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十天
    “日本人的轰炸机又来了!”

    一声嘶哑的吼叫声,从一片废墟之中传来,一些正在战斗的士兵迅速的撤出阵地,寻找掩体躲藏自己。

    清晨的朝阳,带来的不是无限的希望和生机,而是死亡,冰冷的死亡,常德会战打到现在,已经打了十天了,十天之内,日本人至少进行了二十次?三十次的大规模炮击,轰炸。

    整个常德城现在变成了一片废墟,现在在城内,根本找不到任何一栋完整的建筑物,司令部也三次迁移,最后转移到了中央银行的一处地下室之中。

    东方的天空之中,出现了一个个小小的黑点,这是日本人的战机,这段时间日本人在常德城内投下了多少的弹药,没有人统计过,余志乾的脑海之中,爆炸声就没有停止过。

    八千名国民党守军,现在还活下来多少人,没有人知道,余程万的司令部周围也只有一个警卫连,加起来不到两百人,其他人,也许在废墟里长眠,也许在一些地方继续战斗者。

    横山勇很着急,自从他截获了国民党军队的电报,因为是自己咬的太死,国民党军队准备殊死一搏之后,就立刻放缓了进攻的节奏,但是两天,横山勇故意让自己的军队漏出一些破绽给中国军队,并且放缓了进攻的节奏,但是中国军队依旧没有撤退。

    一直到这个时候,横山勇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而之前116师团一个联队被中国人军队偷袭干掉之后,可能自己破译中国军队电报这件事已经被中国军队知晓。

    想明白了之后的横山勇,立刻毫不犹豫的下达了总攻击的命令,炮火如同下雨一样的落在常德城市之中,日本军队再一次的对常德发动了大规模进攻。

    至少有三万的日本士兵涌入了常德城市之中,但是在余程万的指挥下,常德守军,化整为零,不再和日本人计较一片土地的得失,而是进行各种骚扰战术。

    日本人正在进攻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后面能够突然冒出一支小规模的国民党部队,偷袭他们的屁股,紧接着逃之夭夭。

    如果日本人派出大部队追击,这群人就带着他们在常德的废墟之中转圈圈,如果日本人派出的部队人数比较少,那么很容易就被人给包了饺子。

    这种,捉不到,打不着的招数,让日本军队疲于应付,后来横山勇下令,以一个大队,一个大队的往前推进,中国军队就两三个人躲在一些角落之中打黑枪,一人换一人的战术,也让日本人损失不起。

    最终横山勇呼叫了空中支援,日本的空军加入了对于常德的轰炸之中,日本山炮的口径很小,对于建筑物的威胁不是很大,除非是正中靶心,不然很难将一栋建筑物给炸塌。

    但是日本航空炸弹,威力就大很多,一枚枚炮弹落下之后,一栋栋建筑物倒塌,下面被掩埋的是一名名国民党守军。

    日本就这样一点点的逐步的去蚕食中国军队据守的地盘,一步步的压缩生存空间,但是中国军队也开始变化,开始在晚上活动,白天以避战为主,晚上去偷袭日本人的营地,哪怕不能够杀死几个日本人,但是也能够让日本人休息不好,白天没有精神。

    八千人就是靠着这种疲敌的战术,付出了无数的鲜血之后,依旧没有让日本人完全占领常德城。

    地下指挥部之中,余程万双眼通红的看着手中的电报,最后用力的撕掉:“固守待援,固守待援,固守到什么时候,十天了,就是猪也能够赶过来了,这群混蛋,他们就一江之隔,四十多个师,就没有一个愿意来救我们五十七师!”

    说完之后,用力的锤了一下桌面,拳头上面的青筋隐约可见。

    “将军,委员长电!”

    “念!”

    “常德之战,关乎整个鄂湘战局,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看完委员长的电报之后,余程万将电报放到一旁,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用力的吸了一口:“回电委员长!”

    “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职率副师长,师附,政治部主人,参谋部主人,死守城中中央银行,各团长划分区域,扼守一屋,做最后抵抗,誓死为止为止,并祝胜利。七十四军万岁!”

    “师长,不能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隔壁就是第十军,他们就是不来救我们,就是想要我们被日本人吃掉,师长,你带人突围,我留下来!”

    “师长,你先撤吧!”

    屋子里面的一群参谋激烈的规劝着余程万,余程万笑了笑,没有说话,反而靠着椅子不断的抽着烟,他发出这一封电报,到底是因为什么,余程万也不知道,也许委员长可以下令撤退吧,也许委员长能够让附近友军拼死支援吧!

    抽完烟之后,余程万站了起来:“大家都不要说了,我意已决,就这样了,拿我武器来!”

    “将军!”

    “将军!”

    余程万指挥部发生的事情,余志乾不知道,此时余志乾趴在一个废墟之中,眼睛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瓮城之中,在那里,日本人举行了一个入城的欢迎仪式,在余志乾不远的地方,就有一队日本兵排队。

    日本人觉得自己已经拿下了常德城,虽然常德的城内还有人继续抵抗,但是横山勇为了稳定军心,对外宣布,常德城已经被控制,并且邀请了一些记者,准备拍照。

    而瓮城之中,两侧站着一些被俘虏的伤兵,被迫的参加了这一次的欢迎仪式。

    几个日本士兵拿着日本的姨妈旗,开始挨个挨个的发送,等会军队入城的时候,要让这些人挥舞着旗帜,欢迎他们入城。

    “长官,日本人这是搞什么呢?”

    王有才低声的询问了余志乾一句。

    “别出声,日本人这是搞的形式主义而已,等会看我的指令再行动!”

    “好!”

    王有才听到余志乾的话之后,缩回了脑袋,一动不动,等待着余志乾的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