    “是!”

    几名德军士兵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不敢说话,只能够低着头烤着火,余志乾扫了他们一眼,这群士兵看起来都不大,最大的不过二十来岁,最小的可能只有十七八岁。

    “前线怎么样?”

    被余志乾问话,一名少尉军官缓缓的站起来:“长官,不是很好,我们已经有段时间没有推进了,火车站方面我们撤下来的时候,已经被苏联人重新夺回去了!”

    “嗯,知道瓦西里这个人吗?”

    “瓦西里?俄国人?”

    “是的,听说过吗?”

    “报告长官,没有听说过!”

    “行,知道了,你们好好休息吧!”

    余志乾缓缓的起身,离开这个房间,在往前不远处就是前线,准确说在斯大林格勒,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前线,周围都有可能是敌人,这座城市里,每一寸土地都在争夺。

    “砰!”

    一声枪声距离余志乾很近,并不是很远,余志乾眉头皱了一下,不是德国毛瑟步枪的声音,不由得缓缓的向着那个位置靠了过去。

    往前不远处就是一个十字路口,周围的房屋已经被炸成废墟,而刚才的枪声就是从这一段传来。

    余志乾没有大意,而是小心翼翼的看向四周,缓缓的依靠着废墟,一点点的挪动自己的身体,这里到处都有可能是敌人,所以余志乾不得不小心再小心。

    往前挪动了大概有不到十米左右,余志乾发现不远处的路边缘位置,有一个德国士兵躺在地上大声的叫喊着,不远处还有一个士兵躲在掩体后面,不断的张望,不用看,就是这两个人刚才遭遇了袭击。

    苏联狙击手打伤其中一个人,等待其余德国人过来救援,围点打援,这最简单的土方法,是苏联人用鲜血学到的战争经验。

    受伤士兵在惨叫着,余志乾可以听得很清楚,只不过这名德军士兵,并没有求救,而是在不断汇报着这个苏联狙击手的位置,他看到了,但是余志乾还有他的同伴看不见。

    “砰!”

    又是一声沉闷的枪声,刚才还在乱叫的德国士兵,彻底的闭上了嘴巴,双方再一次的陷入了僵局之中,破解这个僵局的办法,往往都是依靠这名还活着的士兵去找人,然后大家一起合围干掉这名苏联狙击手,不过效果很差,等他找来人的时候,苏联狙击手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余志乾默默的走进自己面前这栋废墟楼之中,扫了一眼,是被一枚航空炸弹从顶部炸出一个巨大的洞,虽然一部分塌陷,但是总体建筑结构还在,可以爬上去,到了顶部可以清楚的看见周围的情况。

    楼梯已经断裂掉,但是依旧有着可以攀爬的路线,余志乾默默的将自己背包打开,将准备好的暖宝宝给自己贴上,然后将德军的军官手套给摘下来。

    德国人的军官手套,说实话,除了好看一点,用的真皮之外,没有任何的效果,不贴合手,还不怎么保暖,用这玩意打仗,能坑死不少人。

    还好余志乾之前准备的东西里,包括了战术手套等全套东西,当余志乾贴好暖宝宝,带好手套之后,身体开始暖和起来,稍微的用力的跳了两下,活动了一下身体,开始攀爬。

    攀爬难度并不高,但是斯大林格勒实在是太冷了,这个时代虽然已经进入了工业化,但是大气层等东西破坏的并不严重,全球变暖问题还不如后世严重,斯大林格勒的冬天都是零下十几度。

    在有太阳的地方,或许还能够感受到一丝丝温暖,但是如果在太阳照射不到的地方,温度骤然降低,哪怕余志乾穿的棉衣,依旧如此!刚才余志乾的身体稍微有些僵硬。

    身体活动开了之后,余志乾深吸一口气,开始攀爬了起来,主要的就是一段断裂的楼梯口,只需要借助周围的一些断壁就可以轻松的爬过去,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这些断壁是否坚固。

    用力的拉了一下,确定没有问题之后余志乾稍微的额一用力接着跳上了二楼的断层,二楼屋内还看到了几具尸体,都已经懂得十分僵硬,应该是屋子里原来的主人!

    稍微的让开一点距离,余志乾进入三楼,三层建筑在这个时代已经有一定的高度,依靠着一个窗户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外围,没有找到对方狙击手的位置,余志乾眉头稍微皱了皱,看了看屋顶的大洞,最后将武器收起来,打量了一下四周,找了一个还算不错的角度,双手用力,往前一跃抓住楼顶边缘位置,接着身体向上一拉,爬上了顶楼。

    爬上楼之后,余志乾瞬间趴在地上,沿着弹坑边缘的位置,小心翼翼的一点点的挪动着,最后来到边缘的位置,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寻找苏联狙击手的位置。

    “没有掏枪,而是用肉眼观察了一圈,余志乾眉头一皱,没有找到,这个苏联狙击手警觉性这么好的吗?难道自己刚才发出的声响惊动了对方?

    余志乾本来不想找这个狙击手麻烦,但是这个家伙堵在了自己前进的路上,而且余志乾想要试验一下这个狙击手的能力,毕竟在后世一直有人吹苏联狙击手有多强,但是实际上到底如何,余志乾想要交手试试看。

    “去哪里了?”

