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四行仓库
    “不用了,我们还要留在上海继续和鬼子打游击!”

    余志乾的话音落下,杜海峰愣了一下“长官,上海已经失守了,我们是最后一支部队了!”

    “都撤出去了?”

    “这个不知道,但是大部队已经在前几天已经陆陆续续的往后撤退了,我们收到的命令是今天撤出上海市,现在日本人大部队已经进入上海市了,之前遇到了几个兄弟部队,都在撤退,我们在前面不远处遇到了一支正在抢劫的日本人,看不过下去动手,结果被他们咬住了!”

    日本人进入上海之后,之所以没有什么屠杀或者别的事情曝光出来,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上海当时已经是一个国际性大都市,日本人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但是追击到南京的日本人打疯了,加上一部分的纵容,才出现了震惊中外的惨案,当然也有可能发生了惨案,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

    “你们先行撤退,我们还有点事!”

    余志乾拍了拍杜海峰的肩膀,随手将地上日本人的一把三八大盖给拿起来,眯着眼睛看向远处,远处已经出现土黄色军装的日本人,正在鬼鬼祟祟的向着自己这个方向赶过来。

    “砰!”

    一枪在大概四百多米之外,将一名带着头盔的小日本脑袋给打爆,余志乾拉动了一下枪栓,瞄向了其他人,突如其来的这一枪,将日本人吓了一跳,身旁的几个日本人立刻趴在了地上不断的望向周围,神情紧张。

    “别耽误时间了,记住了,找到兄弟部队之后,一定要提醒他们,千万不要让日本人咬住,留下一支部队断后,不然可能出现大问题!”

    “好!”

    杜海峰冲着余志乾敬了一个礼:“长官,你们也注意安全!”说完之后看了一眼余志乾和余志乾的手下:“兄弟们撤!”

    川军士兵将受伤的兄弟给搀扶起来,慢慢的向着后方撤退,余志乾这边继续开了几枪将三八大盖的子弹全部打光之后丢下来:“我们也撤吧,这边看见苏州河,应该很快就能找到四行仓库。”

    四行仓库距离余志乾等人并不远,当余志乾等人来到四行仓库周围的时候,就看见一群士兵正在紧张的忙碌着,将一些物资还有别的东西都不断的整理,送入仓库之中,这应该就是谢晋元和他的手下。

    “长官好!”

    虽然余志乾穿着有些怪异,但是八十八师的人还是一眼认出了余志乾,系统这方面还是十分的强大,不过也仅限于八十八师的人。

    “长官,你没撤?”

    谢晋元看到余志乾先是愣了一下,有些诧异,整个八十八师已经全部向着上海场外开去,他们留守上海,就是为了阻断日本人的追击。

    第一次看到谢晋元本人,个子不高,大概在一米七左右,长脸,眼睛不大,但是炯炯有神,说话带着客家话口音,但是声音洪亮。

    回了一个礼之后,余志乾走进四行仓库之中:“撤,往哪里撤,中国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不走了,留下来和兄弟们一起断后!”

    “是长官!”

    听到余志乾这句话,谢晋元眉头稍微一皱,余志乾看见之后,笑了笑:“放心好了,除了我这几个兄弟之外,我不参与指挥,你按照你的计划执行就行了,不会打乱你的作战部署!”

    “长官,我不是这个意思!”谢晋元被余志乾这么一说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谢晋元在军中已经呆了很长时间,毕业于黄埔军校第四期,历任军中排长,连长,营长,师参谋,旅参谋主任,副团长,团长,十分反感军队之中出现两个声音。

    余志乾的军衔比他高一级,如果出现了什么事情余志乾反对,他有些难做,但是余志乾既然已经说出这样的话,那就没有什么顾虑,再一次的对余志乾敬了一个礼之后,谢晋元开始忙碌了起来。

