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四百一十八章 五日
    三日后,四行仓库楼顶。

    现在四行仓库的楼顶已经不是顶楼,而是以前的五楼,至于五楼以上的地方,已经全部被疯狂的日本人炸掉,就剩下一片废墟。

    不过青天白日旗,依旧在四行仓库大楼顶部飘扬,虽然已经残破,但是却依旧屹立不倒在四行仓库楼顶。

    日本人已经疯狂进攻了五天,整整五天的时间,前两天日本人的进攻还有一些休息的时间,但是现在,日本人进攻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每打退一波进攻之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日本人就会发动新一次的进攻。

    夕阳西下,现在的四行仓库已经变了一个模样,很多上海人从苏州河对岸看过去,整个四行仓库好像矮了一截,但是在上海人眼中,四行仓库现在十分的高大,就像是一个巨人,他们心中的精神巨人。

    就是这个巨人,在他们的面前,打退了一次又一次的敌人的进攻,顽强的击毙了一名又一名日本人,让日本人至今都不能够完全的占领上海。

    欧美的报纸的头条刊登了四行仓库守军的英勇事迹,在欧美这些国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这个时代的欧美人,崇尚英雄。

    而四行仓库的守军,在上海沦陷之后,以八百人之数,阻拦了三十万日本人进攻五天五夜。

    没有援军,没有炮火支援,面对装备好于自己数倍,拥有着飞机,大炮,坦克等等各种优势装备的日本人,顽强抵抗,击毙一万多人。

    一切的一切,都符合欧美人对于英雄的定义,甚至说,在欧美人眼中,这一支部队,就是英雄的化身。

    而国内的几个大报纸,则是使用,上海还未陷落这几个字作为巨大的标题,详细的介绍了这一支部队。

    而蒋校长,也在第三天发来嘉奖令,524团所有人全部提升一级,谢晋元提升为少将,余志乾同样也是了少将,不过现在还未撤退,余志乾没有看到将星是什么样子。

    日本人之所以疯狂的进攻,和松井石根的死不无关系,但是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在庆功宴上,还死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人物,朝香宫鸠彦。

    朝香宫鸠彦这个名字曾经出现在教科书之中,是大屠杀的元凶之一,也是日本的亲王。

    他是伏见宫邦家亲王之孙、久迩宫朝彦亲王第八子、昭和天皇裕仁的叔父,被明治天皇赐与朝香宫的宫号。

    历史上的朝香宫鸠彦王1910年与明治天皇的皇女富美宫允子内亲王结婚,曾就读于日本陆军军官学校、日本陆军大学,于1922年去法国留学。

    回日本后,历任第一步兵旅团旅团长、近卫师团长、军事参议官等职务。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曾接替松井石根担任上海派遣军司令,就是他颁布了“杀掉全部俘获人员”的命令,酿成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后晋升为陆军大将。因是日本皇族,战后逃脱了审判。并脱离皇籍改名朝香鸠彦,1981年4月12日病死,终年94岁。

    按照历史轨迹,这个人应该是的今年的十二月份,来接替的松井石根,成为了新的上海派遣军司令员,但是现在他已经来到了上海处理事务。

    这个时候的朝香宫鸠彦王被松井石根邀请参加庆功宴,作为最后的重要嘉宾出场,这也是松井石根为什么要再一次上台,就是在准备介绍的时候,被余志乾偷袭得手。

    朝香宫鸠彦王死亡比松井石根死亡更加让日本人接受不了,日本陆军大臣在松井石根和朝香宫鸠彦王死亡的晚上,接受了天皇的召见,被天皇痛批一顿之后,回到陆军司令部。

    上海派遣军的司令员的死亡,让陆军总部需要重新选举一个司令员,而这个时候,陆军达成知道上海还有一个地方没有被占领,下达了一道命令,大概的意思,就是如果那个师团能够拿下四行仓库,谁就会是新的上海派遣军司令。

