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五百零七章 兄弟,回家了!
    国内。

    余志乾一行人走下飞机,余志乾感觉还好,前不久刚刚回国,这一次没有什么太急迫的思乡情绪,毕竟自己不靠谱的老妈和老爹又不在家。

    而于丹和牙签两个女人,则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们离开去墨西哥的时候,是带着一种旅游,放松的心情,但是没有想到在墨西哥惹到了那么大的麻烦,差一点命丧墨西哥。

    但是在安全屋的时候,两个女人第一感觉自己可能要完了,但是没有想到,余志乾如同天神下凡一样,救下了他们,两个人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一热半推半就就成了余志乾的女人。

    用牙签的话就是:“想什么的呢丹丹,找这个一个男人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有钱,又帅,遇到危险还能随时救你,特别是在国内还有关系!”

    至于余志乾和国内有什么关系,牙签也是通过观察得到了的,她在纳米比亚的时候,看到了几个曾经上过晚上七点新闻的科学家,一开始只是觉得眼熟,后来问出名字一搜,就查出来。

    “魔都啊,可惜没带三百来,不然的话,就能打土豪了!”余志乾感慨的说了一句,接着看着手中抱着的盒子:“张强,你小子不是一直嚷嚷着要吃垮毛三百吗?你看现在在上海了!”

    “头,接我们的车来了!”

    走出机场,就看见不远处几辆车停着,李洋带着几个手下,正在路边等候着,看见余志乾之后,立刻迎了上来。

    “先将兄弟们放好!”

    其中一辆车是专门的灵车,有专门放骨灰盒的地方,余志乾将张强还有的王浩的骨灰放进去之后,这才上车,两个女人一直陪在他身旁。

    “先去那里?”

    “先去九江吧,离得近,再去驻马店送王浩!”

    “好!”

    车辆缓缓启动,第一目的地就是九江,余志乾也没有着急,而是特意的让车辆走的慢一点,让自己这些兄弟好好看一看大好河山。

    和余志乾一起在非洲的人,除了指导员之外,年纪都不大,最大的也就是严七,除此之外,都是二十来岁的小青年,这些人大部分成年之后,就进入了部队之中,外面世界很大,但是却没有看过。

    “通知他们家里了吗?”余志乾心情十分的沉重,面对战友的离开,每一个人都不想要面对,但是却不得不面对,做这一行就要面对这些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已经通知了!”

    “情况怎么样?”

    李洋沉默了半天:“情况不是很好,两家人哭的都很厉害,已经安排人去安慰了,不过还没有通知骨灰什么时候到!”

    “那有对他们说,不能够公开吗?”

    “说了,两家人都能够理解!”

    说到这里,余志乾稍微的松了一口气,能够理解就行,余志乾就怕遇到不能够理解的,不过想到能够让孩子去当兵的人家,确实包容性会强一些,理解一些。

    余志乾沉默了半天,身旁两个女人也都一身黑衣,安安静静的坐着没有说话,他们知道,王浩是因为他们才牺牲的。

    “两人家里除了父母还有什么人吗?兄弟姐妹什么的?”这是余志乾比较关心的问题,他担心,他们两个人离开直接压垮了整个家,就像是自己的老班长一样,如果不是老班长有个孩子,余志乾无法想象,老班长的父母如何能够坚持下来。

    “都有,张强和王浩家中都还有兄弟,张强的有一个大哥一个妹妹,王浩还有两个弟弟!”

    听到这里的时候,余志乾心中稍微的松了一口气,还有兄弟就行,至少家庭痛苦可以减少一分。

    “我会单独的拿出一笔钱,给这些人用,比如上学,结婚,但是这笔钱不能够直接给他们,老李,到时候还要麻烦你一下,注意下,有需要的时候再出来!”

    不是余志乾想的太多,而是这个社会做事确实需要一些手段,不然的话,很容易将好事办成坏事,突如其来的一笔钱,会让两家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

    “行,我个人建议成了类似于一个不对外公开的基金,聘请专业的人员进行跟进,这样的话可以有一定的保障,我毕竟还有一些事情处理,很多事情照顾不到!”

    余志乾思考了一会缓缓的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而且之前在广州准备的企业,让家属进去工作,但并不是所有家属都愿意去广州那么远的地方,有的人只愿意待在自己家乡。

    如果成立这么一个不对外开放的基金,可以解决一部分人的工作,这个基金总部可以设置在很多地方,同时工作时间也根据需求,可以说比较轻松。

    “我以前在一家儿童基金工作过,这方面我还算熟!”在旁边沉默的于丹突然的开口。

    余志乾听见之后,看了过去,没有想到这个柔柔弱弱的女人以前居然干过这个。

    “后来为什么辞职了?”

    “内部问题比较严重,我就离职了!”因为李洋在场,于丹没有开口明说,但是余志乾大致能够理解,国内的一些基金在管理等问题上确实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你呢,准备做什么?”余志乾看向牙签。

    “你要养我,我就继续搞我的VLOG,你要不养我呢,我就去找个工作,当个老师什么都挺好的!”

    余志乾笑了笑:“行了,你们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事情的时候,于丹你有经验,到时候这个基金让你来管理,牙签你有没有兴趣去帮助于丹?”

    “行!反正我觉得去教育机构当老师也十分的无聊!”

