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三百九十章 劝降
    一楼内,余志乾带着谢晋元,等待着那个叫做渡边的人过来。

    几分钟之后,渡边带着自己的手下,有些紧张的走进四行仓库之中,偷偷的打量着四周,发现除了面前一片亮着光的区域能够看的稍微清楚一点之外,周围一片漆黑,但是能够感受到黑夜之中有无数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

    “你们好,我叫渡边之助,很高兴见到你们,我代表我们伊东正喜中将过来和你们聊一聊!”

    渡边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余志乾还有谢晋元,谢晋元的照片他看过,知道是这支军队的最高军官,524团团长,以日本情报能力,中国军队内部的消息在他们手中就像是没有秘密一样,想要什么情报都可以轻松的搞到。

    但是看到余志乾,谢晋元隐隐约约的落后余志乾半步,看来自己面前这位才是最高指挥官,不由得骂一句情报科的人,提供了错误情报。

    “你好,余志乾!”余志乾说完之后伸出手,渡边之助和余志乾握了一下,仔细的打量了一会面前这个穿着奇装异服的军官:“余先生,不知道在军中任何职?”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来做什么。说清楚就可以了!”余志乾盯着面前的渡边,好像这个姓氏在日本还挺常见的,以前看的日剧里经常会出现什么渡边什么的,用来祭旗的话,是一个不错选择,就是不知道他的脑袋自己一刀砍下去会怎么样!

    你永远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人脑袋里想什么,现在的渡边绝对想不到,余志乾现在盘算着的是如何砍下他的脑袋,轻轻的咳嗽一声:“我们将军阁下想让我告诉各位,你们已经是上海最后一支中国军队,你们已经是一支孤军,抵抗下去意义不大!”

    “我们在上海有三十万人,而你们只有八百人,甚至八百人都没有,抵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你们都还年轻还有家人,我们将军对于你们的勇敢是认同的,希望你们可以放下武器,只要你们放弃抵抗,我们绝对会妥善安置你们,并且让你们担任上海警察局局长,而诸位战士也可以继续当警察维持上海的秩序!”

    这些东西都是渡边瞎编出来的,那个叫做什么伊东正喜的家伙根本没有这么说过,但是只要这群中国军人放下武器,自己想怎么拿捏他们还不是自己说的算?

    余志乾脸上始终挂着笑容听着渡边说话,一直等到渡边说完之后,才缓缓开口:“想让我们放弃抵抗也可以,你们日本人撤上海就可以!”

    “纳尼?”

    “哦,你可能没有听清楚,我的意思就是,想要我们投降可以,就是你们,还有所谓的三十万日军,退出上海,我们就不抵抗了!”

    渡边这一次听清楚了,原本还挂着笑容的脸上,突然的阴沉了下来:“余先生,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我们会在一个小时之后,就可以踏平你们这里,你们谁也活不了!”

    余志乾听见笑了起来,看向周围,还有围观的士兵:“他在威胁我们?兄弟们,小鬼子说一个小时消灭我们,可能吗?”

    “不可能!”

    “哈哈哈,小鬼子尽管来,来多少,我们杀多少!”

    一群士兵无情的嘲讽着渡边,渡边脸色有些难看,余志乾往前一步拍了拍渡边肩膀:“你回去告诉,不对,你回不去了,那个你还有你,回去告诉那个什么伊东正狗的家伙,要战,那就战,我在四行仓库等着他!有本事亲自过来!”

    渡边想要挣脱余志乾的手,但是发现自己的力气根本不够,余志乾就像是一个欺负幼儿园学生的高中生一样,根本不松手,渡边有些着急:“你们中国不是有句古话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你要做什么?”

    余志乾笑了起来:“没想到小鬼子还知道我们中国人的规矩,那你知道什么叫做兵不厌诈?既然来了,就留下来吧,你们两个滚回去,告诉那个什么狗屁中将,明天早上,我要用这个家伙的狗头来祭奠那些被你们杀死的中国军人,他要有本事,尽管过来,明日太阳升起的时候,就是这个家伙丧命之时!”

