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三百七十八章 二十军
    淞沪会战,是在中国战场上规模最大,参与人数最多的战役,没有之一。

    此役最终以日本人完胜而结束,同样中国军队也完成了自己的既定目标,将日本人的战略中心改变,粉碎了三月内亡华的嚣张言论,大量的工业转移,也为之后的抗战保留了火种。

    同样此次战役,中国军队损失惨重,精锐部队十不存三,为后来的各大战役失败埋下了伏笔。

    战役虽然失败,但是在淞沪会战之中,中国军队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罗店攻防战之中,胡琏带领手下一个团和日本人血战数个昼夜,伤亡殆尽,四行八百勇士宁死不屈的精神,可歌可泣。

    还有上海市民,踊跃支持军队,为淞沪会战赢得了大量的时间和宝贵的转移空间,也让世界看到了中国人可能会被打败,但是绝对不能够被击倒!

    虽然战斗接近尾声,但是上海城内依旧是枪声密布,周围各种宣传口号随处可见,几乎没有什么人在作乱,还未失守的区域百姓依旧在不断的支持者少数还未撤退的中国军队,可以说是军民一心。

    只可惜中国军队的撤退计划十分的混乱,被日本人死死咬住,才有了后来南京……

    余志乾等人走在街头上,现在的上海就十分繁华,只是繁华被战火所破坏,随处可见的就是各种建筑废物,凄厉的防空警报几乎昼夜不停,日本人的轰炸机,时不时的在头顶飞过,丢下几枚航空炸弹。

    “轰!”

    一枚航空炸弹落在不远处的一个建筑上,原本一栋三层建筑物,瞬间变成了一片废墟,余志乾等人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几架日本轰炸机在头顶,耀武扬威在空中盘旋着。

    “哎!”

    余志乾看着日军的轰炸机,叹了一口气,落后就要挨打这句话并不是开玩笑的,中国空军基本上在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了制空权,空军部队在前期还能够进行抵抗,但是随着淞沪会战进入尾声,开始出现飞行员不足,飞机数量不足等问题,最终上海上空看不见一架中国飞机。

    “前面有枪声,走过去看看!”

    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枪声,都是老式栓式步枪的声音,不过却很很密集,远远的能够看到有穿着青色军装的中国军队正在往后撤退。

    “注意点,我们现在的衣服不要被人当成了日本人!”

    余志乾等人的着装都是迷彩服,虽然和日本人的军装不一样,但是也和中国军队的不同很容易被人当成敌军。

    “前面的兄弟,你们是哪一个部队的!”

    余志乾在距离还有一两百米的时候,就扯开嗓子叫了起来,现在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带一个国产的大喇叭。

    “我们是20军的!”

    “20军?”

    余志乾脑海之中立刻想起了这支部队,20军是川军,九月份出川抗日,最近应该才加入战场之中,余志乾大致的打量了一下这支部队,20军在川军之中也算是装备比较好的部队,他们接受过整编,接受过装备,大概有五六千人左右的规模。

    就算这群装备比较好的部队,余志乾看着他们依旧是穿着单衣,身上的军装已经破烂,有些人已经光着脚,武器有些统一,但是也有点破旧,不知道川军的43军和26师会是什么样子。

    “我们是八十八师的!”余志乾回应了一句,也看到了这群川军背后追击的日本军队,一辆日本坦克,后面跟着几十个日本士兵,沿着马路正在缓缓的推进。

    川军士兵则一边射击,一边往后撤退,但是子弹打在坦克上没有任何的效果,日本士兵则十分嚣张的,几乎不用坦克作为掩体,一边射击,一边往前。

    日本坦克就是传说之中的豆丁坦克,主要装甲厚度只有25mm,在欧洲或者世界上除了中国战场上任何地区,都有无数种办法可以轻松的击穿,但是在中国,这玩意却一直都是中国军队的噩梦。