    余志乾稍微的挪动了一下身体,换了一个角度,这一次余志乾找到了这个家伙,这家伙没有在窗口后面,而是选择了墙体的一条裂缝,枪口稍微的露出来一部分,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根本看不到这个家伙的位置。

    裂缝不大,大概有十厘米左右,余志乾缓缓的将掏出来,然后默默的瞄向了这个家伙的身体,接着缓缓的扣下了扳机。

    “砰!”

    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余志乾根本没有回头,直接收起自己的武器,下楼。

    刚才那一枪,在自己开枪的时候,余志乾就已经知道,这一枪中了。

    对面的楼中,刚才聚精会神瞄着路口的狙击手,只感觉自己身体一痛,自己身体不受控制的倒在了地上,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有鲜血不断的涌出,自己中枪了!

    而一声突如其来的枪声响起之后,楼外的德国人也被吓了一跳,余志乾边下楼一边喊了一句:“狙击手解决了!”

    接着来到一楼的位置,余志乾没有第一时间走出去,而是利用周围缝隙,不断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确定没有狙击手之后,这才缓缓的从这栋屋子里走出来,有苏联狙击手存在,证明周围已经进入了苏联狙击手活跃范围,需要更加的小心,免得被苏联狙击手给阴到。

    余志乾不担心被打,头盔和防弹衣都可以挡住子弹,但是中枪的滋味,没有人愿意尝试,哪怕有防弹衣挡住伤害,也不行,太疼了。

    确定周围没有问题之后,余志乾缓缓的从屋子里走出来,脚步明显加快,贴着墙壁一点点的往前,速度很快,遇到危险地段余志乾都会减缓脚步,观察一下在通过。

    “长官!”

    之前躲在掩体后面的德军看见余志乾出来之后,立刻站了起来,余志乾挥了挥手,示意他不用麻烦,接着皱着眉头观察了一眼四周:“你是送文件的?”

    “是的!”

    “知道最近那边苏联狙击手出没比较频繁吗?”

    余志乾不知道瓦西里具体的位置,想要找到瓦西里,在这个几百万人参与战斗的城市之中,无疑是大海捞针,只能够选择人多的地方,在一点点的排查过去,希望能够瞎猫碰见死耗子!

    至于余洋,余志乾记得他最后好像是在一个地下室之中,只要找到瓦西里,找到余志乾也很容易,特别是他还有一段时间是重伤,找到了干掉了就行!

    “长官,火车站附近最近都是狙击手,苏联人的狙击手,最近十分的活跃!”

    这名士兵心有余悸的说了一句,看向四周,深怕周围有狙击手冒出来,一枪干掉他。

    “火车站在那边!”

    “那边!”

    士兵用手指了指远处黑烟最为浓密的一个区域,余志乾点了点头,拍了拍这名士兵的肩膀:“注意安全!”

    说完之后,没有直接向着火车站方向赶过去,而是选择了刚才打掉狙击手的那栋楼,余志乾慢慢的一点点往上摸了上去了,确定没有诡雷之后,来到三楼,刚才那个狙击手,就在三楼的位置,被余志乾击中。

    “还没有死!”

    余志乾听到了一阵异响,很沉重的喘息声,重伤之人拼命的喘着粗气,没有敢大意,余志乾轻轻的用俄语开口询问:“谁!”

    “救,救我!”

    微弱的呼救声传来,余志乾缓缓的走进了其中一间屋子,角落之中,一名苏联士兵依靠着墙壁,用手捂住自己的伤口,盯着门的方向,手边还放着一把步枪。

    当看见走进来的余志乾是德国军装的时候,这名士兵想要伸手将步枪举起来,但是手却无力,根本举不起来。

    余志乾快步的走到这名士兵身边,接着将他的步枪踢到一旁,看了一眼他的腰部,没有手雷,所以蹲在了下来,将他的刺刀也拔出来丢掉,然后看了看面前的老毛子:“想死还是想活!”

    说完之后,拿出一个有红十字的急救包:“告诉我,瓦西里在哪里,我就救你!”

    “XXXX……”

    一连串脏话传来,余志乾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将刺刀插入这名士兵的胸膛之中,现在的苏联人意志还是十分坚定的,想要说服,可能性并不是很大。

    “哎!”

    叹了一口气,余志乾将匕首收了起来,看了一眼这名苏联士兵,缓缓的离开这个房间,向着自己的目的地继续前进,火车站,是苏联人支援斯大林格勒的一个重要据点,双方在这里已经展开了至少两个月的争夺。

    如果不是冬天,火车站周围的尸体,早就应该爆发瘟疫,现在肉眼可见的,每天都有一个团,一个营的士兵在这里消耗掉,一连串生命最后汇聚成数字,通过电波变成报告上的一连串冰冷的数字,送到两边领袖的手中。

    距离火车站越近,就能遇到越来越多的德国士兵,有的是从上面退下来的伤兵,互相搀扶着彼此,一点点的,双眼无神的向着后方走去,还有的则是支援而来的士兵,整齐划一的唱着歌,看起来士气不错。

    当距离火车站大概还有两公里左右的时候,周围的氛围开始变化,不少德国士兵一个废墟一个废墟的排查,偶尔还能在路边看见一两具尸体,都是刚刚被击毙没多久的尸体,苏联的狙击手化整为零,散落在这周围,不断的狙击者德军的支援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