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三百一十八章 C计划
    A计划是按照之前联系好的车辆,迅速的撤离开罗,进入埃及南部城市阿斯旺,就和余志乾等人来的路线差不多,但是这个计划有很大的问题,就是自己找车,指定路线,都是有掮客安排的。

    余志乾可以出钱给掮客帮助自己安排撤退的路线,余志乾相信,埃及情报部门或者别的部门,也会做出同样的事情,寻找余志乾等人的情报,只要价格合适,掮客可以迅速的将余志乾等人给卖掉。

    B计划是进入尼罗河,顺流而下,进入苏丹,同样差不多,联系的船只和别的东西都是经过外人的手,如果一旦被查出来,余志乾等人就会出现危险。

    而C计划,则是备用计划的备用计划,潜伏在开罗,等过段时间风声过去之后,再离开开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收到!”

    很快前面的苏巴耶夫掉头,开始向着开罗市区开去,而身后的位置也响起了警笛声,警察已经开始四处追捕,一个国家总统,虽然是一个存在感很弱,而且随时都有可能被换掉的总统,但是依旧是一个总统。

    “头,马上到一号地点!”

    “准备下车,约翰你注意安全!”

    “收到!”

    车辆往前开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在一个没有监控的路段停了下来,这里余志乾等人反复确认过,没有任何的监控,感谢国外对于所谓隐私的保护,城市之中除了一些必要的路口监控很少,所以不用担心和国内一样无处可以躲避。

    前面的车中老莱克将哥根布从车中带了下来,紧接着余志乾和皮特也从约翰的车中走了下来,三个人带着哥根布,上了路边停靠着的一辆在埃及十分常见的三轮车,就是国内的三蹦子。

    上车之后,余志乾立刻将自己的头套还有衣服全部都装了起来,换上一件衣服,武器上面的都已经留在了车上,包裹着头巾,伪装成一个阿拉伯人的样子,向着开罗的最乱的白帽子区开去。

    速度不快,这个点的开罗进入主干道之后,依旧十分的热闹,白天的开罗实在是太热了,很多人不愿意出门,所以晚上的时候,会有很多人出来。

    之前在的丽思卡尔顿酒店,属于富人区,那边治安比较好,晚上人比较少,但是出了这一片区域,就会发现开罗的另外一面,疯狂的一面。

    车辆缓缓的开入白帽子区,刚刚进入区域之中,就看见三五成群的在路边聊着天,这里是开罗最乱的区域。

    余志乾将路上七拐八绕之后,选择了这边最大的一个酒店,这一片区域唯二两个五星酒店之一,拿出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另外的身份证,开好了房间。

    逃亡这种事情,你越是躲在一些小酒店旅馆越是容易出事情,因为警方还有情报人员首先排查的都是这些区域,而且这些小旅馆,宾馆不少人都是一些警察的线人,提供消息。

    反而五星级等大酒店关注度反而不够,反向思维,就是如此。

    开好房间之后,约翰也开了一个房间,老莱克则假装成为三蹦子的司机,现在剩下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如何将哥根布带入酒店之中,使用的办法也很简单,一个大的行李箱,被约翰有些吃力的从三蹦子上给抬了下来。

    “先生我可以帮你!”

    “谢谢!我打行李有些多,麻烦你了!”

    “帮助您是我们的荣幸!”

    门童和约翰两个人将装有一百多斤的人的箱子放在了行李架上,然后推着行李箱,上了酒店的电梯。

    “您的行李确实有些沉!”

    房间门口,门童看了一眼大的行李了,约翰笑了笑:“没办法,做研究的,总需要携带大量的资料,所以没办法!”

    说完之后,约翰还拿出自己的钱包,准备给门童消费,然后不经意的时间掉出了一个工作证,门童立刻捡起来递给了约翰,但是也看到了约翰工作证上的名头,一个什么博士。

    当门童走了之后,约翰给余志乾发了一条短信,确认安全之后,将行李箱给打开,里面的哥根布给放了出来,不过却用绳子给捆了起来,放在卧室之中的衣柜之中。

    “记得将药给注射进去,注意分量!”

    “收到!”

    另外一边,和的余志乾等人分开额老莱克,则开着三蹦子继续在路上转悠,最后将三蹦子停在了一个餐厅门口,估计忘记锁车,很快,出来的时候,这两三蹦子就被人偷走。

    手中提着自己的包,老莱克看着被偷走的三蹦子,去了一个角落之中重新换了一身衣服,打了一辆车,来到了余志乾等人入住的酒店,开了一房间,三个人就在酒店的不同楼层之中住了下来。

    而另外一段,开着车的皮特和苏巴耶夫两个人,在城市之中不断的转悠,将车停在尼罗河边上一个河滩上,然后看着车慢慢的滑入河流之中,里面的衣服等东西也都随着尼罗河漂走。

    “走吧!”

    两个人确定没有留下痕迹之后,聊着天,向着不远处的一个观景台走去,不过他们要去的区域是开罗的大学城区域,同样和余志乾等人找了一个五星级酒店住下。

    至于为什么要分散,因为开罗的警方知道余志乾等人是五个人行动,如果五个人住在一个酒店之中,十分容易引起怀疑,分开降低被发现的风险。

    一个小时之前,也就是余志乾等人刚刚分散开来,埃及警方终于确定了一件事,就是纳米比亚的国家总统被人绑架了,在开罗的利斯卡尔酒店之中被绑架了!’

    “该死的,你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通知我!”

    开罗市警察的头头用力的拍了拍桌子,显然有些不敢想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们一开始觉得只是挟持,而且对方火力很强大,我们的人被炸死和炸伤,我们一直到军队增援之后才敢继续进攻,那个时候他们已经跑了!”负责哥根布安全的人低着脑袋,他知道自己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