    这两坦克有57毫米口径的短身管火炮,还有两挺机枪,在缺少装甲部队和火炮的中国军队面前,就是一座行走的堡垒,想要干掉一辆都要付出数十人甚至更多的伤亡。

    当豆丁坦克从拐角转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转动着炮管,开始寻找他们的目标。

    “注意鬼子的坦克,你们撤,坦克交给我们了!“余志乾说完之后,迅速的将背包放下,将枪榴弹拿出来两枚,塞入了下挂件之中,调出标尺,瞄向了日本豆丁坦克。

    但是这个时候,日本豆丁坦克,已经开火,侧面的一挺轻机枪喷吐着火舌将几名川军士兵击倒在地,而更多的川军士兵则依旧保持着往后一边迅速的撤退,一边时不时回头开上两枪,想要延缓日本人追击的步伐。

    “肥七,你们干掉那些日本兵,坦克交给我!”余志乾大喊一句,计算着坦克的移动速度,最后缓缓的扣下了扳机,一发40毫米的枪榴弹,落在了日本人坦克后方的位置。

    爆炸响起之后,周围几个日本兵直接被炸死,但是却没有将坦克干掉,这两豆丁坦克,依旧在肆无忌惮的开火,又有几名川军倒在了地上。

    周围就是一条宽阔的道路,周围没有什么掩体,川军士兵一边撤退,一边不断的有些倒下。

    “向着两侧跑,向着两侧跑!”余志乾一边大喊,一边将第二发枪榴弹放入自己的枪膛之中,准备调整一下,将这辆豆丁坦克给炸掉。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余志乾看到一名川军伤兵,之前腿部中弹倒在地上,正在缓慢的移动着,手中拿着两枚木柄手雷,一点点的接近坦克,移动的速度不快,深怕被日本人发现。

    等豆丁坦克接近的时候,这名伤兵突然的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拉开手雷的保险,紧接着将手雷塞入了这两坦克的履带的位置,而这个时候坦克上的机枪手也发现了这名士兵,调转了枪口,一瞬间十几发子弹透过这名士兵的身体。

    但是这名不知道姓名的川军士兵却在倒下的最后一刻,依旧将自己的手中的手榴弹塞入了坦克的履带下面。

    “轰!”

    一声爆炸声再一次的响起,这名川军士兵,还有这辆坦克的履带直接被炸断,停在了原地。

    “草!”

    余志乾双眼有些通红,这只是在抗战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情况,装备,武器落后,想要干掉日本人这种落后的坦克,只能够用人命去填,这是幸运的一次,平时正常需要至少几十名士兵才能换掉一辆坦克。

    “狗日的小鬼子!”

    余志乾吐了一口口水,重新调整好枪榴弹落点,再一次的扣下扳机,这一次枪榴弹没有任何的偏差,直接落在日本人豆丁坦克上面,豆丁坦克脆弱的护甲根本挡不住40mm的枪榴弹,瞬间化成了一团火炬。

    但是身后的日本步兵在坦克被炸毁之后,依旧没有停止继续前进的步伐,依旧在继续往前推进,现在这些日本人已经打疯了,根本不管周围情况变成什么样子,只要看见中国军队,就会死咬着不放。

    这种情况不止是出现在上海,这群打疯了的日本人,沿着中国军队的撤退路线,一直追到了南京,如果南京当时的唐姓指挥官不临阵撤退,南京也许是另外一种情况。

    “打!”

    另外一边,严七看着失去了坦克掩护,依旧在疯狂追击的日本人,立刻下令开火,六人的枪法都十分精湛,一百多米的距离,几名冲在最前面的日本士兵全部中枪倒地。

    “毛三百,用点射,我们子弹珍贵!”

    严七这边提醒了一句,同时一枪将一名正在瞄准的日本士兵给击毙,这群日本兵的枪法十分的精准,连续倒下几个人之后,这群日本士兵也发现了余志乾等人,虽然穿着十分的奇怪,但是依旧纷纷调转枪口,对着余志乾等人射击。

    “打!”