    说完之后,立刻有两名士兵将另外两个人往外赶,两个人被吓得走的飞快,有一个甚至没有站稳,一脚踩空,跪在了地上,最后有迅速的爬起来,向着四行仓库外面跑去。

    “哈哈哈哈!”

    “小鬼子,走慢点,天黑路滑!”

    看着狼狈跑出去的日本人,一楼的士兵都笑了起来,余志乾看了看面前的渡边:“好了,今晚可能是最后一个夜晚了,老谢,带着人,将他看好了,明天早上升旗时候,将这个家伙脑袋砍下来!”

    渡边能够听到余志乾的话,特别是那一句砍下脑袋,让他整个人都有点颤抖,对于日本人来说,最怕的是什么?不是切腹,而是被砍下脑袋。

    “你们最好不要杀我,杀了我们,你们没有一个人能够活下去!”渡边不想死,还想要做最后的努力,不断的游说者,余志乾用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再告诉你一句,我们这群人接下任务的时候,就没有准备活着!带走!”

    “是!”

    很快渡边就被人带到四楼位置开始看押,而逃出去的两个日本人,一路狼狈的跑回了日本人的指挥所之中,伊东正喜正在安排作战计划,听人汇报他们回来之后,立刻接见。

    “情况怎么样?渡边呢?”

    “将军阁下,四行仓库里的中国军官将渡边扣了下来,他说,他说!”

    “说什么!”

    “说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就要将渡边脑袋砍下来,祭奠他们的同胞还有战友!”

    “该死!”

    伊东正喜一拳头砸在桌子上,面色冷峻:“这群该死的家伙,加藤君,你去附近抓一些中国人来,让他们给我们挡子弹,掩护我们进攻!”

    加藤听见之后立刻站了出来:“将军,不能这么做,现在周围到处都是国际记者还有别的国家武官等人,如果我们抓捕平民的话,明天我们就会成为国际头条,这样的话,会恶化我们在国际形象,将军,不能这么做!”

    “那使用特种弹呢!”

    日本人对于特种弹的使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小国寡民的日本人,总喜欢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毒气弹这玩意从他们知道开始,就一直在研究,而且经常在战场上偷偷使用,淞沪会战的时候就用过很多次,比如罗店争夺战的时候。

    “将军特种弹也最好不要使用,这里毕竟是上海市区,隔壁就是英国人的租借,我们需要考虑到影响!”

    伊东正喜听着手下的汇报,脸色越来越难看,这也不能,那也不能,只能够强攻一条路,但是四行仓库前面的开阔地就那么大,想要进攻,基本上就要靠着士兵的性命去填!

    “那就传令陆前三兵卫,让他的101联队立刻进攻四行仓库,天亮之前,务必拿下仓库,不然的话,就切腹自尽,以谢天皇!”

    “哈衣!”

    命令很快就下达出去,日本步兵第101联队,联队长陆前三兵卫坐在一间屋子之中,指挥刀横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双眼紧闭,下面坐着他联队的各个大队大队长。

    当手下将命令读完之后,陆前三兵卫猛的张开眼睛:“田中,上野,你们两个大队负责主动,现在已经天黑,先摸进中国军队一百米范围之内再进行冲锋,上原大队,你们负责后面的阵地修葺,务必要在距离中国军队还有两百米到三百米范围之内,修建好机枪阵地,作为进攻的前沿火力支撑点!”

    “哈衣!”

    三名大队长,立刻起身,对着三兵卫鞠了一躬,迅速的退出房间,开始准了起来,屋子外面,一队队日本人开始集结完毕,这些日本士兵都是日本精锐的士兵,带着墨绿色的头盔,穿戴整齐,整齐的站一排一排的等待着新的命令。

    没有任何的战前动员,当他们大队长,田中,上野两个人,走到他们面前,一句出发之后,立刻跟在他们身后,向着四行仓库的方向赶去。

    此时四行仓库里面,余志乾带着谢晋元等人来到楼顶的位置,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这个仓库位置选的好,小鬼子想要进攻我们的话,只有正面一条路可以走,我倒要看看小鬼子能够有多少人能够死的!”

