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五百三十七章 漏网之鱼
    “牺牲了一人?”

    余志乾听见之后眉头一皱,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带我过去看看!”

    很快余志乾等人就来到一处房屋后方的位置,一个全裸的白人尸体躺在边上,脖颈被人切开,流血而死。

    “他怎么会在这里?”余志乾盯着这个尸体,他刚才的命令是,三个人一组,就是为了防止出现这种情况。

    “头,他刚才说自己的内急,需要解决一下,就让他到巷子这里解决一下,我们继续去搜查,结果……”

    “该死,立刻让所有人到村口集合,有海豹假装成我们的人混了出去!”

    “是!”

    “通知下去,所有人立刻将周围路口全部封锁,任何白人都不要放过去,一定要将他给我抓回来!”

    “是!”

    很快,所有人都集合了起来,果然少了一个,那个该死的家伙不出意外的应该已经溜了出去。

    “头,少一个人!”

    “分头追,他一个人,没有车,跑不了多远!”

    “是!”

    很快,人群立刻散了出去,留下人则将一具具尸体给处理掉,武器全部都装车带走!

    路上余志乾脸色有些不好看,甚至想要抽自己两巴掌,明明自己拥有着绝对的优势,干嘛非要浪,浪个屁,结果出事了!

    “头,已经通知下去了,已经将方圆十公里之内,开始地毯式搜查,不过现在已经天黑了,搜索难度会……”

    “加派人手,通知周围所有村庄的黑人,一旦发现白人,立刻上报,一旦发现上报,奖励一万美元,如果有人藏匿,哼哼!”

    “是!”

    很快,整个鲸鱼港开始运作了起来,军营的大门打开,一队队还未训练好的黑人士兵被抓了壮丁,分发武器之后被派了出去,开始向着四周如同蝗虫一样散了出去,开始一米一米的搜查,要将整个鲸鱼港周围区域翻个底朝天。

    “还没有找到吗?”

    四个多小时之后,余志乾抽着烟,皱着眉头询问着,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代表着可能被找到的概率变得十分的低,哪怕找到,这个海豹也将一些消息传了出去。

    “该死!”

    余志乾眉头紧锁,如果消息传递出去,余志乾可以确定,自己要面对的是美国人铺天盖地的反击!

    现在只能够做出最坏的打算,不过美国要打,余志乾也不担心,实在不行,余志乾就自己的底牌给亮出来,美国人要是还敢轻举妄动,自己呵呵!

    “头,怎么办!”

    指导员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站在余志乾旁边低声的询问着。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美国人我们打的还少吗?我们藏着也不一定绝对安全,既然暴露了,就好好的给美国人上一课!”

    “也是,要不要通知下国内!”

    “嗯,我打个电话吧!”

    余志乾说完之后,拿出手机,拨通了李洋的电话。

    “余先生!”

    “李洋,我这边可能出了点问题!”

    “怎么了?需要什么帮助!”

    “大致是这样的,今日……”

    余志乾简单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之后,李洋那边沉默了一会:“好,我现在就立刻向上汇报,你那边继续搜查,我很快就会给你答复!”

    “好!”

    余志乾这边挂完电话之后,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他等会给我们答复,不过国内能够给我们的帮助有限,还是要靠我们自己!”

    “嗯!”希望能够抓到吧!

    余志乾缓缓的摇了摇头:“抓到也晚了,消息肯定传递出去了!”

    “能量武器吗?”

    “虽然这群海豹没有看见,但是却能够推测出来,武器问世的目的就是用来战斗。

    小村之中,下午的战斗已经解除,除了有三个倒霉的村民被海豹干掉之外,村子没有太大的伤亡,房屋有几间屋子因为导弹爆炸波及而塌陷,不过余志乾已经赔了一部分钱,一家一户赔了三千美元。

    村落已经恢复了安静,下午的战斗只能够成为这个小村人民的谈资,当黑夜降临之后,没有鱼类活动的黑人,开始休息,还有一部分想要发财的村民还在外面抓捕海豹还未回来。

    村口的水井内,就是之前发现一名海豹躲在里面的水井,一名白人用力的拽着绳子从水井之中爬了出来,看了看周围,确认安全之后,小心翼翼的向着村外慢慢的走去。

    “信号,信号,该死的信号,快一点,信号!”