    日本这边的地震还未结束,日本派遣军司令员和亲王的死亡已经被消息灵通的记者报道出去,与此同时,也报道了出去昨天死亡的大使和一些领事。

    一共有五个国家大使和领事牺牲还有十多个国家的大使和领事受伤,几乎所有被波及的国家,都向着日本发出了外交照面,需要一个解释,日本人现在基本上每天都在道歉和抓捕凶手。

    现在的上海,除了四行仓库周围有越来越多的师团,联队开过来,其余的地方,随处可见的就是一队队日本士兵。

    这些日本士兵在街道上到处巡逻,寻找任何一个可能有问题的地方,大肆抓捕任何有嫌疑的人,可以说现在日本人已经陷入了一种疯狂的状态,到处抓人,到处找人,本着宁可错抓一千,不能错抓一个的思想,整个上海都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

    外界变化再大,都和四行仓库里的守军没有任何关系,在日本陆军总部下达了命令之后,四行仓库的枪炮声就没有停止过。

    第三天的时候,不是101师团的部队,重藤支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向着四行仓库发起了进攻,但是他们进攻的效果比101师团还要差。

    101师团和余志乾等人已经打了两天,总结出了不少的办法,但是重藤支队上来之后,就按照传统的进攻中国军队方式,三板斧的进攻。

    他们第一轮进攻就遭到了四行仓库守军的迎头痛击,两侧的火力包夹,加上正面的机枪扫射,进门之后的排队枪毙。

    第一次进攻的重藤支队,只是摸到了四行仓库的大门,就被四行仓库守军打的溃不成军,一群接着一群倒了下去,一千多人的进攻部队,最终成功撤退回去的,连两百人都不到。

    第二次进攻重藤支队吸取了经验,想到了一个新的办法,就是让士兵冲到四行仓库的楼下位置,人数足够之后,统一的冲入四行仓库之中。

    但是这一次,他们又打错了算盘,101师团被手榴弹支配的恐惧,再一次的让重藤支队品尝到,第二次进攻,重藤支队留下了五六百具尸体。

    第一波进攻结束之后,日本人之后的进攻可以说是用疯狂的来形容,几乎快要做到了无间隙的进攻。

    日本人一共有四五次攻入了四行仓库之中,但是每一次都被顽强的打退,不过四行仓库的守军伤亡数量却远远的高于历史数据。

    “伤亡统计出来了吗?”站在楼顶,余志乾抽着烟,身上还有好几处伤口,这些伤口都是这些天留下来的,所有人都受伤了,谢晋元一只手臂也受伤,腿也受了伤。

    这些都是轻伤,毛三百这个胖子,脑袋上被剃了毛,差一点被爆头,子弹擦着他的脑皮飞了过去,如果不是余志乾强行按了下来,可能现在毛三百这个人可能就真的成为了死胖子。

    陈云还好一点,就是手臂上多了一道伤口,是被鬼子的刺刀给刺伤的,之前和鬼子进行拼刺刀的时候留下来的。

    戴强最为幸运,因为他作为一个狙击手,所以只是稍微的擦伤,别的没有太大的问题。

    赵德汉也算是运气不错,肩胛骨中了一枪,但是被防弹衣挡了下来,而腿上则被鬼子刺了一刀,包扎好之后,走路一瘸一拐。

    之前严七,伤势已经恢复能够下床走路,之前日本人毒气弹进攻的时候,严七因为用的是余志乾带来的紧急急救包,里面用的材料比别的普通伤兵用的纱布要好一些,虽然也被毒气弹感染,但是严七却没有如同其他伤病一样的碰触伤口,所以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

    谢晋元掉了一根烟,依靠着墙壁,抽着烟,双眼有些无神的看着远处,缓缓的点了点头:“统计出来了!”

    “多少?”

    谢晋元重重的吐了一口烟圈:“牺牲了一百五十六人,重伤三十七人,其余的全部轻伤!”

    余志乾听见之后,头也低了下来,重重的吸了一口气:“伤亡这么多吗?”

    “是的!”