    “嗯,不过不能掉以轻心,小鬼子疯起来什么事情都敢做,防毒面具准备的怎么样?”

    “放心吧长官,基本上人手一个!”

    “那就行,还要告诉兄弟们防毒面具怎么样,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小鬼子如果丧心病狂的,要是用普通市民作人质应该怎么办!”

    听到余志乾的话之后,谢晋元沉默了一会,这确实是一个十分头疼的难题,而且日本人绝对能够做出这种事情。

    “只希望日本人现在还能够注意下国际影响吧!”这余志乾也不敢有任何的保证,自己知道的东西和现在发生的已经不一样了。

    不过这样也好,也不枉自己来这里一趟。

    “头,日本人准备偷袭我们了!”

    “来了?”

    余志乾听到戴强的通知之后,立刻将自己的望远镜拿出来,装上电池之后,调成了夜间模式,看向远处,果然在夜间模式下,一片绿色的环境之中,可以看到日本排着整齐的队列,正在向着四行仓库这边赶来。

    而且日本人也得到了命令,并没有踩着统一的节奏,而是尽可能的压低自己的脚步,余志乾将望远镜递给了谢晋元:“鬼子来了,能看见吗?”

    “能看见,鬼子准备偷袭?”

    “通知兄弟们做好准备,对了有照明弹或者燃烧弹吗?”

    “照明弹有!”

    “行,等会鬼子接近两百米的时候,打照明弹,戴强,等会两百米左右时候,会使用照明弹,你注意切换你的夜视仪!”

    “收到!”

    “通知兄弟们准备,赵德汉,三百,陈云,严七,你们准备一下,等会鬼子进入射程之后,先将鬼子的军官给干掉,最好让鬼子乱起来!”

    “收到!”

    一群人立刻忙碌了起来,谢晋元的手下参谋也迅速的将命令给传达了下去:“鬼子要来偷袭了,等会打照明弹之后,大家就一起打鬼子,照明弹没打之前,不许开枪!”

    很快,整个四行仓库立刻进入了战备状态,所有窗口都趴着士兵,等待着日本的到来。

    上野大队,一千多名日本士兵正在悄无声息的向着四行仓库前进,天空之中还有乌云,将月光挡住,仿佛老天爷都在帮助日本人,一千多人每一次落脚虽然声音不大,但是依旧会有一些声音传出来,但是如果不仔细听会容易将这个声音给忽略掉。

    每一名日本士兵手中都拿着一个饭团一边走路一边吃,这是他们的晚餐,出发之前已经将自己的干粮全部都放下,只带了武器弹药。

    五百米,此时已经转过拐角,正对四行仓库,透过星光,能够看到四行仓库的大致轮廓,一个巨大的黑色的影子盘踞在苏州河畔。

    日本士兵盯着远处朦胧的影子,那就是他们的目标,不过这个时候,眼尖的日本人就看到仓库上面有一个小亮光一闪而过,紧接着前面传来一阵骚动,一名日本士兵倒在了血泊之中。

    “不要骚乱,不要发出声音,继续前进,继续前进!”

    日本军官将被击毙的日本士兵拖到一旁,不知道从哪里射来的子弹,甚至没有听到枪声,但是却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只能够压低自己声音,让自己手下观察一下周围,到底是哪里开的枪。

    “咻!”

    又是一声细微的枪声,又是一名日本小军曹倒在了地上,而且距离日本大队长上野一郎不远,又有一名军官被击毙,上野也感觉心中一紧,到底是什么在袭击自己?一会功夫,两名军曹被阵亡。

    ps:有人说写抗日没意思,写别的战场,我只是想写一些别人没有写过的,仅此而已,四行仓库这件事正好赶上了八佰,我觉得我也有必要写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