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四百三十五章 中心开花
    “打!”

    当照明弹彻底熄灭,天空重归于黑暗的时候,余志乾下达了开火的命令。

    十个机枪阵地,同一时间亮出了自己的爪牙,十挺机枪,十米一座机枪,对着前面窄小的路口。

    日本人士兵在照明弹落下之后,原本日本士兵利用照明弹消失的空隙,一鼓作气直接冲入阻击阵地,重新夺回指挥部。

    只不过照明弹刚刚消失,日本人刚刚决定进行密集冲锋,中国军队这边已经做好了准备,十挺机枪同一时间开火,一片一片的日本人如同被割麦子一样的倒了下去。

    “板载!”

    即便如此,日本人依旧在疯狂的进攻,想要冲破中国军队的封锁线,日本人的三板斧头用的差不多,仓促时间他们根本没有时间组建炮兵阵地,挨个挨个的敲掉机枪阵地。

    “照明弹!”

    二十秒之后,余志乾大吼一声,两枚照明弹升空,再一次的将整片大地给照亮,余志乾等人前面有成片的日本人倒下,粗略的看了一眼,刚才的二十秒之中有两三百名日本人在阵地前被打成了一截一截。

    日本人的密集冲锋,使用是三三冲锋制,虽然说是密集冲锋,密度不是黑压压的一片到处都是人,只是现在日本人的退路被余志乾堵住,后面还有如狼似虎的追兵,日本人想要活命,只能够从余志乾等人这边强行突破。

    “板载!”

    日本人不要命起来是真的不要命,成片的人倒下去之后,日本人字再一次的发动了冲锋,他们身后的追兵,孙元良的手下已经突破了第一大队的防守,已经和日本人开始近距离的交火。

    三个大队,两千多名日本士兵现在集中在了一个不到两公里长,几百米宽的道路上。

    左右两侧,一边是湖,一边是江,两头被死死的掐在了中间,唯有打通身后的通道才有活命的可能。

    身后孙元良部队已经咬住了日本人,八十八师和八十七师的士兵难得一见的精诚合作,两个营的士兵死死的跟在日本人身后,前面的士兵倒下,后面的兄弟就毫不犹豫冲上去,日本士兵来不及修建机枪阵地,只有步枪和轻机枪。

    一人倒下之后,利用日本士兵拉动枪栓的间隙,士兵缩短和日本士兵的距离,有些士兵直接一个飞扑将日本士兵死死的压在自己的身下,哪怕被刺刀洞穿了自己的腹部,依旧死死的压住日本人,不松手。

    不畏死的进攻之下,日本人已经断后的防线被接连突破,最箭头的部队已经突入日本腹部,就要插入几个日本大队长,组建的临时指挥部之中。

    “报!”

    “说!”

    “三营电报!”

    “念!”

    参谋看着电报,缓缓的开口:“我部已经冲到日本人中间位置,四周所见皆为日本士兵,我部已无撤退之可能,请求向我部位置开炮,并祝胜利!”

    孙元良听见之后,一拳头锤在桌子上:“三营情况已经这么糟糕了吗?”

    参谋低着头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又有一名参谋拿着一份电报走了进来:“三营电报!”

    “念!”

    “我部伤亡殆尽,向我部开炮!向我部开炮!”

    远处,距离日本临时指挥部还有大致一百多米的距离大概有二百多名中国君度士兵,背靠着背,以一段洼地为中心区域,和日本人正在激烈交火。

    周围都是日本士兵,三营之前追击的时候,太过于突入,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进入被日本人包围。

    “营长,顶不住了,兄弟们顶不住了!鬼子太多了,杀不过来,我们撤吧!”

    一名副连长,浑身是血站起来,看向四周,几乎用哭的方式对着三营长大喊。

    “撤去哪里撤,周围都是鬼子,援军马上就来了兄弟们,鬼子撑不住了,兄弟们顶住了,我们的支援马上就来了!”

    三营长一边大喊一边不断的提醒着周围的士兵,自己则拿着手枪,不断的将接近的日本士兵击毙。

    指挥部之中,孙元良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拳头,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思考了一会之后,缓缓的开口:“开炮!”

    参谋长得到命令之后,迅速的离开了指挥部,将命令传达到了炮兵阵地之中。

    一分钟之后,炮兵阵地准备完毕。

    “放!”

    “放!”

    十多门山炮几乎在同一时间发出了怒吼声,炮弹向着目标位置飞去,正在战斗的三营长听到身后传来的炮击声音,嘴角突然的露出了笑容:“兄弟们,希望你们不要怪我!”

    “轰!”

    “轰!”

    “轰!”

    几发炮弹落在了三营周围的区域,包围三营的日本士兵一枚炮弹,可以清空一片,十几发炮弹之后,三营原本的位置,包括三营士兵在内,死伤惨重。

    “营长,炮兵那群孙子不长眼睛,我们都炸!”

    一个断了手臂的连长爬到三营长旁边,一脸的愤怒,三营长笑了笑:“这就是我们的援军,怎么样,鬼子死了多少!”

    连长听见之后愣了一下,明白了三营长的意思:“鬼子死了一片,我们兄弟也倒了不少!”

    “这就够了,524团兄弟之前给了我们一条活路,要不是他们在苏州河拖住了鬼子,我们早就被鬼子吃了,现在是该将命还给他们的时候了,临死之前还能带走这么多鬼子,值得了!”

    连长听见之后,点了点头:“值得了,要是能将这群鬼子全部都吃掉,那就更值了!”

    说完之后,就看见又有一群鬼子向着这边冲了过来,连长将几枚已经捆好的手雷夹在自己的腋下:“营长,我老周先走一步了!”

    说完之后,用自己仅剩的一只手将身体撑起来,往前一滚,翻滚着往前,断臂流出的血,将周围的土地染红,周连长的意识已经开始变得模糊,但是看着越来越近的鬼子,还有身上中枪的痛感,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力气,将这一捆手雷引线拉开。

    “轰!”

    爆炸声结束,不远处多了一个大坑,两侧多了一些日本士兵尸体,而爆炸中心的周连长则看不到任何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