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二百零八章 医院
    “约翰你没事吧!”余志乾三人进入医院之后,就看见约翰躺在病床上,手臂上缠着纱布,看起来有些虚弱。

    看到余志乾等人来了之后,约翰立刻变得激动了起来:“头,以后我再中枪,你们给我来取弹头吧,我不来医院了!”

    “怎么了?”

    “这个医院里的医生居然不用麻药就给我取弹头!”约翰说完之后十分的激动,余志乾听见之后,也是愣了一下,没有想到还有这种骚操作,立刻看向身旁的护士。

    余志乾刚刚杀完人,虽然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但是身上的杀气却是洗不下去的,护士看到余志乾看向自己的之后,感觉后背一凉,慌乱的摆了摆手:“不是的,是因为,因为麻药没有了,所以才不用麻药的!”

    “你这里是医院,怎么会没有麻药!”

    “真的没有了,用完了,货还没有到!”

    “该死!”

    余志乾恶狠狠的盯了护士一眼,小护士被吓得直接跑出了病房,余志乾走到约翰面前:“手术怎么样?”

    “除了疼之外,没有别的感觉,该死的,我觉得以后来医院,需要自己带点麻醉剂!”说完之后,约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是真的疼。

    非洲的医院没有麻醉药,很正常,非洲的医疗条件,很多东西都没有,只能够依靠进口,而麻醉剂这种东西虽然很便宜,但是在非洲价格却不低,一般医院里准备的不多,约翰运气不好,赶上医院之中的麻醉剂用完,新货还没有到。

    “人没事就好,不过看样子我们需要一个医生了!”说到这里的时候,余志乾想起了那个叫做玛雅的女人,虽然那个女人十分的脑残,但是后来余志乾了解的情况,这个家伙的医术还不错。

    “皮特我们招人,你招到人了吗?”

    “有,不过都是一些没有经验的人,我都没有让他们来上班,等老板你回来做决定!”

    “OK,不过暂时特殊时间,过段时间再让他们过来看看,对了,你有没有认识的军医,我觉得我们现在需要一个军医!”

    “我想下!”

    皮特思考了一会之后,点了点头:“头,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想到一个人,不过他和我一样,岁数有点大!我也不知道他还活着不,对了他还在被通缉,只是这个通缉令基本上没啥作用了,二十年了!”

    “你认识?”

    “是的,曾经我在部队服役的时候,我有个战友,就是随军医生,战场急救能力很强,而且还是一个外科医生,他就在开普敦,我前段时间听以前朋友说,他好像开了一个私人诊所!”

    “OK,等会带我过去看一下,最好能够聘请过来!”

    余志乾他们现在确实需要一个军医,不然的话余志乾等人受伤之后,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得到治疗,而且有些伤势来医院之中治疗,很麻烦。

    约翰这种手臂受伤,如果有人调查,说一句是因为枪械走火,但是如果胸部中枪呢?这个时候要是有南非警方介入调查,就十分的麻烦。

    “头,我也有一个战友,是一个不错的突击手,我前段时间知道他的消息,他在中东做非法佣兵,我觉得他的能力也可以加入我们公司!”

    约翰躺在床上,十分虚弱的说了一句,余志乾听见之后,眼睛一亮:“你认识的人?可靠吗?”

    “可靠,和我都是SAS的士兵,不过他退役的比我晚一点,后来在伊拉克的时候,腿部受伤,现在走路有点,有点……”

    余志乾看了一眼约翰:“走路有点瘸是吧?好吧,无所谓,反正已经有你们了,我觉得多一个瘸子没有什么,反正我们的组合就是老弱病残!”

    “老弱病残?”

    皮特和约翰愣了一下。

    “是的,皮特你最老,小罗伯特最弱,约翰手指,可以申请八九级伤残了,难道不是老弱病残是什么?哦,病是拉曼,我觉得这个老头肯定有什么病,也许老年痴呆也说不定!”

    “老板,我觉得你背后说人坏话不是一个好习惯!”

    就在余志乾说完之后,背后传来了拉曼的声音,余志乾转过头看向拉曼:“你怎么过来了?”

    “为什么不能够过来,现在是我的下班时间,老板,我来看看我的朋友,顺带看一看我的女朋友!”说完之后,拉曼将带来的水果放到了约翰的柜子上:“伙计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死不了!”

    “死不了就可以!头,我去看我的女朋友了,丽思想吃咖喱,我给她准备了一份咖喱!”拉曼说完之后笑了笑,就立刻离开了病房。

    余志乾和皮特互相看了一眼彼此:“你记得拉曼会做饭吗?”

    “不知道,昨天晚上聚会的时候,拉曼只是带了一瓶酒!”

    “那他刚才还带了咖喱!”

    “也许他会做饭!”

    “该死的,以后拉曼还有一个工作就是给我们做饭,小罗伯特厨艺我受够了!”

    “我赞成!”

    作为单身狗,很讨厌拉曼秀恩爱的样子,而且还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根本就没有什么天理了,一个老头和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姑娘,居然走在一起了。

    如果老头有钱也就算了,拉曼只是一个看大门的,工资余志乾开的,余志乾现在单身,拉曼每天夜夜笙歌,鬼知道这个老头的身体能不能吃得消,难道是南非版的门房秦氏大爷?

    “头,我没事了,不过我想现在就出院!”

    躺在病床上,正在享受这小罗伯特服务的约翰突然的说了一句,余志乾等人愣了一下,看着约翰:“放心,你这是属于工伤,公司会报销的,而且你还有保险,问题不大!”

    “头,我只是觉得这个医院的味道有些难闻,我觉得我回去就可以了,带上一点药就可以了!”

    “好吧,不过你现在医院之中住两天才行,观察确认你没有问题才可以,怎么样?”

    “还要呆两天吗?头我觉得我壮的可以打死一头牛,真的!”约翰再一次的抗议,所有当过兵的人,或者上过战场的人,都有一个通病,就是十分的抗拒医院。

    不知道为什么,在上过战场人的眼中,医院就是死亡的代名词,因为那些被送入医院的战友们,很少有人能够完整的再一次出来,所以医院,能不来就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