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四百零八章 抓舌头
    真的,余志乾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变态的要求,要自己对着他的胸口开枪,作为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阳光里的社会主义大好青年,本着助人为乐的精神,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砰!”

    当余志乾扣下扳机,子弹穿过这个小队长的胸膛的时候,这个可能叫做川崎的小队长手下依旧在放肆的大笑着,不过当听见枪声之后,看见自己的小队长缓缓的倒下时候,张大了眼睛,愣在了原地,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敢真的开枪了。

    “八嘎,你居然敢开枪!”

    “他打死了队长!”

    这群士兵被余志乾吓到了,到现在还没有想起拿起武器,余志乾冷笑一声,一枪又将另外一名日本士兵打死,而毛三百等人,也都毫不犹豫的开枪,一群日本士兵全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余志乾缓缓的走到其中过一个还没有死透的日本士兵面前,一脚将他的武器踢到一旁:“喂,现在还敢笑吗?”

    “你会上军事法庭的!”

    余志乾笑了笑,蹲下身体:“你想死吗?”

    “不想!”

    “那好,你告诉我指挥部在哪里,我就不杀你,我要去投诉你们这群混蛋,居然敢嘲笑我们这些在前线英勇杀敌的人!”

    这名日本士兵听见这句话之后,先是愣了一下,谨记着张大嘴巴冲着余志乾大吼:“你不是帝国勇士,支那人!”

    余志乾知道自己可能问不出来,将他的匕首拿出来,插入他的胸膛,然后用力一拧:“支那人,支那人叫的很爽是吧!”感觉还未过瘾,余志乾又逆时针的转动一下。

    起身之后,余志乾看向毛三百等人:“我刚才那个问题很白痴吗?为什么这个小鬼子一听就知道我们是伪装的!”

    毛三百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长官,你能不能用点脑子,小鬼子也是有智商的,有那个士兵不知道指挥部在哪里的?”

    “对啊,而且你刚才的那个发音也不对!”

    “还有,头,鬼子虽然下克上严重,部队之中也相互有斗殴,但是开枪还是很少的!”

    “……”

    余志乾无奈的摊了摊手:“第一次装日本人,经验不足!”

    “走吧,等会应该会有别的巡逻队来查看情况!”

    “嗯!”

    往前走了没有几分钟,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这一次轮到前面的人询问余志乾等人:“喂,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川崎小队!”

    “呦西,原来是川崎小队,川崎君呢!”

    “川崎君今天身体不舒服,没有出来巡逻!”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听到这里有枪声传来!”

    正常交流了几句之后,对面的日本巡逻小队出现在了余志乾的视野之中,虽然余志乾等人打扮的十分怪异,但是纯正的日语,依旧没有引起任何的怀疑。

    “刚才发现了几个中国人,我们练习了一下枪法,结果没有打中!”

    听到余志乾的解释之后,小队长脸色一变:“八嘎,你不知道司令官阁下今天要开庆功宴吗?不能够轻易开枪,如果打扰到了司令员,你就等着切腹自尽吧!”

    余志乾听到这个日本军官的话之后,眼睛一亮,立正鞠了一躬:“哈衣,我知道错了,我一定会注意!”

    但是余志乾的手指,却轻轻的挥一挥,示意毛三百等人准备动手,毛三百等人接收到了余志乾的信号,轻轻的将自己装了消音器的手枪给拿了出来,瞄了过去。

    一阵轻微的枪声响起之后,这一队日本士兵只剩下这一名日本军官还活着,其余士兵全部被击毙,这名士兵则惊恐的看着余志乾等人,左手有些颤抖伸向自己的手枪盒,准备拿出自己的手枪。

    “咻!”

    一声轻微的枪声响起,一发子弹一枪打在的这名军官的手臂上,余志乾一挥手,身旁的毛三百还有的赵德汉立刻如狼似虎的冲了过去,一人架着他的一条胳膊。

    “走,这边!”

    余志乾带着这名日本军官,在小巷之中转了半天之后,选择了一户人家,用力的推了推发现房门紧锁,看了一眼陈云,陈云用力的一脚将门踹开。

    一个老式的中国建,类似于四合院差不多,进门之后,是一个小院子,小院子里有几个不同的房子,余志乾看了看,指了指正中间的屋子:“带过去,戴强,注意点!”

    “好!”

    正屋子的门一推就开,余志乾进屋之后,就听到里面有细微的声音,立刻拿出战术手电,慢慢的照射过去,屋子角落里,一个大概四十多岁的中间人,身后有一个差不多年纪的中年妇女还有两个孩子,正紧张的躲在躲在角落之中。

    看见余志乾照过来之后,一群人脸上都挂着惊恐的表情看着余志乾,这个男人反应快一点,从口袋之中掏出银元:“老总,老总,求求你们放过我们,这点钱,您拿去抽烟,抽烟!”

    余志乾看了一眼,这家人院子不小,屋子看起来也还算不错,但是穿着却破破烂烂,院子估计是祖上传来的,这个世道,让不少祖上不错的人家都已经没落。

    余志乾摆了摆手:“不用,我不是日本人,中国军人,借用你们家的房子审一下日本俘虏!”

    听到余志乾说着纯正的中国话,这个男人有些半信半疑的看着,余志乾对着女人后面的孩子做出了一个手势:“孩子们,不要怕,你们在这里不要乱动!”

    “行,行,长官,我们不乱动!”

    余志乾点了点头,回到了毛三百等人的位置,蹲在这名日本军官的面前:“我呢这个人也比较好说话,只要你说出我想要的东西,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不然的话,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名军官盯着余志乾,吐了一口口水:“大日本帝国皇军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余志乾听见之后,直接一匕首插在了这个家伙的手掌上:“你们大日本帝国的皇军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呢,如果你不配合我,我就将你的手指一个一个的剁下来!”

