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四百八十四章 桑切斯的自述(第二更)
    “怎么了?”阿尔法有些紧张的看向驾驶员。

    “营长,车胎爆胎了!”驾驶员明显感觉到车胎有问题,伸出头看了一眼,果然车胎已经瘪了下来。

    “该死,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爆胎!”阿尔法话音刚落,这个时候,左边也明显的降了一截,副驾驶的人伸出脑袋看了一眼:“营长,不是爆胎,是有狙击手在打我们的车胎!”

    “FUCK,下车,下车!”第一个车胎被打爆之后,阿尔法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立刻打开车门准备下车,但是戴强却紧接着一枪将坐在驾驶位的驾驶员击毙。

    “别乱动!”阿尔法被吓得立刻保持着原有的姿势不敢乱动,而戴强的准心已经瞄着他,见他一只手开车门,动作僵硬在那里之后,没有第一时间开枪,而是开始寻找别的目标。

    而余志乾等人驾驶的装甲车,两辆车并排行驶,虽然运输人员的装甲车不如150装甲车火力强悍,但是也有一架机枪在车辆,两侧也有射击孔,可以自由射击。

    “哒哒哒哒……”

    机枪射击声如同催命符一样,扫射过去,一个接着一个墨西哥士兵倒在血泊之中,但是余志乾的手下没有任何的心理波动,操作着机枪,专门对着人多的地方扫射。

    150上的机炮也没有停止射击,而是专门选择车辆射击,阿尔法僵持了十几秒,发现没有子弹射过来之后,松了一口气,以为狙击手放过了他,轻轻的伸出腿准备下车,但是这个时候150上的20毫米机炮已经瞄向他这辆装甲车。

    “嗵嗵嗵嗵……”

    20毫米的机炮声音和机枪声音不同,机炮的声音比较沉闷,一发发炮弹打出去威力也很大,几发炮弹打在阿尔法乘坐的吉普车上,吉普车直接被打对穿。

    一发炮弹就擦着阿尔法身边飞过去,命中阿尔法身旁的一名手下,子弹直接将这名手下尸体打裂,鲜血还有别的东西全部落在阿尔法身上(不能过于血腥描写)

    “拼了!”

    在这里等死,冲出去也许还有一条活路,阿尔法一咬牙,一只脚踩着地面,准备冲出去,但是他的脚刚刚碰触到地面,戴强那边就已经扣下扳机。

    “盯你很久了!”戴强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然后再一次的拉动枪栓,继续寻找目标。

    子弹没有丝毫偏差一枪命中了阿尔法的小腿,狙击枪子弹直接将阿尔法小腿给打断,不是一个弹洞,而是直接连小腿都打断。

    “啊……”

    阿尔法惨叫一声摔在地上,周围躲在雨林边缘的墨西哥士兵看见之后,互相看了看彼此,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救援,其中一个少尉军官则冲着阿尔法大喊:“营长,爬过来,我来拉你!”虽然大声的喊着,但是整个人没有挪动分毫,只是在原地大喊。

    阿尔法现在根本听不见周围的叫喊声,巨大痛感已经充斥他的脑门,现在的阿尔法恨不得自己直接昏迷过去,这样就不用忍受这种非人的折磨。

    “营长牺牲了!”

    不知道谁带头喊了一句,这句话不仅没有让墨西哥军队血性被激发,反而让更多的墨西哥士兵加速自己逃跑的步伐,营长都死了,自己还坚持什么?

    “撤退!”

    一名军官一边指挥着手下向后撤退,一边不断的对着追击的装甲车射击,企图可以拖延一下余志乾等人追击的步伐,但是两条腿始终跑不过四个轮子,很快这群墨西哥士兵就被追到。

    不太宽阔的道路上,到处都是墨西哥士兵的尸体,大部分墨西哥士兵都背对着余志乾等人,都在撤退的路上被击毙,有些士兵已经将自己的武器丢掉,但是依旧没有逃脱被射杀的命运。

    “进雨林,快进雨林!”

