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三百零九章 家书抵万金
    汉民超市,在镇子东面出入口附近,不大的招牌,还有LED灯写着超市两个字。

    门口停着一辆老旧的神车五菱宏光,应该是平时用来进货使用,余志乾和文化局的李洋两个人确认一下之后,走进超市之中。

    不大的超市,三排小货架,一个看起来古稀之年的老人坐在柜台后面,一边扒着蒜,一边看着电视,电视里放着一个老的抗日剧。

    听见有人进来,慢慢的抬起头,看了看,然后继续盯着电视剧,一双苍老的手,依旧在慢慢的清理着大蒜。

    “老人家,这里是陈汉民的家吗?”

    “陈汉民?”老人家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但是这个名字却又觉得十分的耳熟。

    “老人家,陈汉民,陈汉民你知道吗?”

    “陈汉民啊!”老人家低声的喃喃自语了几句之后,仿佛想起了什么,突然有些激动:“你找我爹?我爹早就死了,小鬼子进中国时候就死了。”

    “我知道!”余志乾说完之后,将一张照片拿出来,这是余志乾之前拍的照片,专门打印成了黑白色,指了指其中的一个人:“老人家,您确定这是您的父亲吗?”

    老头拿起一个老花镜,看了一会之后,摇了摇头:“记不清了,小时候就没有见过他,只看到照片,你们是什么人?”

    “老人家,我是安源区文化局的,这位是余志乾,他是来找陈汉民的家人,送遗物的!”

    “啊,你是哪里的?”

    老人家的耳朵有点不好,沟通了半天之后,才说清楚事情的经过,老人家颤抖着站起来:“你们等一下,我让我儿子将我母亲给背下来!”

    很快,一个中年人从外面赶回来,看向自己的父亲:“爹咋回事?”

    “这样的,我是安源区文化局的,这位余志乾同志是来寻找陈汉民先生的后代的!”简单的就介绍了一下之后,中年人点了点头,看向自己的父亲:“爸,陈汉民是?”

    “你爷爷叫陈汉民,打鬼子时候牺牲了,你去将你奶奶背下来,你奶奶应该记得你爷爷长什么样子!”

    五分钟之后,叫做陈军的中年男子背着一个白发苍苍,满脸褶皱的老人家从后面来到超市前面,将椅子放好之后,余志乾等人才走过去。

    “您好奶奶,请问你认识照片里的人吗?”

    老年人牙齿已经掉光了,看见照片之中的陈汉民之后,眼泪就掉了下来,用手轻轻的抚摸着照片上的人喃喃自语:“你个没良心的!你个没良心的!”

    “奶奶您认识吗?”

    “认识,这是我丈夫!”老奶奶轻轻的说了一句,颤抖着拿出一个一起带出来的用红色布包扎起来的木盒子,颤抖着将木盒子给打开之后,然后小心翼翼的将一张已经泛黄的照片给拿了出来,轻轻的抚摸着:“这就是汉民。”

    一张结婚照,民国时候流行的服饰,陈汉民穿着一身中山装,而老太太穿着一身看不出颜色的旗袍。两个人坐在一起,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我来看看!”余志乾小心翼翼的将照片给接过来,仔细的看了一下,确认就是陈汉民之后,缓缓放回老太太手中:“老太太,没错,就是陈汉民,他有些东西,想要邮寄回来给你,但是可能还未来记得邮寄出来,就已经牺牲了,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得到这个,还有一封信!”

    说完之后,小心翼翼的将东西拿出来,放入老太太的手中,老太太颤抖着打开油布纸,将里面的东西给拿了出来:“这个镯子啊!”

    老太太小心翼翼的拿起来,然后轻轻的摩挲着,好像回忆到了什么事情:“这个镯子他以前信里说过,说要亲手给我戴上,哎!”

    老人家的口齿还算清晰,回忆往事可以说的十分清楚,余志乾听着老人家说过去的事情,仿佛能够看到以前的画面。

    “这里还有一封信,军,读给奶奶听听!”

    叫做陈军的中年汉子,小心翼翼的将信封打开,但是看了一眼内容之后,有些尴尬:“奶奶,上面的字我不认识!”

    “你不是上过大学吗?”

    “上面是繁体字!”

    “我来吧!”

    余志乾伸出手,示意将信给自己。

    “吾爱秀芝,

    见信如面,离家已有三月,时刻思念,奈何军务缠身,无法相见,国家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值此多事之秋,匹夫尚有责任,我为军人,怎能退缩。

    近日我部将转移,此前地址将不会使用,如若回信转交七十四军军部既可。

    家中老母,幼儿幼女全赖妻一人,自古忠孝两难全,望妻多多包涵,如若不幸殉国,战死沙场,事极光荣,汝可再择他人嫁之。

    ……”

    信很长,大约有五六百字,余志乾读完之后,不仅仅是老奶奶,就连身旁的文化局人也感觉到动容,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你个没良心的,没良心的!”老奶奶嘴里一直念叨着一句话,一直说到最后说累了,慢慢的睡了过去,依旧在低声的喃喃自语。

    “谢谢你们!”陈军将自己的奶奶送回房屋之后,抓着余志乾的手不放。

    “应该的!”

    “这些东西你买回来花了不少钱吧?多少钱我们家出!”

    “不用,不用,不用,应该的,物归原主就好!”余志乾连忙摆手,虽然晚了几十年才将信和东西送到,但是自己终归还是完成了自己的承诺,没有让陈汉民失望,也没有让这个等了几十年的老太太失望。

    当余志乾回到萍乡之后,心中依旧久久的不能够平静,那个时代发生了太多可歌可泣的事情,自己只是经历了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但是却被深深的震撼到。

    忙完所有事情之后,余志乾没有继续在江西逗留,而是订了一张回家的机票,自己过年出来到现在,好像有段时间没有见到自己的老妈,虽然在家的时候,天天的被她念叨,但是现在,余志乾却控制不住的想她。

    ps:处理点事情,不好意思来晚了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