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打呼噜会死人的
    两个掩埋尸体的士兵,没有将替身身上至少中了两枪的信息上报,刚才混乱的情况下,谁也说不清楚,那个被抓到的狙击手开了几枪,这货从被抓到以后,一句话都没说,一直保持着沉默。

    法拉则来到了之前替身住的房间之中,和将军通话结束之后,就带着一个黑妹在这里快活,很显然,法拉认为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剩下的就是明天干掉可能会来找将军麻烦的个安保公司的人。

    不过法拉一直认为,那个安保公司的人,没有胆子来找将军的麻烦,一切都是将军自己主观的认为是别人想要找他的麻烦,其实根本上是自己的问题。

    但是法拉肯定不能将这句话说出来,他知道自己这句话说出来之后的后果,会死的很惨,自己的将军是什么性格,自己十分的清楚,如果不能够让他满意,自己一定会死的很惨很惨。

    怀里搂着女人,现在法拉感觉自己已经到达了人生的巅峰,奋战了一下午之后,才心满意足的穿着自己的衣服,从屋子里走出来,他不知道他一脚踏出门的时候,余志乾就已经盯着他,他去了哪里,又回到了哪里,整个过程余志乾看的清清楚楚。

    “怎么样?这个家伙招了吗?”法拉来到审讯的房间之中,看着已经被打的浑身是血的狙击手,捂着鼻子颇为嫌弃。

    “长官,嘴很硬,什么都不说!”

    “一定要想办法让他开口,不然泰勒将军会让你们给他陪葬!”

    “是!”

    法拉在小镇之中闲逛了一圈之后,没有找到任何感兴趣的东西,这个小镇里的人虽然多,但是没有什么有钱人和美女,唯一优点就是明天走的时候,可以抓到一批不错的兵员,送给泰勒将军。

    晚上十点钟,小镇再一次的陷入了黑暗之中,包括法拉在内的所有黑人都已经回去休息,替身已经被干掉,狙击手也被抓到,之前的一些表现出给外人看的警卫也都纷纷被撤掉。

    只有在小镇出入口的位置有几个哨兵正在无聊的聊着天,等待换岗。

    黑夜之中,余志乾缓缓的从自己的狙击点站了起来,没有立刻就向着小镇摸去,而是将自己的吉利服上的挂钩全部都脱掉,开始活动身体。

    在一个地方趴着的时间有点长,余志乾的身体有些僵直,现在身体各个关节都需要进行一些舒缓运动来恢复正常。

    花了十几分钟将身体热起来之后,余志乾也感觉不到身体僵硬的感觉,将自己的背包背上,步枪拿好,至于莫辛纳甘和AWM和吉利服放在一起,丢在树下,等撤退的时候,在一起带走。

    晚上七八点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下雨,不过雨水并不大,如同六月扬州的细雨,朦朦胧胧的落在人的身上,十分的舒服,余志乾喜欢这个天气,这个天气十分适合杀人,潜入。

    蒙蒙细雨开始慢慢的变大,余志乾小心翼翼的从山坡上向着坡下的小镇走去,坡度稍微有点陡峭,大概有四十多度,余志乾沿着山坡下到小镇之中的时候,雨势已经大了一两倍,雨水打在地面上传出各种各样的声音,起到了很好的掩护作用。

    余志乾确定一下自己的位置,距离法拉的住的房子方向之后,慢慢的摸过去。

    雨势越来越大,对于余志乾来说越是好消息,这个天气哪怕是有巡逻的黑人估计也会偷懒,而且可视距离也变得短,如果有黑人出现,余志乾有把握在他出声之前,用手枪干掉他。

    加了消息器的手枪在这种下雨天气,声音几乎可以被遮盖的如同没有一般,除非是有什么特异功能,不然很难听见。

    心中早就已经画了一条行进路线,余志乾小心翼翼的摸到了法拉呆的房间,房门被紧锁,稍微用力的推了推,推不开,应该是被从里面反锁。

    这是一层二层的木质结构房屋,余志乾记得里面有六个黑人,沿着小屋子绕了一圈之后,发现所有的窗户都被关了起来,很显然这种暴雨天气,黑人也不傻,不关窗会让雨水打进来。

    余志乾绕了一圈没有想到好的办法,最后没有办法,找来一根铁丝,站在门前,开始了溜门撬锁这个行当,当然了,这个技能是余志乾来到非洲之后和小罗伯特学的。

    没办法,当时开公司,什么都要会一点,所以开锁这件事,必须要学会,不然的话,给人修水管,别人没带钥匙怎么办?

    本着为顾客着想的态度,肯定要给别人开门,当然了为什么房东要将屋子里的东西往外搬,这个余志乾就不知道了,鬼知道别人是不是想让自己的冰箱晒晒太阳。

    铁丝在老式的门锁里轻轻的转动,余志乾耳朵一直在听着,当听到一声细微的咔声的时候,余志乾知道,门锁被跳开了,紧接着余志乾轻轻的转动了一下门把,可以转动,门开了。

    余志乾轻轻的推开房门,房屋内一片黑暗,进入屋子之中,屋外的雨水声音小了很多,听到了楼上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很显然,上面有人在女人身上耕耘着。

    将自己的夜视仪带上,余志乾慢慢的走进屋子之中,步枪被余志乾背在身上,手中拿着一把匕首还有装了消音的手枪。

    小心翼翼的在屋子里一步步的往前走,客厅之中很乱,地上有有一些瓜果皮的碎片,还有吃掉的食物残渣,他们晚上啃得是大骨头,余志乾差一点踢到了一块骨头。

    走到一楼的一个房间之中,余志乾站在门口,耳朵贴在门上,听到了屋子里传来的呼噜声,证明里面有人在睡觉,手放在门把上,手枪对着房门,慢慢的拧动,将房门给打开。

    屋子里两张床上,躺着了三个黑人,睡得很死,呼噜声此起彼伏。

    余志乾进门之后,将门给关上,再一次打开房门走出来的时候,屋子里的黑人已经永远的闭上了嘴巴,不会再有呼噜声传出,打呼噜真的会死人的,余志乾亲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