    一部分士兵慌不择路,就在大马路上奔跑,身后根本不管不顾,完全就在等候上帝的旨意,但是上帝今天休假,没有听见他们的祈祷,子弹追着他们后背,他们根本没有任何逃跑的机会。

    而有些脑袋比较活跃的士兵,在经过短暂的慌乱之后,开始寻找别的出路,向着两侧的雨林逃窜,企图进入雨林之中,利用茂密的树木,植被作为掩体,躲避追杀。

    但是余志乾等人却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这群士兵,装甲车前方没有目标之后,开始降速,机枪和机炮对准雨林,而运输装甲车上机枪和射击孔也都对着雨林开始进行扫射。

    “哒哒哒哒……”

    “嗵,嗵,嗵……”

    机枪连绵不绝的射击声,还有二十毫米的口径机炮枪声交相呼应,几乎是几厘米几厘米的耕篱过去,操控机枪和机炮的士兵十分的认真,一点点的慢慢的挪动枪口,而且将枪口高度控制的很好,只要没有太过于深入雨林之中,运气不好就会被击中。

    桑切斯是一名普通的墨西哥士兵,在墨西哥一个机械师服役,所谓的机械师,只不过是拥有卡车和装甲车的步兵师,只是相比于别的步兵师,他们的装甲车更多,卡车更多,仅此而已。

    按照桑切斯的服役年龄,还有十一天就退役,可以拿到一笔赔偿金,这笔钱足够他在墨西哥买一块不错的地当一个小的农场主。

    就在桑切斯期待着退伍之后的生活时候,却突然的收到命令,紧急集合,他们营乘坐车辆从军营之中开出,据说目标是几十人的恐怖分子。

    恐怖分子?他们以前和毒贩打过几次,而且战果还算不错,至少说战果还算不错,他们虽然有过惨重的损失,但是至少每一次都赢了,而且收获都不小。

    这一次打击恐怖分子,所有人相对的还是比较轻松,毕竟只有几十个人,他们有五百多人,据说还有别的军队配合,一两千人围剿几十人,想一想也是一个轻松的任务,如果能够击毙或者俘虏一两个恐怖分子,说不定在退伍之前,还能立功,自己还能赚一笔,或者当一名军官,继续服役。

    桑切斯带着期待上车,开始向着目标位置出发,一路上所有人心情都算不错,吐槽着墨西哥现状,还有美国人,顺带嘲讽一下西班牙人,偶尔还会有些荤段子,车队时不时的发出一些笑声,每个人脸上都十分的放松,看起来不像是出门打仗,更像是出去郊游。

    在这群士兵心中,同样是如此的心理,这一次并不是出去战斗,而是走个形式,当他们围住敌人之后,敌人就会投降,就像是之前围剿一些小毒贩一样的轻松。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特别是当遇到杜瑞特,也就是自己营长阿尔法老冤家的时候,车队里欢乐的气氛瞬间凝固了,同时还有更多不好的消息传来。

    这群恐怖分子并不是一般人,这是桑切斯的判断,一个几十人的恐怖分子团队居然打败了几百个人的军队,而且还俘虏了四百多人,击落了两架直升机,如果世界上所有恐怖分子都有这个实力的话,那么世界早就乱套了。

    车队之中欢乐的气氛消失,所有人都在小声的讨论着自己将要面对的恐怖分子到底是什么人,有些人甚至都已经打起了退堂鼓,不过营长却对于接下来的战斗充满信心。

    半个小时之后,车队终于要追上目标,但是却突然停车,一会又继续前进,桑切斯等人也终于见到了他们的目标,一群所谓开着车正在墨西哥逃窜的恐怖分子。

    他们的车是装甲车,自己携带的装甲车还未来得及发威,就已经直接被打爆,根本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紧接着就是一场屠杀,对于桑切斯来说,就是一场逃亡,装甲车被打爆之后,敌人开着的装甲车冲向他们,装甲车上的机枪,还有机炮成为了他们的噩梦。

    一开始有些士兵疯了一样的冲向卡车,想要上车撤退,但是这些卡车成了这些士兵的坟墓,卡车并没有给他们提供好的庇护场所,脆弱的钢板,还有缓慢的速度,成了严七第一个目标。