    这名海豹士兵拿着手中的通讯设备,不断的调试着,他知道自己肯定逃不出去,但是他要将消息传递出去。

    当这名海豹士兵气喘吁吁的爬上一个山头的时候,通讯设备终于有了信号,这名海豹士兵立刻拨了过去。

    “这里是卡尔玛贸易公司,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我是猎影小队成员,身份编码088213,请求通话!”

    对面沉默了大致十几秒之后,再一次的有男声传来:“威尔士中士,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报告长官,我们被目标伏击,他们启用了信号屏蔽装置,我们新型的通讯设备也无法取得任何的通讯!”

    “现在你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长官,全部牺牲了,队长,副队长都全部牺牲了,就剩下我一个人,我现在被困在距离鲸鱼港三十公里的一座小山之中,我会想办法突围出去,不过我有个重要情报要汇报!”

    “说!”

    “报告长官,我们遭遇袭击的时候,敌人用的是一种很奇怪的武器,开枪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声音,同时没有任何的弹头,子弹威力可以穿透三个人,甚至更多,而且都穿着防弹衣,卡曼队长怀疑这是一种能量武器!”

    “什么?”

    “你详细汇报一下战斗详细!”

    “是,长官,我们下午的时候已经开完战前会议……但是我们突然的遭到袭击,我们居住的混泥土房屋根本没有办法挡住他们的子弹,一发子弹可以打出手臂粗的窟窿,还能够在地上炸出一个坑,但是却没有弹头!”

    “而且袭击我们的人,距离大概一千多米,没有枪火,没有枪声,子弹如同幽灵一样的出没!”

    “……”

    威尔士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部都汇报出来,电话那头迅速的纪录下来,并且不断的询问着一些具体的细节。

    “现在我需要支援,我手中只有一杆步枪,没有口粮,我杀了他们一个人,伪装成了……”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三个黑人,盯着不远处的这个白人,这是下面村的黑人,他们知道抓到逃走的白人的话,会有一万美元的奖励,所以三个人结伴拿着一些武器就出来寻人。

    “他又枪!”

    一名黑人声音很低的说着,还好这里是一个高坡,而且今天晚上风比较大,声音很小,海豹士兵情绪有些激动的打着电话,所以没有听见这么微弱的声音。

    “摸过去,打晕他!”

    “好!”

    三个黑人,深吸一口气,开始小心翼翼的向着海豹摸了过去,三个人心中都十分的忐忑,毕竟这是美国海豹突击队的士兵,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

    “我们会立刻联系纳米比亚方面,请你在原地等候!”

    “该死!”

    说完之后,电话直接挂断,这名海豹士兵怒骂了一声之后,想要摔手机,但是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如果想要活下去,就要等消息,不能够将手机摔掉,这是他唯一能够活命的东西。

    “母亲!”

    这名海豹士兵深吸一口气,拨通了自己母亲的电话。

    “孩子,你怎么了?”

    “不,母亲我想你了,我想我这里可能出了点事情,我希望……”

    这名海豹十分清楚自己能够活下去的概率并不是很高,所以开始给自己的亲友打电话,做最后的道别,他现在筋疲力尽,十分清楚自己只要被发现,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性,被水泡了几个小时,又饥寒交迫,想要逃出生天,除非他叫施瓦辛格。

    “该死的,让我原地待命,他们难道不知道我现在在这里多呆一秒钟,我就多一分危险吗!”

    “不是说不放弃任何一个士兵吗?”

    “该死的,为什么要出来执行这种任务!”

    “快点,快点,电话,电话,我要电话,告诉我应该怎么撤退!”