    听到余志乾的话,这名日本军官再一次的吐了一口口水,不削的看着余志乾,余志乾示意毛三百一眼,这个家伙立刻拿出匕首:“你说不说,不说我连你的脚指头也给剁了!”

    余志乾现在想将毛三百给剁了,这个家伙简直就是智商的重灾区,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情绪稳定一下:“我的意思是你将他的嘴巴给捂住了,不要发出声,不然的话会吓到小朋友的!”

    “啊,哦,知道了!”

    毛三百听到余志乾话之后,将匕首给收了起来,然后用手捂住这名日本军官的嘴巴,余志乾手中的匕首用力的一切,直接将这名日本军官的小拇指给切了下来。

    切手指这种痛苦,很多人在电视剧上看到,但是真的很痛,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这名军官疯了一样的挣扎,但是不论是从体型还是从各个方面,他都不是毛三百的对手,根本没有可能挣扎赢。

    余志乾将他的小拇指拿起来,在这名军官的眼前晃悠了一下:“你确定你要硬抗?我肯定会杀了你,但是如果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东西,我会一枪打死你,你也不会这么痛苦,不然话!”

    余志乾说到这里又将目光看向了这名军官的第二根手指。

    示意毛三百松开他的嘴巴,这名军官,对着余志乾破口大骂,余志乾听见之后,冷哼一声,用日本继续说话;“看起来你好像不信我能够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是吧,那行,我们可以试一试!”

    说完并没有对他的手指下手,而是缓缓的用日语讲解:“在我们中国国代有一种刑法,叫做剥皮,就是说将一个人的人皮给剥下来,就这样一点点的慢慢的撕下来!”

    一边说着,余志乾从这个军官的伤口处,开了一个三角形的缺口,然后匕首轻轻一挑,挑出一小块皮,但是动作停了一下:“哦对了,这个刑法最后呢,会将你的头皮一点点的撕裂开来,然后将你的脑袋砍下来,怎么样?想不想试一试!”

    世界上没有铁人,胆子再大的人也有害怕的东西,这名日本军官本身已经抱着必死的心态,但是听见余志乾形容之后,依旧吞了吞口水,被吓得连痛都忘记。

    没办法,余志乾说的实在是太吓人了,特别是砍头,吓唬这个时候日本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砍头,因为这个时候日本人相信,脑袋被砍下来之后,会变成恶灵,无法转世。

    余志乾给毛三百使了一个颜色,毛三百这一次没有理会错,轻轻的松开了这名日本军官的嘴巴,余志乾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才对,配合的话,你就不会有什么痛苦!”

    说完之后,余志乾点燃一根烟,看向日本军官:“要不要来一根!”

    “可以!”

    余志乾递了一根过去,这名日本军官一只手被枪打,一只手被割下了一根小拇指,只能够叼着,然后颤抖着用被切下小拇指的手取下香烟,看向余志乾:“你不是大日本帝国的人?”

    “我很像吗?”

    “你说话带着广岛的口音!我以为你和我是一个地方的!”

    “不是,地地道道中国人,不过广岛不是一个好地方,我想我们也没有那么多废话,你也不用拖着我,等待有人能够发现你,我的问题很简单,第一,你们现在司令部在什么地方!”

    “在日本银行附近!”

    “就是以前你们的领事馆?”

    这名军官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只知道,是一家银行,我还是听我的大队长说的!”

    “很好,感谢你的配合,第二个问题,就是你们司令官松井石根,今天要做什么!”

    听到余志乾没有探听别的秘密,反而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之后,这名军官好像舒了一口气:“他要准备庆功宴,邀请了很多社会名流,今天整个上海都在戒严!”

    “哦,在哪里?”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余志乾亮了亮自己的匕首,这名军官抽了一口烟:“我只是一个小队长,我也没有资格去参加这种宴会,所以我不知道!”

    余志乾看向赵德汉:“他说他不知道松井石根准备的庆功宴在哪里,你说他像不像在说假话!”

    赵德汉摇了摇头:“看不出来!”

    “你真的不知道?”

    这名日本军官笑了笑,只是因为伤口太痛,笑的比哭还要难看:“我都这样了,我撒谎有必要吗?”

    余志乾看着这名日本军官,不断的盘算着这个家伙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就在这个时候,屋子里传来一个颤抖着的声音:“长官,你是不是想问日本人准备庆功宴在哪里举行?”

    余志乾转头看过去,就见角落里的那个中年男子颤抖着举着手,看见余志乾望过来之后,立刻又缩回去坐了下来。

    “老乡,你别怕,你知道松井石根要在哪里举行庆功宴吗?”

    这名老乡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那个松井石根是谁,不过我知道日本人今天戒严了和平饭店周围的街道,我有几个老伙计,今天本来准备出去买点吃的,但是走到和平饭店前面几条路,被几个狗汉奸给打了一顿,还说,这边是日本皇军晚上举办晚宴的地方,不准他这种人过去!我不知道是不是长官你要找的地方!”

    余志乾听见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是的,就是我要找的地方,和平饭店,好地方!”说完之后看向这名日本军官:“你说谎了,连伪军都知道,要在和平饭店举行庆功宴,你居然不知道?你一个军官地位还不如伪军!”

    “¥%……”这名日本军官骂了一阵子脏话之后,缓缓的低下了头。

    余志乾看着他:“既然你说谎了,那就也不要怪我不信守承诺,本来呢,我准备给你一个痛快,现在!”

    毛三百明白余志乾意思,一把捂住他的嘴巴,当余志乾走出来的时候,毛三百拎着一个无头尸体,赵德汉拎着一个布包。

    ps:最近比较忙,一直一章4000字,明天后天加更!~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