    四行仓库是一座位于上海静安区中南部、苏州河北岸、西藏路桥西北角的仓库建筑,正门门牌号为光复路1号,四行仓库很大,它是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六层大厦,占地0.3公顷,建筑面积2万平方米,屋宽64米,深54米,高25米。

    这里就算现在,这个仓库看起来依旧如同一个庞然大物,这座仓库创建于1931年,为当时闸北一带最高、最大的一座建筑物。

    仓库本身作为银行仓库还有一些别的用途,易守难攻,背靠着苏州河,想要攻进来,只能够从大门的位置进攻,而大楼正面的窗口数量更多,可以在高处建设机枪阵地,仓库正面是一片开阔地,没有任何的掩体,日本人正面进攻,就是送死。

    而侧面还靠近英国人的租借,现在日本人还没有和英国人撕破脸皮,侧面的安全也能够得到保证,所以整个四行仓库需要顶住两面的敌人就可以。

    余志乾从一楼慢慢的向上走,不断的观察着这个窗口,发现这里确实是一个坚固的战争堡垒,如果物资足够,人手充足,除非日本人用大口径的舰炮轰炸,或者轰炸机带大当量的航空炸弹,不然几乎不可能将这里攻下。

    “国旗呢?”

    余志乾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转头问了一句身旁一名士兵,这名士兵愣了一下,摇了摇头:“好像在下面!”

    “你去问一问!”

    “好!”

    很快谢晋元收到了手下的消息,也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己居然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很快派出去去寻找国旗,大约十多分钟之后,带着几面国旗赶了回来。

    “长官,谢谢你,不然我们真的将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没事,让兄弟们倒楼顶集合一下,我来说两句话!”

    现在小日本还未的进攻或者说还未来到四行仓库,还有时间动员一下,本来这事谢晋元的事情,但是现在余志乾作为军衔最高的人,觉得自己有必要提升一下士气。

    几分钟后除了必要的驻守人员,所有人都赶到了楼顶集合。

    四行仓库的楼顶很大,有两个入口,差不多有一个学校的操场那么大,此时整齐的站着接近四百人,每个人都站的笔直,盯着余志乾。

    “兄弟们,我是八十八师参谋副长余志乾,你们之中有的人见过我,有的人没有见过我,不过以后你们都会认识我,我会和你们一起在这里坚守,绝不后撤一步!”

    余志乾说完,所有人依旧盯着余志乾,没有太多的变化,这群人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在断后,余志乾又不是将军,和他们一起死守,他们也不会感觉有多大的荣幸。

    “兄弟们,上海即将失守,日本人基本上已经占据了大部分地区,但是,只要我们还在,只要我们这一面旗帜还在四行仓库的楼顶飘扬着,上海就没有丢,我们就是上海最后的守军,我们要让全中国,全世界的人都看到,我们中国人抵抗的决心,哪怕我们全部都牺牲,也要守住阵地,不能让小鬼子占据上海!”

    听到余志乾的话,谢晋元眼眶突然的有些红,在余志乾讲完之后大吼一声:“必胜!”

    “必胜!”

    “必胜!”

    “必胜!”

    四百名士兵高呼着必胜,声浪冲天,不少四行仓库周围的人听的清清楚楚,纷纷转过头看向四行仓库的位置。

    “升国旗!唱国旗歌!”

    随着余志乾的命令,两名手捧着国旗的士兵走到四行仓库前方,手中捧着青天白日旗,将国旗放在旗杆上,开始缓缓的升起,而其余的士兵,则在后面整齐划一的唱着国旗歌《青天白日满地红》

    民国是世界上少数的有国旗歌的国家,所谓的国旗歌,就是在升旗的时候,不唱国歌,而是唱国旗歌。

    “山川壮丽、物产丰隆,炎黄世胄,东亚称雄。”

    “毋自暴自弃,毋故步自封,光我民族,促进大同。”

    “创业维艰,缅怀诸先烈,守成不易,莫徒务近功。”

    “同心同德,贯彻始终,青天白日满地红!”