    川军士兵看到日本人坦克被干掉之后,也士气大振,特别是当他们其中一个长官发现余志乾等人虽然六七人,但是已经击毙了十多名日本士兵立刻兴奋的趴在一个掩体后面,拿出手枪对着一名日本士兵一边射击,一边大喊。

    其余士兵听到命令之后,立刻就近寻找简易的掩体,对着日本人进行反击,原本余志乾等人人数劣势,现在突然持平,而余志乾等人利用高倍镜还有枪械的优势不断的收割着还在冒头的日本人。

    “撤!”

    阵亡了三十多名日本士兵之后,一名日本小军曹终于感觉到不对劲,自己这么打下去可能会全军覆没,下令撤退。

    日本士兵开始向着后面撤退,余志乾从掩体后面冲出来:“往前追击两百米,川军的兄弟们,大家将日本人的武器捡起来,不要浪费!”

    “哈哈哈,谢谢长官!”

    日本人撤退的速度很快,十分的有秩序,余志乾等人追到拐角之后就停止了追击,刚才的接触战,虽然只有几分钟,但是川军士兵牺牲了接近三十人,日本人也被击毙三十六人,不过川军士兵大多数都是被坦克打死,不然的话伤亡更低。

    “长官好,我是第二十军804团三连副连长杜海峰!”

    “八十八师,上校参谋,余志乾,你们的部队呢?”余志乾回了一个军礼,看着面前的杜海峰,个头不高,还带着伤,但是却充满了精干的气息。

    “长官,都打光了,我们的人之前负责守护蕴藻浜河防线,前段时间我们的防线被突破,团长牺牲,我们兄弟们后来收复了防线,又被鬼子给打了回去!”

    说到这里,这个精壮的汉子突然的哭了起来,余志乾也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蕴藻浜河防线是川军在抗日战场上的第一枪,也是二十军军长杨森指挥的战斗。

    杨森在内战时候打的十分激烈,但是在抗日战场上表现的更加出彩,他自认为是杨继业的后代,川军第20军多有杨森同宗的兄弟、子侄,川军第20军有“杨家将、广安兵”一说。

    杨森曾经有一句名言:我们20军,调到上海来对日作战,是最光荣的。为国牺牲是值得的!

    20军在蕴藻滨河防线这个地方打的十分惨烈,基本上可以说整个军都直接拼光了,但是一直都最后一刻,周围阵地全部失守,防线没有任何价值的时候,才撤出阵地。

    据说最为惨烈的时候,川军士兵用自己的战友的尸体作为掩体继续战斗,炮火下,川军阵地前仅有的沙袋、掩体被日军炮火追踪打得稀烂,无奈,川军只好含泪把殉国的兄弟们堆积在前面充当掩体。

    川人好乡情,重情义,淞沪会战参战川军各部,不是乡亲,便是旧友,如此以兄弟遗尸为掩体,可见当年川军官兵血战不屈,两眼喷火,绝不惜命的士气,而且当时川军应为长期营养不良,身体孱弱,和日本士兵打仗的时候,近战劈刺,川军士兵不是日军对手,但是川人刚烈、憨犟。

    一待日军进入阵地,川军士兵抵近射击一旦失败,便拉燃手榴弹与日军同归于尽,此外,更多有川军官兵抱着炸药包向靠近战壕的日军坦克发起攻击,就是这样才抵挡住了日本人飞机炸,坦克冲,完成了指挥官布置的任务。

    “你们现在先撤吧,现在所有部队都接到了撤退命令,你们一路往西,如果遇到大部队,通知一下他们,一定要留下部队断后,不能够日本人咬住尾巴,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听到余志乾的话之后,杜海峰愣了一下:“长官,你们撤,我们来掩护你们,我们兄弟们枪法虽然不如你们好,但是你们放心,鬼子要想追过去,一定得从我们的尸体上跨过去,长官,我们刚才也不是逃跑,兄弟们在后面还有伏击圈,准备吸引鬼子过去,只是没想到这批鬼子有坦克,死了不少兄弟,但是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