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吃肉,吃肉
    靶场。

    三百个黑人分成了三十人一队,站了十排,围拢在余志乾等人的身旁,可以确保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到余志乾等人的动作。

    余志乾拿着一把AK,枪托抵着自己的又肩,看向这群政府军士兵:“你们所有人看好了,标准的射击姿势是什么样子的,我没有什么耐心,教你们新兵营里学的东西,所以现在这些东西,我只说一遍,如果谁没有记住了,今天没有饭吃!”

    说完之后,余志乾还是示意不远处摆放着的一桶桶白米饭,肉汤,还有大块的牛羊肉,这些玩意这些政府军士兵也只有在一些重要的日子里才能吃到,纳米比亚现在的物价,一般士兵,很难吃到肉。

    所以对于这群士兵来说,能够好好的吃一顿肉,十分的不容易,这一点很让难让人相信,在二十一世纪,居然还有人为了能够吃顿肉而去拼命?

    国内一片歌舞升平,娱乐至死,因为国家的强大,有无数的PLA为我们守护住生存的土地,哪怕国内有各种的问题,但是在种花家,没有战争,和平是唯一的旋律,哪怕在贫困的地区,随着国家政策倾斜,也开始慢慢的富裕,吃肉不成问题。

    但是很显然,在文明照射不到的非洲,这里的战争,让这里哪怕拥有者世界上最丰富的资源,但是连连的战火,让这里基本上没有任何的生产能力,货币成为废纸,普通百姓别说是吃肉了,活下去都是一种困难。

    这群政府军士兵看着不远处摆放的饭菜,吞了吞口水,早上大部分人都没有怎么吃饱,这也是余志乾的策略,早上让这群人吃大概七八分,一上午的锻炼,让他们肚子都已经空了,这样的话,让他们在中午的时候会敢到十分的饿。

    这也是很多时候部队里常用的招数,部队里经常会使用这一招,只是你可能训练的时候,感觉不到罢了。

    余志乾正对着这三百个黑人,摆了一个标准的持枪姿势,枪托抵肩,双腿分叉站立,做出瞄准动作,身旁的皮特则开始给余志乾点评:“你们以后,如果在射击的时候,保证这种射击姿势,如果发现有人使用你们家传的信仰射击,我会让你们知道,子弹的滋味!”

    余志乾大概摆了一分钟之后,撤掉所有的动作,然后看向这群黑人:“行了,大家训练一上午也很累,现在距离午餐还有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让你们休息一下,所有人,按照我刚才的动作,持枪!”

    这群黑人听到之后,立刻兴奋了起来,但是当他们看到发过来的武器,枪口上面挂着几块砖头的时候,立刻愣住了,不知道什么意思,余志乾笑了笑:“开始,最先坚持不住的一百个人,今天中午只能够看别人吃肉,坚持最久的人,五个人奖励一百美元!”

    黑人士兵并不知道,迎接着他们的是什么,听到有钱拿之后立刻激动了起来,将武器按照余志乾说的方式持枪,一开始可能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但是几分钟之后,一些身体素质并不是很好的黑人,双手开始有点颤抖。

    余志乾等人不断的行走在队列之中,调整着这群黑人的持枪姿势,一个小时,余志乾没有想过这群黑人能够坚持下来,只是给一个目标而已。

    “脑袋盯着前面,三点一线,你看着别人的后脑勺,你的子弹飞不过去,准心瞄着才会打到!”

    十多分钟之后,有些黑人已经坚持不住了,双臂开始偷偷的想要缩回来,但是余志乾却能够找到他们,然后盯着,这群黑人也算是经历过不少战斗,毅力还是有的。

    虽然身体坚持不住,但是依旧在咬着牙拼命的坚持着,余志乾绕了一圈,来到了法尔考身旁,法尔考对于余志乾的锻炼十分的上心,专门跑过来观察。

    “这是做什么?”

    “锻炼他们持枪的姿势,让他们以后射击时候,自然而然的使用这个标准的射击姿势,哪怕不用这个姿势,也比信仰射击强!”余志乾一边说着,一边将枪口举过自己的脑袋。

    法尔考看着余志乾射击的姿势,愣了一下,最后笑了出来:“好吧,训练士兵我不会,交给你们我很放心,你们可是三个人,从几百人救出玛雅,而且还能杀掉几十名反政府武装份子,只能说你们很厉害!”

    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份资料递给余志乾:“我刚刚收到的情报,不出你所料,昨天下午,我们将兵力缩回来之后,现在南部已经打起来了,泰勒手下几个团长,分别占据了一些地区,开始互相进行,现在整个南方乱成了一锅粥!”

    法尔考还是有些激动的,之前他选择暂时不进攻,受到了上面人的批评,如果不是他的后台够硬,可能现在已经下台了,但是从现在效果看起来,法尔考确实是对的。

    泰勒那群手下,现在一天的和平都没有保持,就在余志乾被法尔考见到法尔考的时候,吉比恩就爆发了内战,三方混战,打了一天之后,大多数人退出了吉比恩,留下一个叫做茨瓦内的人占据吉比恩,自称南方发政府武装新首领,自我认命为南方革命军主席。

    “还要拿下温得和克?这个家伙还真的敢想?”余志乾看着情报里,那个叫做茨瓦内人嚣张的宣言,不由得摇了摇头,还真的是脑残啊,不仅仅不想着如何能够快速的联合泰勒以前的手下,稳固势力,反而第一件事就是去进攻别人。

    “现在他们还只是试探,不出一个星期,我想他们肯定会打的更加激烈,法尔考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你们可以继续操作一下,比如散播一下谣言,就说这个叫做茨瓦内的是政府军的人,是他派人杀了泰勒!”

    “你是说,散播谣言?这种谣言他们会相信吗?毕竟他们都是一个族的人!”法尔考有些不太确定的询问余志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