    这名海豹士兵开始烦躁了起来,虽然他经过专业的训练,但是他也是一个人,所有战友都战死的情况下,现在的他十分的怕死,他不想死!

    而且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是等待死亡的过程,明明知道自己要完蛋了,但是却又不得不等待着。

    就在他慢慢的陷入绝望的时候,通讯设备再一次的响了起来,立刻慌忙的接了起来。

    “我的位置?在鲸鱼港周围,迪拉村!”

    “什么?该死的四十公里,我现在没有车,只有一杆步枪你让我走四十公里是……”

    “该死的,你们这群混蛋……”

    这名海豹士兵不断的怒骂着,他等待的援军距离他还有四十公里,而且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不能够过来救援他,需要他去四十公里之外的地方,而且只能等待两天!

    骂完之后,这个士兵脑子突然的灵关一闪:“该死的,你们这群混蛋,我就知道,我不会告诉你们我手中已经缴获了一把能量武器!”

    说完之后,立刻结束了通话。

    果然那边通话刚刚结束通话,不到半分钟通讯设备再一次的响起,这名海豹士兵有些不耐烦的接了起来,这一次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表示让他在原地等待,支援会尽可能快的赶过去。

    不过这名海豹没有注意到的是,三名黑人借助着夜色的掩护,光着上半身,已经摸到了距离他不是很远的地方,手中拿着简陋的冷兵器,眼睛死死的盯着他,距离一点点的接近。

    “该死的,冻死我了!”

    一阵风吹过来,浑身湿透的海豹士兵打了一个冷颤,他现在连补充热量的单兵口粮都没有,又冷又饿,他感觉自己可能会活不过今天晚上。

    “希望那群该死的援军能够快一点!”这名海豹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至于等援军来了,自己所谓的能量武器有没有还重要吗?只要能够活着,什么都无所谓!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已经摸到了这名海豹士兵身旁的黑人猛的窜了出去,一个飞扑,压住了这名海豹士兵。

    这名海豹士兵虽然处于饥寒交迫的状态,但是反应依旧十分的迅速,在被这个黑人扑过来的瞬间,就立刻反应过来,一只手肘撑住中间的位置,预留出了和黑人两个人的空隙,另外一只手,迅速的摸向了自己的匕首,接着用力一挥,匕首划过这名黑人的脖颈的位置。

    “妈的,被发现了!”

    这名海豹士兵威尔士意识到自己被发现之后,想要爬起来,但是就看见自己脑袋上面出现了飘着的牙齿,准确的说是一个黑人的脑袋,接着一个拳头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一下,两下,三下,这名海豹被连续三个重拳直接打昏了过去。

    “哦,可怜的玛西亚,他就这么的死了!”

    两个黑人看着脖子中刀的同伴,稍微有些伤感的说着,但是脸上却根本看不出来这两个家伙有任何的悲伤。

    在非洲生活,就要做好面对死亡的准备,这种死亡来的很突然,特别是战乱国家的人,对于失去亲友,早已习惯。

    “我打电话,我们赚到了!”

    另外一名黑人将这名美国大兵的步枪给捡了起来,满意的把玩了两下:“拉卡,这把枪归我了,分钱的时候,你多分两百美元怎么样!”

    “可以,不过这把刀子我要,看起来不错!”

    “很好!”

    两个黑人迅速的将威尔士给捆了起来,接着兴奋的拨通了之前杨天赐留下的电话,叽哩哇啦说了一大堆,杨天赐根本没有听懂。

    不过找到一个纳米比亚人之后,才明白这个黑人说的是什么意思。

    “头,那个海豹士兵找到了!”

    “找到了,在哪里?”余志乾眉头一挑。

    “就在迪拉村外围的山头附近,三个黑人找到的,已经被他们打晕了,问我们怎么办,他们送过来还是我们赶过去。

    “我们立刻赶过去,指导员,坐直升机去!”

    “收到!”

    ps:推荐两本书,一本暴君《大明优秀青年》作者写过一本万订《回到明朝当暴君》第二本好友老程写的《大唐太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