    机枪轻易的就撕开卡车上面的挡雨篷布,这种军绿色的篷布可以挡住风雨,在子弹面前没有任何作用,躲在卡车里的士兵身体被子弹撕裂,车厢里血流成河。

    而大口径的机炮则将卡车最后防御给摧毁,驾驶员被打成两截,车头已经开始着火。

    一辆两辆三辆,一辆辆卡车都被摧毁,鲜血从卡车里不断的流出,向着低洼的地方汇聚,最后成为一条小溪流,保守估计至少有一百多名墨西哥士兵在卡车上被打死,没有任何的反抗。

    除了跳上卡车的,桑切斯选择了向着后面逃跑,不过当他周围的战友不断的倒下之后,桑切斯知道,自己不能继续这么跑下去,继续跑下去,他会和那些战友一样,被从身后射来的子弹,打成筛子。

    余光看见雨林,桑切斯没有任何的犹豫钻进了雨林之中,他是幸运的,当桑切斯钻进雨林之后,余志乾等人已经集中火力,开始处理公路上的墨西哥士兵,不到两三分钟,公路上就已经没有能够站着的墨西哥士兵。

    桑切斯还有几名战友,依靠着树木,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们刚才背着装备跑了几百米,现在体力已经有点跟不上了,桑切斯也感觉自己的肺部火辣辣的,呼吸都有点困难。

    “不行了,休息一会,我们现在应该安全了!”

    几个士兵一边说着,一边将水壶给拿出来,猛的喝水,实在是太累了,不仅是身体累,更重要的是来自心灵的打击,这群墨西哥士兵,从未经历过如此残酷的战争,短短几分钟之内,至少有两百多名战友就永远的倒下。

    “走吧,敌人很快就追过来了!”桑切斯看着自己的战友,有些着急的催促,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隐隐约约的有些不安,这种感觉就像是小时候做坏事之后回到家门口一样,十分忐忑。

    “我走不动了,而且进入雨林了,他们就那么点人,追不到我们的!让我休息一会!”一名体型比价胖的士兵摆了摆手,这些墨西哥士兵平时就疏于训练,现在突然的剧烈运动,他们根本难以逃脱。

    “我想走了!”桑切斯没有任何的犹豫,他们想要留在这里等死,他可不想死,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抓紧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桑切斯转身就走,其余士兵看了看,有两个人站起来,追着桑切斯一起走,而其余人则有的勉强站起来,往前一步步慢慢的挪动,至于两个有些胖的士兵,则依旧没有起身。

    “哒哒哒哒……”

    桑切斯刚刚没有走开多久,又听到了密集的机枪扫射声音还有惨叫声,是从自己的左侧传来,转头看过去,被树木挡住看不清周围情况,但是却能够看见一些树木倒下的轨迹。

    “该死的,他们在扫射雨林,快跑,这些树挡不住子弹!”

    桑切斯终于知道自己不安的感觉来自哪里,雨林之中虽然有各种树木挡住自己,但是雨林之中的树木并不是十分的粗壮,大口径的机枪子弹可以轻易的将一颗颗不粗的树木打成两段,继续屠杀着躲在雨林之中的墨西哥士兵。

    “该死的,再快一点!”

    桑切斯听着周围越来越近的声音,不由得开始着急起来,看见前面有一个空地之后,毫不犹豫的直接一个飞扑趴在地上,身体死死的贴着地面,一动不动。

    “咻咻咻!”

    几发子弹从桑切斯的头顶飞过去,桑切斯这才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向身后,发现两具尸体,刚才和自己一起逃跑的战友,身体从腰部中枪,一个巨大的窟窿正在不断的流血,一些器官零碎的散落一地。

    刚一条路上的一些树木也被机枪子弹打成两截,如果不是桑切斯刚才死死的趴在地上,能现在他就变成了一具尸体。

    躲过一劫的桑切斯,在雨林之中呆了三天,三天之后,饥肠辘辘的桑切斯才敢走出雨林,而这一次战斗则成了桑切斯一辈子的阴影,退伍后桑切斯将这一次经历写成了小说《恐怖雨林》,在墨西哥引起了强烈反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