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四百五十八章 盖亚
    “医疗车来了,快!”余志乾拉开车门直接跳了下来,没有管自己手下的眼神,反正车现在到了。

    兽医看了一眼之后,虽然也好奇余志乾的车是哪里来的,但是现在救人要紧,相比于杂乱无章还有卫生无法得到保证的木屋,医疗车里的环境要干净的多,同时相对的设备,还有照明条件更加的完善。

    半个小时之后,兽医有些气喘吁吁的走了出来,看着余志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头,抢救过来了,没什么事情!”

    这时候其余的人也都醒了过来,余志乾也松了一口气,这一次任务牺牲了一个人,叫做张强,他是运气最差的一个人,一发子弹命中了脖子,余志乾给他们买了防弹衣,头盔,但是护不住脖子。

    “头!”

    严七低着头,第一次出现战友死亡,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沉重的打击,余志乾看着张强的尸体,闭上眼睛,最后缓缓张开:“将张强尸体搬上车,不能丢下兄弟在异国他乡,他的父母兄弟以后我来照顾!”

    “好!”

    “其余人,包扎一下伤口,我们去和陈云汇合!”

    这一次战斗出现人员伤亡,余志乾十分的自责,是自己的问题,如果不是自己没有准备好,张强也不会牺牲,更不会出事,指导员走到余志乾面前,轻轻的拍了拍余志乾:“不要太难过,人死不能复生,而且国内也会妥善安置的!”

    余志乾点了点头:“我知道,我要是准备的更加充分一点,就不会有这种伤亡了!”余志乾最怕面对的就是战友牺牲之后的家属,现在余志乾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去面对自己老班长的家属,每一次去,心中负担都十分的重。

    “兄弟们都能够理解,不怪你,敌人太猛了!”

    确实这一次敌人相比于之前遇到的敌人,要强很多,之前在纳米比亚打的顺风顺水,因为黑人根本不会使用什么重型武器装备,甚至连装甲车都不会开,只知道一窝蜂的往前冲,所以余志乾一直认为只要不和正规军交火,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是墨西哥的毒枭给余志乾上了一课,不仅仅是的政府军有重武器,毒枭,武装份子同样拥有。

    一共有二十多人不同程度的受伤,大多数都是擦伤,有两人的手臂受伤,弹头卡在里面需要取出来,这个需要进行手术,暂时先只是简单的处理。

    余志乾不知道这里会不会还有武装份子的援军,所以现在不敢多逗留,万一下一次再来几辆装甲车和武装直升机,余志乾这边不一定能够抵挡的住。

    伤势比较重的几个人坐在医疗车之中,其余人则在前面开路,王顺则十分调皮的跑进了仓库之中看了一眼,依旧和他之前呆着的时候一样,没有发现太大的变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一脸的疑惑。

    “怎么了?顺子!”毛三百嚼着巧克力,看向王顺,这个家伙现在有点神神秘秘。

    “我刚才在仓库里,和头一起,你都不知道头有多神奇,毒刺导弹我没有看到,医疗箱我也没有看到,更不要说那么大的一个医疗车了,头是叮当猫吗?什么都能够变出来!”

    毛三百听见之后,打了这个家伙的脑袋一下:“该问的就问,不该问的就不要问,我们老大神秘着呢!”

    毛三百心中十分不屑,这有什么神秘?我还和谢晋元一起战斗过呢,我骄傲了吗?

    王顺被毛三百拍了一下脑袋,有些不情愿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行了吧,说的你好像知道一样!”

    说完之后,王顺一步三回头的看向仓库,很想知道仓库的秘密,但是在毛三百还有指导员的催促之下,只能离开。

    走出田地,余志乾找了两辆保存还比较好的卡车,可以启动,分成两队上车之后,车辆向着雨林外围开去。

    路口陈云这边已经收到了消息,余志乾他们已经完成了任务,正在向着这边赶过来,让手下注意下,不要出现走火情况,同时不断的看着时间,等待萨帕的儿子到来。

    “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你儿子呢!”

    盖亚还没有来,陈云抓着萨帕面色有些阴沉,怀疑这个老家伙给他儿子通风报信。

    “我已经通知了,他应该在路上了,要不要我在给他打个电话!”

    “再给你二十分钟,等会我老大来了,他可没有我那么好说话,还有因为你找的萨卡德,刚才他的手下已经被我们全部都干掉了,不过我们牺牲了一名战友,所以我想你最好能够好好配合我们,不然也许老大过来一枪就将你的脑袋打爆!”

    “放心,我一定好好配合!”萨帕听到萨卡德手下已经被全部干掉之后,心中更加的慌乱,而且只牺牲了一个人,就吃掉了萨卡德那么多人,萨帕觉得不可能,别人是在骗自己,但是看自己这幅模样,也不值得别人骗就不敢开口询问真假。

    “打电话给你儿子,问问到哪里了!”

    “好,我这就打!”

    萨帕这边刚刚要打电话,盖亚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萨帕看了一眼陈云,陈云将电话放在萨帕的耳边,刚刚接通就听到盖亚的声音:“父亲,我已经到路口了,我看到你的车好像停在这里,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陈云听见之后,轻轻的挥了挥手,立刻有人慢慢的摸向了路口边缘的位置,拿出一面镜子,观察路上情况,冲着陈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示意有车辆停在马路上。

    “我就在路口,你下车走过来,前面种植园正在交火,我在等消息!”

    “啊,好!”盖亚听到之后,将电话给挂掉,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不知道自己父亲在搞什么鬼,叫自己去种植园,结果自己在路口等着自己。

    “会不会老大出了什么事情?”开车的司机看着前面停下来的车队,地面上还能够看到一些血迹,不由得有些担心的询问。

    盖亚听见之后立刻笑了起来:“别多想了,我父亲能出什么事情?兰帕德他们几个在,有谁能够近我父亲身?嫌活的不耐烦了吗?”