    一路上又大致的聊了一下这个基金的作用,还有运作模式,将整体的框架给做了出来,下面就是等事情忙完之后,让这两个女人去忙,总部决定设在金陵,因为余志乾手下大多数都是来自包邮区或者周边,这样处理事情也会方便一些。

    江西,九江。

    余志乾曾经来过一次这里,这里是有着两千多年的历史名城,古代称为柴桑,江州,位于翻阳湖北侧,赣鄂皖湘四省交界处,地理位置十分优越,除此之外,不识庐山真面目的庐山在九江,还有浔阳楼,东林寺等等都在这里。

    这算是一个十分好的旅游,宜居城市,曾多次获得过中国十大魅力城市,十大宜居城市,国家森林城市,双模范城市等等各种称号,但是这一次余志乾没有任何的心情,当车辆靠近九江的时候,余志乾心情就越来越沉重。

    余志乾曾经面对过一次,知道这种痛苦,所以现在余志乾十分不想面对第二次,没有做高铁,余志乾就是不想这么快的到来,想要在路上缓解一下自己的心情,但是最终路还是走完,余志乾等人的车队进入了九江境内。

    张强的家在九江的张家洲,位于江州镇上,而这个江州镇,位于长江河道之中。

    “到了吗?”

    当车队停下来的时候,余志乾知道自己已经到了,车辆对面的一户人家之中,挂着白布,代表着这家有丧事,几个穿着白色素衣的人正在屋子里忙来忙去。

    “张家出什么事情了?”

    “你不知道啊,张家那个当兵的小子出事了,两天前部队打电话来了,说牺牲了,但是没有说什么原因!”

    “没有说原因啊,不会当了逃兵或者做了别的是什么事情给毙了吧!”

    “不知道,反正不是好事,我看现在立功牺牲的,都是大张旗鼓送回乡,张家这个就打个电话,乡里的人都没有来慰问过!”

    “嗯,我也举得!”

    两个马路上吃着瓜子聊着天的大妈话传入了余志乾的耳朵之中。

    “别激动!”

    第一时间的李洋就觉得事情要坏,余志乾要出手,果然听到这几句之后,余志乾黑着脸走了过去:“你有本事将你刚才的话说一遍!”

    两个女人之前就注意到了车辆,只是在嚼舌根没有过多的注意,被余志乾这么一吓,立刻不敢说话。

    “快走,这个小当兵的好吓人啊!”

    “就是,就会吓我们!”

    余志乾面色阴沉看向李洋,之前答应自己的事情,没有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误会。

    “你答应过我的!”

    李洋沉默了一会之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接着发了一通火之后,才挂掉电话:“余先生,这是我的工作失误!”

    余志乾盯着李洋:“这些兄弟,都是你们派来的,你们派他们来做什么你,我心理都清楚,我不管他们最初来的目的是什么,但是这他们跟着我,出生入死,就是我的兄弟,他们现在牺牲了,我不希望任何人对于他们有什么误解,不然哪一天我余志乾下去了,对不起我这群兄弟!”

    “他们也算是完成上面交代的事情牺牲的,这一点你应该清楚,我能理解不能大操大办,但是至少他身边的人知道他是英雄,而不是狗熊,不是别人背后嚼舌根的逃兵!”

    “余先生,别激动,你说的事情,我这边已经派人去处理了,马上就会有消息,马上就好,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他们同样也是我的战友,我也很痛心!”

    余志乾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因为余志乾看到张强的父母在张强哥哥和妹妹的搀扶下慢慢的走了过来。

    “是小强回来了!”

    余志乾听到这句话之后,眼泪有些控制不住,点了点头:“阿姨,是我对不住你们,我没有照顾好张强!”

    “你是!”

    “我是张强的领导,张强的牺牲是我的责任,对不起!”

    余志乾说完之后,用力的鞠了一躬,张强父母盯着余志乾,想要破口大骂,或者做别的事情,最后没有说话,只是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一直流。

    余志乾走到灵车后面,将张强的骨灰从车里拿出来,然后放入张强母亲的怀中,张强老妈用力的抚摸着张强的骨灰盒,喃喃自语说着家乡话,余志乾听不懂,但是能够感觉到这位老母亲心碎。

    大约过了半小时之后,来了一支队伍,乡里一些人,提着锦旗还有各种东西送了过来,并且亲自给张强挂上,余志乾看着这一幕气稍微的消了一点,至少说,周围的人呢不会误会,张强也不会担心别人的嚼舌根。

    在某些时刻,嚼舌根对于一家人的影响,十分严重,余志乾不想自己的战友家人面对这种事情。

    在九江呆了一天,处理好了张强的事情,余志乾私人给了一张卡,里面有人民币一千万,余志乾没有敢给更多,而李洋也拿出了一部分,没有说具体数额,等张强父母去查看。

    而和张强同村的张磊还有杨天赐被留下来,继续处理别的事情,一起留下的还有李洋身旁的一个助手,他们还要在九江待几天。

    从九江到驻马店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李洋看了看余志乾:“王浩家是在驻马店下面的一个村子里老王村里,过去的话还要两个小时,马上就要凌晨了,休息一晚上在过去吧!”

    余志乾摇了摇头:“直接过去吧,老王估计也想家了,早点送过去!”

    “是!”

    在张强那边发生的事情,在王浩这里没有继续发生,之前李洋交代过后,王浩这边也准备好了,车队来的时候虽然很晚,但是余志乾也看到了家里挂着的锦旗和墙上盯着的一块牌牌。

    当车停在王浩家门口的时候,家里依旧是灯火通明,大堂之中跪着两个人,正在不断的烧纸,虽然王浩的骨灰还没有回来,但是灵堂已经设了起来。

    听到车身,其中一个人转过去,一个不大的小家伙,看着的余志乾抱着盒子从车子之中走出来之后,推了推身旁的大一点的人:“哥哥,你说是不是大哥回来了!”

    大一点的孩子转头看向余志乾,他比弟弟要懂事,看见余志乾手中的骨灰盒之后,先是一愣,然后迅速的爬起来冲到了余志乾面前:“是我的大哥回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