    牺牲了一百多人,比历史上要多很多,余志乾知道这些都是自己带来的,用力的拍了拍谢晋元的肩膀:“这些都是我的问题,如果不是我的话,这些兄弟也不会牺牲!”

    谢晋元摇了摇头:“长官,不怪你,我和所有的兄弟们都不怪你,你让我们多少了多少鬼子?如果没有你,我们会只杀二百多人,你看现在下面堆砌着的鬼子的尸体,最起码有一万人,一万人,长官!”

    “别叫我长官了,你也是少将了!”

    谢晋元摇了摇头:“长官,你就是我的长官,日本人入侵上海,一共牺牲了多少人?有一万人吧,也许有吧,我们一个团的人,击毙的数量赶上了百万大军,兄弟们死了以后到地下,去面对别的战友,面对列祖列宗,都能够竖起自己的大拇指,说一个字,值!”

    谢晋元说的很激动,不断的用手比划着,余志乾看着他,知道他心中想什么,谢晋元狠狠的将烟头丢在地上:“狗日的小鬼子,长官,你知道吗?牺牲的最小的只有十七岁,他还是一个孩子啊!”

    十七岁的孩子叫做狗子,余志乾脑海之中出现了在常德之中遇到的二狗子,两人都叫狗子,狗子这个名字在现在这一片中国的土地上随处可见,贱名好养活。

    但是两个狗子,都是英雄,值得被纪念。

    谢晋元在痛苦,老天爷也好像不愿意看到这个英雄落泪,太阳缓缓的向着西边落下山去,最终天边被渲染成了一片金红色。

    从四行仓库往外看去,见到的不是土地,不是废墟,而是一地,一地的尸体,密密麻麻,根本数不过来,有多少日本人倒在了这一片仓库面前,没有人知道,可能只有日本人战后进行统计才知道。

    鲜红的鲜血,暗红色的血块,还有时不时传来的一阵阵痛苦的惨叫着,让所有在这周边的人,感觉到这里不是人间,而是地狱,最为血腥的十八层地狱。

    四行仓库一楼的位置,被日本人用大量的炸药包炸开了大洞,那个地方曾经几度易手,余志乾,谢晋元都曾经带着人,在哪里和日本人进行血腥,残酷的肉搏战。

    最后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将日本人堵在了门外,让这座四行仓库,成为日本人永远都抹不去的梦魇。

    而这几天不断的有人混入周围,拍摄了四行仓库周围的画面,遍地的尸体,散落的日本国旗,还有楼顶一直飘扬的青天白日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像是日本这一次入侵中国一样,注定是徒劳无功。

    四行仓库里的守军,每一个人现在都可以说是筋疲力尽,甚至弹药早就已经打完,不过没有关系,周围全部都是尸体,只需要推开尸体,就可以从日本人身上找到自己要的弹药,手雷。

    不过后期日本人发起了决死冲锋,往前冲锋的人身上只带十多发子弹,不带手雷,不带食物,就是刺刀,倒在冲锋的路上,让仓库里的守军拿不到任何的物资补给,冲进仓库,也不会有几发子弹剩余。

    但是即使这样,仓库依旧还在余志乾等人的手中,没有被日本人占领。

    河对岸观战的民众,现在已经发不出欢呼声,他们都在默默的给四行仓库的守军祈福,希望这里的将士可以成为天兵天将,踩着云彩离开这里,不要在坚持了。

    甚至对面还有人打出了长长的横幅,劝谢晋元和余志乾撤退,说他们已经做的很好。

    余志乾不愿意撤退,谢晋元也不愿意撤退,所有士兵都不愿因,所有人官兵现在脑海之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可以多少几个鬼子,这样的话,以后在战场上中国军队面临的敌人就会少一个,压力就会减轻一点,也许就能够打一场大的胜仗。

    不过今天已经是第五天结束,谢晋元接到了三道命令撤退,而余志乾的任务时间也超过了半天。

    援无,弹尽,粮绝,也是时候撤退,带领四行仓库这群兄弟,突出重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