    “也是!”

    司机想了想确实也是这么一个道理,就不在多想,打开车门,跟在盖亚的身后,向着不远处的路口走去。

    “来了!”

    陈云接到前面传来的消息,点了点头,手下竖起了四根手指,示意一共有四个人,陈云将萨帕的嘴巴堵住,然后关上车门,走下车,拿起武器,示意手下稍微的隐藏一下自己,等待盖亚自投罗网。

    盖亚这边叼着雪茄,慢慢的走了过来,时不时的看向四周,以前他一直都是坐车经过这里,从未注意到这周围的情况,现在看看发现风景不错,十分适合车,震,下一次带着姑娘过来。

    盖亚没有任何的危机感,在这一片区域,自己只要不热萨卡德的几个儿子,自己就没有怕的人,而且自己老爹就在前面,身旁还跟着手下,根本不怕人找自己的麻烦。

    这个时候,盖亚突然想到了之前在酒吧之中和自己抢女人的那个白人,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那个白人的身手好像不错,而他后来出现的那个朋友,也挺强的,难道说是那个人找来的帮手?

    不过很快盖亚就将这个想法抛之脑后了,那个人自己后来也调查过,只是最近一段时间搬过来一个小农场主,没有什么背景,好像还挺有钱的,应该还是一个美国人,盖亚心中觉得应该是在美国人犯了什么事情逃到墨西哥来的人。

    墨西哥有很多美国逃过来的人,不要以为只有墨西哥人逃去墨西哥,同样也有很多人从美国逃到墨西哥,这些人大多数要么是商人,要么就是一些政客,在美国人出事之后,去了墨西哥找一个地方买一片地,很难被找到,盖亚见过不少,这些人有钱,但是不敢惹事,是最好的敲诈对象。

    盖亚也出于敲诈心理才和皮特一直僵持不下,根本不是因为一个女人,成年人的世界之中,又不是小说,为了一个女人打生打死,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这个道理全世界都是通用的。

    盖亚虽然是个纨绔子弟,但是不是傻子,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花那么大功夫和时间,他的目的是皮特的钱,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这一次决定是多么的错误,皮特根本就不是看起来那么人畜无害而已。

    “父亲!”

    盖亚转过弯就看见了自己老爸的车,立刻快步都坐过去,虽然他和自己老爸关系不好,但是自己该有的尊敬一定要有,作为一个纨绔子弟,这点基本常识还是会的。

    盖亚喊话没有任何人回应,这个时候盖亚也注意到了地面上的血迹,不由得有些紧张寄起来,慢慢的拿出自己的武器,但是还未来得及拿出自己的武器,就听见一阵枪声,自己身后的保镖全部都在血泊之中。

    盖亚刚刚想要转头看发生什么事情,就有一把枪指着他的脑袋,盖亚双腿立刻开始打颤,现在也不敢回头,颤抖着说:“父亲,你不要吓我,我,我,我什么都没有做!”

    到现在盖亚也认为是自己父亲要惩罚自己,不过身后的人并没有回话,而是推着盖亚往前走,来到一辆车前面:“你父亲在里面呢,父子团员了!”

    说完拉开车门,盖亚看见了被五花大绑的父亲,不由得愣住了,自己的父亲被人绑住了,盖亚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怎么回事,自己的父亲怎么会在这里?

    陈云将盖亚丢进车里,这个时候,盖亚才看清楚绑自己的过来的人是谁,一个黄种人,盯着陈云开口:“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你现在放了我们,我和我父亲不会计较这件事!”

    陈云听见之后立刻笑了起来:“墨西哥也一样吗,遇到这种事情就是放狠话吗?不追究我们,听听你父亲怎么说吧!”

    说完之后,松开了萨帕的嘴巴,萨帕这个时候终于能够说话了,盯着自己的儿子,还没有开口,盖亚先开口:“父亲,我……”

    “混蛋,你自己做了什么好事,我现在管不了你,这位先生,我儿子已经来了,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如果可的话,你给我一把枪,我来亲手杀掉这个家伙!”

    盖亚盯着自己的父亲,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会说出这种话,要亲手杀掉自己,蹬着腿往后,他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这一定是骗局,自己一定要冷静。

    “父亲你疯了,你要杀了我?”

    “我没有疯,不杀了你,我们都活不了,这位先生你觉得怎么样?”

    陈云听见之后,笑了笑,摆了摆手:“这个轮不到你来处理,等我们老大来处理就可以了!”

    “好!”萨帕盯着自己的儿子:“你好好的想一想你最近都得罪了什么人,如果我被你害死了,我到了地狱之中也会拉着你的,我的孩子!”

    盖亚现在终于怕了,开始求饶:“父亲,我是你儿子,你不能这样,我最近,我最近,我最近只是打死了两个偷我们的货的,还有,还有一个从美国逃过来的人,我想要他的钱,除了这些我什么事情都没干,其余就是欺负一下站街女,哦,对了,还有……”

    盖亚倒豆子一样将自己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这个家伙从他供述的事情来说,总体还好,只是欺负了一下普通人,没有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情,萨帕听完之后,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不由得皱着眉头梳理了一遍:“你说你欺负一个逃过来的美国人,具体和我说一说!”

    “就是一个叫做皮特的人,我发现他最近刚来,有点钱,买了一块地,穿的用的都挺好的,我想要讹诈一笔,但是他还有他一个朋友干掉了我几个手下……”

    说到这里的时候,萨帕已经明白了,肯定就是这个,普通人能毫不犹豫的杀掉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