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两百零一章 泰勒!
    当余志乾倒数到三的时候,彼得吃不住了,他现在根本拿不准余志乾到底会不会因为这二十万美元而不杀自己。

    虽然彼得心中不愿意相信,有人为了多十万美元而放弃二十万美元,但是万一自己遇到的是疯子呢?自己刚才公司里那么多人,他们两个人就将所有人都杀光了,不是疯子是什么?

    “好,三十万美元!”

    “说吧,还有钱在哪里?”

    “在银行!”

    “那就转账!”

    “很好!”

    余志乾立刻从车里将一个笔记本给拿了出来,这台笔记本是用来连接无人机用的,但是也能够上网,余志乾一直会随身携带,之前准备用来观察一下这个公司里面的情况。

    但是最后防止打草惊蛇没有使用,但是现在看来,可以用来收钱,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登录网银,余志乾看着彼得:“账号,密码!”

    打开账户之中看了一眼,一共有十四万美元,余志乾毫不犹豫的将这笔钱转入了国外的一个账户,这玩意是迪玛利亚搞的,迪玛利亚曾经说,公司可能会有些灰色收入可以转入国外账户,安全一点。

    迪玛利亚是谁?公司的第六人,现在公司有余志乾,小罗伯特,约翰,皮特,老拉曼还有在德国学习的迪玛利亚,只是这个家伙一直没有什么出场机会,存在感基本上为零。

    “很好,你的命钥匙保住了,等会带我去你的家中还有仓库,你最好期待小罗伯特没事,不然的话,死的就是你!”

    说完之后,余志乾直接将这个彼得给打晕,然后走向了不远处的哈迪,每走一步,余志乾心中仇恨的就深一些,自己的老班长,从自己当兵开始就一直照顾自己,结果来到南非却出了这件事。

    本来说,人世无常,生老病死,意外事故,都会不经意的夺走人脆弱的生命,但是这辆车当时是逆行,超速而且很有可能是酒驾或者毒驾,最可恶的是,还逃逸。

    当老班长走后,余志乾追查了很久很久,但是没有任何的结果,今天遇到了,余志乾强忍着心中立刻杀死哈迪冲动,如果在一年之前,这个哈迪已经死了。

    “这辆车是你的车?”余志乾走到哈迪面前,深吸一口气,低声的询问着。

    哈迪立刻摇了摇头:“不是我的车,是公司配车,你可以问他,真的不是我的车,我没有车!”

    通过余志乾的话还有表情,哈迪十分清楚余志乾肯定是冲着这辆车来的,死活不愿意承认车是自己的。

    余志乾将枪口对着他的保镖,这个黑人保镖立刻开口:“确实不是他的车,是公司配车,不过一直都是他在坐车和开车,我跟了他五年,五年来都是这一辆车!”

    “五年来都是你开的车?”

    “不是,我开车时间不多,有时候是我,有的时候是哈迪亲自开车,这辆车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真的就是一个司机!”

    看着枪口对准了自己,这个保镖立刻慌了,余志乾再一次的看向哈迪:“一年多前,也就是2017年五月十五号下午的时候的时候,这辆车是谁开的!”

    “啊?”

    哈迪愣了一下,他想过余志乾会问他无数的问题,但是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个问题,现在是2019年,不是2017年,已经过去接近两年的时间了,自己怎么记得当时的事情,而且还是当时谁开的车!

    “我,我不知道!我很少自己开车,再说了过去快两年的事情了,我真的记不住到底是谁开的车!”哈迪想哭了,一年多前,真的记不住!

    “记不住是吗?你居然记不住,该死的!”

    余志乾的双眼充血,这个家伙撞死了人居然没有记住,瞬间将自己的匕首给拔了出来,然后直接将他的手按在了地上,紧接着匕首直接将他的小手指给切下来,丢到了一旁。

    “啊……”

    惨叫声响起,哈迪脑门上的黄豆大的汗水不断的流下来,整个人身体都在颤抖着,大声的惨叫着,余志乾还没有放过他,还用手按住他的伤口大吼道:“你不记得了,你不记得了,你告诉我,你居然不记得了,你开车撞死人,你居然不记得了!”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求求你,放过我吧,不是我撞的,不是我,我没有撞人!”

    哈迪大声的惨叫着,声音很大,如果可以,现在哈迪只想自己快点的死去,十指连心,这种痛苦,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

    “说,是不是你!”

    “不是我,不是我,我开车一直很规范,我甚至连红绿灯都不敢闯,不是我,是别人,我想一下,给我想一下,是别人!”

    哈迪现在一边痛哭的大叫着一边快速的想着过去发生的事情,脑海中,不断的闪现以前的画面,最后猛的响起了什么:“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不是我开的车,那天,那天是,是泰勒,是一个叫做泰勒的人!”

    “泰勒!”

    听到了另外一个名字之后,余志乾猩红的眼睛稍微的平复了一点,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过激的心情,将刀子收了起来:“他是谁!”

    “他是纳米比亚反政府武装的人,是一名将军,他当时来我们这里,想要和我们谈合作,想要卖一些钻石矿给我们的老板,然后我们老板就让我招待,我将自己的车拿出来给他当临时用车,那天我记得他开回来的时候,车头出了问题,好像是撞到了什么!”

    “继续!”

    “然后我还问了一句,是不是发生了车祸,他当时喝酒了,根本不记得什么,还说是我的车问题,对是他,就是他,我记得这件事,就是他!”

    “泰勒是吗?”

    “是的,他叫泰勒首陀尔,就是这么一个人,我记得他当时还给我了一颗钻石,很大,我带在左手上,大概有三四克拉!”

    被折磨之后,这种痛苦,根本不是哈迪这种人能够承受的住,活下去的毅力,让哈迪很快就想起了一些之前已经被放在回忆深处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