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指导员
    八辆车,连在一起,一群人全部都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看起来还是挺吓唬人的,不少国内的游客拿起手机拍起了短视频,余志乾不知道自己火了,居然是在短视频的APP上。

    车队行驶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回到公司之中,这段时间没有回来,公司有点变化,之前的空地上面多了不少剑圣的器材,边上还有一个食堂正在建设,人员多了起来,事情也要躲了起来。

    “这是公司最近的支出,一共购买了六辆二手车,还购买了一批武器,不过都是二手的武器装备,一共花销了不到十万美元!哦,对了还有支出了一周的工资!”

    “工程方面我负责的,靶场进行了重新整改了一下,还有旁边的食堂,一共花费了不到三万美元,不过后续还有两万美元的支出!”说完将一些发票都拿了出来。

    余志乾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问题之后,看向约翰还有皮特:“你们说一说,法尔考的事情。”

    “头,最新消息,法尔考因为之前的南方战争,已经成为了纳米比亚的高官,但是有消息显示,法尔考近期准备进行军事政变!”

    “为什么?”

    “到了这一步,往前走一步呗,而且他好像准备恢复帝制!”

    “……他疯了!”余志乾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法尔考疯了,在非洲一个小国家恢复帝制。

    “他联系我们了?”

    “联系了,让我们帮助他们训练一批士兵,与此同时,还希望我们帮助他将正在埃及进行访问的纳米比亚总统给抓来!”

    余志乾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眉头一皱:“我们是正规公司,这种活我们不接!”

    “完成任务,五百万美元,要活人!”

    “……”

    余志乾听完价格之后,愣了下:“这么多钱?法尔考有钱吗?”

    “他想要发动政变,背后肯定有人支持,应该不缺钱!”

    “现在当非法佣兵都这么赚钱吗?”五百万美金的价格,这笔钱相比于之前的余志乾赚的,要多了不少,这笔钱在非洲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无忧无虑的过上一辈子,而且是奢侈的生活。

    “是的,这是给我们的报价,他说可以给我们两百万的定金,其中包括帮助他训练士兵的费用,至于其他的费用,另算!”

    “纳米比亚总统这一次去埃及访文要多久?”

    “还没有出发,定在一个月之后出发!”

    “那他为什么不在国内动手呢?”

    约翰摇了摇头:“目的不清楚,但是如果在国外发生事情的话,他估计可以洗清嫌疑,到时候他在趁机上位,这种可能又不是没有!”

    “嗯,还有一种可能,他让我们干掉他们的总统,然后干掉我们也说不定!”

    “不排除这种可能!”

    约翰等人想了想,这种可能性真的有,看向余志乾:“头,这个单子,我们接不接!”

    “接!”

    余志乾咬了咬牙,现在家大业大,在不赚钱的话,估计很快就要坐吃山空。

    “对了,有没有什么别的公司找我们?”

    “有几个小公司需要安保服务,我已经派人去了,三个人,每个月安保费用为三千美元!”

    “一个人吗?”

    “是的!”

    “那还好,训练方面有什么要求?”

    “法尔考让我们训练一万人,训练时间是二十天,最起码有上一次的战斗力!”

    “没有问题!”

    首先就是开会,所有员工进来之后,就要进行开会,进行一些洗脑,不对是培训,余志乾觉得自己这些手下需要一个政委,或者说指导员,余志乾脑海之中,想到了自己以前的指导员,人称训导主任的家伙。

    一个队伍最重要的就是人心,人心如果不齐的话,队伍就是很难带,余志乾之前没有带过这么多人的队伍,突然的手下这么多人,现在余志乾想要记住名字都有点困难。

    “指导员!”忙完之后,余志乾算了一下国内的时间,拨通了自己以前指导员的号码,自己指导员去年已经退伍,具体做什么余志乾不知道,战友分别之后,就没有再聚过。

    “你是!”

    “指导员,我是小余!”

    “小余?余志乾?”

    “对,对,对,指导员,我听说您退伍了,不知道您现在在做什么?”

    “……”

    聊了半个小时之后,余志乾挂断了电话,长长松了一口气,自己的指导员退伍之后,工作方面并不是很稳定,而且孩子也开始长大,需要花钱的地方,越来越多,余志乾邀请他来南非思考了一会之后就同意了。

    三天之后,约翰等人已经赶往纳米比亚,进行人员培训,而余志乾则在加长,接到了自己的指导员。

    庄恒,余志乾以前队里的训导主任,训导主任这个外号,是因为谁要犯错了,他就会如同初中时候的训导主任一样,喋喋不休的进行思想教育。

    曾经某位战友,因为抽烟将司务长的脑袋给烧了之后,训导主人单独和他谈了六个小时,从此以后,那名战友再也不抽烟,余志乾至今记得自己战友从办公室走出来时,生无可恋的眼神。

    “小余!”指导员和余志乾立刻抱在了一起,互相看了看彼此。

    余志乾感觉自己的指导员瘦了很多,也黑了很多。

    “指导员!”

    “别这么叫,现在我得叫你为老板了,以后听你的安排,老板准备让我做什么?”

    “先上车,回公司再说!”

    他乡遇故知,这种感觉很好,两人先是见面喝了一顿大酒,开始聊起以前在部队的时候事情。

    “老班长的仇,我已经给老班长给报了,那个家伙的脑袋,我亲自的给砍了下来,今年班长的忌日的时候,我会亲自告诉老班长!”

    “小余,你在非洲做什么?怎么还动手杀人?”

    “指导员,做安保公司,在非洲这个地方,想活下去,就要杀人,不过您如果接受不了,我立刻给您订机票!”

    指导员摇了摇头:“能打仗好啊,在部队里和老毛子斗气斗气乐那么久,一枪没开,我早就想开枪了!”

    “指导员你不怕吗?”

    “怕什么,我这人命硬,不怕,只要能赚钱,你都不知道现在奶粉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