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狙击手的耐心
    几条鬣狗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的狂奔,很快就来到了余志乾伪装地近点,不过这几条鬣狗好像闻到了什么气味,立刻炸毛,硬生生的在余志乾身前一米的位置,转身,向着侧面跑去。

    “拦住它们,哈哈哈,它们现在已经慌不择路了!”一个武装份子说完之后,就对着鬣狗的位置开枪,不过不是扫射,而是用点射,想要打头。

    这群南非人,他们打猎物的时候会主动的去瞄准,但是打仗的时候,反而不会瞄准,直接信仰射击。

    这么做的根本原因,余志乾认为还是利益就,打猎的时候,他们知道猎物身上的皮毛,如果有了弹孔就不值钱,所以才会用心去瞄准。

    “砰!”

    子弹射在余志乾的侧面,一头鬣狗头部中枪,倒地,这一枪打的十分有水准,运动靶大概有二十多米爆头,说出去很多人不会相信,这是非洲士兵打出来的效果。

    “哈哈哈,我打中了,这条狗是我的了!”这名黑人士兵迅速的将自己的武器放倒身后背着,然后慢慢的向着余志乾侧面走过去。

    “嗯?”

    这个士兵走了两步,突然好想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一样,向着余志乾这边的位置走了过来,余志乾透过吉利服上面布条的间隙,看到缓缓走向自己的武装份子,面色一紧,紧接着将武器给握紧,一旦情况不对,立刻反击。

    这名武装份子距离余志乾的位置越来越近,最后还有三米左右的时候,突然的弯下腰,从草里挖出了一块大概拳头大小石头,然后对着太阳看了半天,摇了摇头。

    “嘿,伙计,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我以为发现什么原石了,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石头!”

    “哦,我来看看,我曾经在矿山上工作过!”说完之后,又有一个武装份子走到了距离余志乾不三米的地方,接过石头,仔细的看了看。

    “就一个普通的石头,没有什么特别的,你想发财发疯了,走吧,剥皮去吧,一条鬣狗的皮,还能卖点钱!”说完之后,随手的就将石头丢向余志乾这个方向,砸在了余志乾身上。

    一声闷响,拳头大的石头砸在身上的感觉并不是很好,余志乾没有任何的移动,依旧趴在原地,没有暴露,而两个武装份子则向着被打死的鬣狗的位置走过去,接着将武器拿出来,开始在扒这条鬣狗的皮。

    十几分钟之后,一张鬣狗皮被剥了下来,两个人一人拿着皮,一个人扛着肉,慢慢的向着小镇走去。

    余志乾看着武装份子离开,稍微的松了一口气,这两个人距离实在是太近了,稍微的再往前一点,就要踩到余志乾的背了,脚踩在人身上和踩在地上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不过余志乾也没有来得及高兴太久,大概有二十多分钟,刚才将石头丢掉的武装份子再一次的出线,不过他如同做贼一样,慢慢悠悠的跑到了丢石头的地方,然后轻轻的将石头给捡了起来。

    他就站在余志乾身旁,哪怕现在往前一小步,就能够踩到余志乾,余志乾此时手中的武器已经准备好,一旦他踩上来,余志乾就会立刻暴起,将他干掉。

    这名武装份子将石头拿起来看了一会之后,然后笑了起来,轻轻的在余志乾身上磕了两下,但是石头没有任何变化,用力的踩了踩脚下土地,发现现在地面十分的软。

    皱着眉头将石头拿了起来,然后向着山下走去,嘴里哼着:“幸好那个傻蛋不认识,说不定里面能开出什么好东西!”

    余志乾看着这个家伙离开,刚才的一瞬间,余志乾有种想要将他毙了的冲动,那石头磕那里不好,非要磕余志乾屁股,还好石头不是尖的。

    当黑人离开之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下午的时候,天气好转了起来,不再那么炎热,余志乾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时不时的还有一阵风吹过来。

    狙击手,不是人干的,余志乾不由得想到了以前在部队时候,那么多人想要去当狙击手,最后能够坚持下来的人通过审核的人能有多少?

    傍晚时分,余志乾聚精会神的盯着远处,寻找着机会,但是泰勒进入了房屋之中,就再也没有露过脸,余志乾一点的机会都没有。

    但是余志乾不能放弃,依旧趴在原地,今天晚上余志乾也就还要在这里伏击,所有的一切都要在这里解决。

    从中午一直到晚上十一点,余志乾没有挪动过,现在夜视仪也拿出来观察着房间,但是泰勒依旧没有出现,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余志乾轻轻的将自己身体侧过来,慢慢的站起来,花了半小时解决了自己的问题之后,再一次的回到狙击点,即使是刚才离开,余志乾也在用无人机观察,确保不会错过机会。

    实际上如果狙击手在伏击一个人的时候,可能会几天在一个地方不挪窝,哪怕是自己的生理问题,也是侧过身体解决,有任何情况,也会选择在半夜的时候,确定自己目标不会有问题的时候,再来解决。

    当然了专业的狙击小组都是两个人,互相可以轮流看守,不用像余志乾这样一个人。

    回到自己的狙击点,余志乾小心翼翼的躺进去,眯着眼睛,准备休息,十一点,这个小镇没有任何的娱乐活动,泰勒应该不会再出动,而且随着天黑,余志乾现在也很难分辨从门里出来的是泰勒,还是别的黑人。

    夜视仪有,但是这玩意不是万能的,想要用夜视仪分辨出晚上黑人谁是谁,确实是一个技术难题。

    余志乾很有耐心,他不相信泰勒来了之后,会一直待在屋子里不出门,他是一个疯子,疯子就应该做一些疯子应该做的事情,余志乾相信自己只要有耐心,就一定会有机会。

    眯眼之前,余志乾再一次的检查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抱着枪假寐,让紧绷了一天的神经放松下。

    ps:真实的狙击过程,就是这么枯燥无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