    “同心同德,贯彻始终,青天白日满地红!”

    随着整齐划一的国旗个响起,整个四行仓库和周边地区都响起了国旗歌,不仅仅是四百名将士在唱这首歌,周围的居民,百姓,看着在四行仓库上空升起的国旗,也都纷纷的停下自己手中的事情,开始向着四行仓库方向敬礼,唱歌。

    上海还没有失守,这是所有人看到四行仓库上飘扬着的国旗时候,心中的第一个感觉,余志乾这边升旗仪式结束,就能够感受到周围士兵的精气神变得完全不一样。

    之前他们是死士,知道自己可能活不久,但是现在他们却是斗士,眼神之中充满了斗志,哪怕就是死,他们也会拖一个日本人垫背下去,现在他们眼中充满着桀骜不驯,他们要用生命去守护这面国旗,守护这个仓库,告诉全世界上海没有丢。

    “长官,英国租借一名叫做法尔斯的军官想要见你!”

    这时候,一名士兵走到谢晋元的身旁低声的说了一句,谢晋元看向余志乾:“长官,有英国人想要见我们!”

    “英国人?”

    “嗯!”

    “走去看一看!”

    余志乾当然知道这群英国人想要做什么,这群英国人相比于其他租借的国家的人,还算不错,至少说现在还算不错,想要伸出橄榄枝,保护一下谢晋元和他的手下。

    一楼,余志乾见到了这名叫做法尔斯的英国的军官,这货和现在大多数英国军官一样,留着山羊胡子,穿着一身得体的军装,身后跟着两个士兵,站在四行仓库里不断的周围的布置情况。

    “你好,法尔斯中校!”余志乾看见之后,主动的伸手打招呼。

    “你居然会说英文,你留过学是吗?这位上校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两人握了握手,余志乾指了指身旁的谢晋元:“这位是谢晋元,谢团长,也是这一次断后的负责人!”

    “你好,谢团长!”

    “不知道路易斯中校,您来的目的是什么,这里马上就要变成了交战区了!”

    法尔斯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缓缓开口:“你好两位,我是英国驻上海的武官,现在你们军队已经大部分都撤出上海,上海已经失守,你们已经成为了孤军,我们英国人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希望可以给你们提供一定的帮助,希望可以帮到你们!”

    “比如呢?”

    “比如你们可以撤入我们的租借之中,我们可以保证,日本人不敢进入租借之中,你们的安全可以得到很好的保障!”

    余志乾将这句话翻译给了谢晋元听,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最后余志乾缓缓开口:“感谢先生,不过我们是中国军队,我们的命令是守住四行仓库,我们没有接到命令之前,不会退出仓库,不过对于你们的提议,我们还是表示感谢,我们现在需要的可能是武器弹药和粮食,如果贵方能够给我们提供一部分这方面的支援,感激不尽!”

    法尔斯听见之后,摇了摇头:“上校先生,我非常同情你们的遭遇,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和日本人发生任何冲突,处于中立方,根据国际法,我们不能给你们提供任何的武器弹药和粮食的支援,不过如果你们坚持不住,随时可以撤入我们的租借之中!”

    余志乾听见之后,笑了笑,将自己手上的手表给拿了出来,然后又从背包深处拿出了两根小金条看向路易斯,这是之前余志乾准备好的东西,他知道和英国人接触,这是准好的备用金。

    “法尔斯先生,我们不需要你们以英国名义支援我们,而是以一位国际爱心人士的捐赠,这些算是给你们的活动经费,我想法尔斯先生一定会有办法给我们提供一些需要的东西!”

    看到金条之后,法尔斯脸上露出了笑容,接到手中仔细的掂量了一下:“我这需要冒很大的风险,而且日本人很快就来了!”

    “我想办法总会有的!”

    “那我好好准备一下,你可以联系这个电台!”

    ps:七月有部电影,叫做八佰,讲述的是四行仓库的故事,大家到时候可以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