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难忘的飞行
    “是吗?你刚刚赚了至少二十万以上的美元,你也是有钱人,不过再一次的感谢你,希望下一次可以合作!”

    “感谢您的招待,如果有机会,您来南非,我亲自招待你!”

    “哈哈哈哈,会有机会的!”

    余志乾这边挂掉电话之后,开始过安检,非洲的机场,安检十分的随意,基本上一台老旧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X光机,然后还有工作人员拿着一个感应仪扫一圈,就可以通过了。

    那种老式的仪器,没什么用,现在一些新型的材料,基本上都可以躲避检查,比如一次性的钢化塑料手枪,就十分容易通过检查,除此之外,还有些特殊的钢材,甚至一些塑料做的刀子。

    至于行李箱,稍微动点脑子,里面装上一些炸药说不定这个破安检都不能能够看出来。

    而过了安检之后,就是一个类似于国内县城里的汽车候车室一样,可能连汽车站候车室都不如,毕竟国内已经重修了。

    候机厅内有工作人员拿着一个大喇叭不断提醒着飞往什么地方的航班要起飞了。

    至于一些LED的显示屏,也许以前他们有,但是现在已经坏了,这里基本上也没有什么人会修,索性不如不修,而且还能提供一些就业机会,所以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模式。

    而余志乾透过布满灰尘的玻璃看过去,机场的围墙边还有人在贩卖东西,安检看起来就是画蛇添足的形式主义,直接让人从机场破烂围墙外将枪送上飞机估计都没人管。

    小罗伯特等人都已经知道了是余志乾的航班,上飞机之前,余志乾给他们发了信息,示意自己已经登机,约翰回了消息,表示他们已经到机场,准备接余志乾,同时祝余志乾旅途愉快。

    “旅途愉快?”

    余志乾看着这四个字有些不明所以。

    飞机很破,具体型号余志乾已经认不出来了,这架飞机从外观上看起来,最起码和余志乾差不多一个岁数级别,没有摆渡,没有廊桥,自己从登机口走出去之后,直接走到飞机前面,走上旋梯。

    黑人的空姐有漂亮的,但是绝对不会在纳米比亚这个国家,都是一些大妈级别,站在登机口,检查着机票,还有一个拿着枪的人站在他们旁边,如果有人没有票登机,会被直接丢下飞机,关进监狱之中。

    进入机舱之中,没有所谓的头等舱,这种破飞机,座位都是破破烂烂的,一部分座椅已经坏掉,根本不能坐人。

    在这里,所有人坐飞机,都是随机座的,如果票卖多了,没有位置的人,要么坐到那些破烂的位置上,要么就体验一下传说中飞机的站票。

    不过纳米比亚的飞机基本上很难坐满人,一张机票几百美元,基本上让超过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纳米比亚人望而却步,他们可能一两年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余志乾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不敢靠近窗口的位置,众所周知飞机的玻璃是两层的,中间有一层真空,但是在这里,飞机的窗户只剩下了一层,还有一些是后补的,坐在窗口鬼知道飞起来以后会不会透风。

    有人会说,飞机飞到高空之后,如果玻璃坏了,肯定会爆,然后内外气压什么的,省省吧,非洲的飞机,很少会飞的高,几百米上千米差不多就是他们的极限高度了。

    这些飞机,也就能在一两千米的高空飞一飞,至于国内那些航班动不动几千米,这里基本上不可能,这里的飞机飞到那个高度,有一个算一个,都要坠毁,至于低空飞行容易撞鸟的问题。

    虽然可能撞鸟,但是和飞高空几乎百分之一百坠机比起来,还是飞低空靠谱一点。

    当然这里的飞机,指的是一部分南非的国家的航班,北非地区还算是比较富有,比如埃及,比如埃塞尔比亚,他们的航空公司飞机比较先进。

    但是这里是纳米比亚,一个全世界最落后的地区,一个战火纷飞的国度,有飞机已经十分不错。

    余志乾在坐上飞机的时候,心中已经开始后悔了,自己特么的为什么要坐这个飞机?开车回去不好吗?还能赚一辆车。

    飞机起飞前,没有任何人和你介绍如果飞机出现紧急情况,逃生的办法,所有人上飞机之后,飞机就开始动了起来。

    余志乾看着机舱里破破烂烂的座位,随着飞机推进,就像随时要被甩出去,十分担心自己这一次航班的安全性。

    最终飞机还是成功的飞了起来,整个飞机身体从起飞之后,就时不时的像是一个抽筋的人,忽然的颠簸一下,突然的抖动,更是常有的事情。

    而飞机上的空姐习以为常一般,拿着一些货物开始售卖,包括水和吃的,这是她们主要的收入来源。

    余志乾闭着眼睛想要休息一会,但是这种比走在乡村土路之中还要颠簸的感觉,实在是让人睡不着,而且也不敢睡着,你甚至担心,你睡着之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一样。

    余志乾一直盯着一个破烂的行李架,行李架的小舱门已经合不起来,随着飞机每一次颠簸,这个小舱门就会被打开,然后发出砰的一声闷响,再关闭起来。

    “该死的,打死我也不要坐这个航班了!”

    余志乾真的怕了,活了这么久,他第一次感觉到害怕,哪怕自己在战场之中,子弹就擦着脑袋飞过去,都没有这种感觉,那只会让余志乾感觉体内热血沸腾。

    但是余志乾深怕这个飞机会掉下去,自己真的就完蛋了,不断的祈祷着各路的神仙,希望飞机可以平安落地。

    在空中的三个小时,是余志乾最难熬的三个小时,余志乾相信以后自己也不会忘记这一次飞行,这比跳伞还要难忘,也许是余志乾命大,也许是余志乾自己吓自己,三个小时的飞行结束之后,飞机终于平稳的落在了开普敦的机场。

    飞机上的大多数经常走这条航线的黑人没有任何的感觉,拿着自己的行李迅速的走下飞机,而余志乾慢慢的站起来,拿着自己的行李,一步步慢慢的走下了飞机。

    当余志乾双脚靠着大地的时候,甚至感觉到腿有点软了,不知道是因为昨天晚上自己疯狂的输出有点多,还是因为被这个飞机给吓得,总之余志乾感觉自己的双腿不是自己的。

    回头看了看这架破旧的飞机,余志乾发誓,自己以后打死也不会做飞机从纳米比亚飞回来或者飞去纳米比亚,哪怕开车过去需要几天的时间。

    开普敦机场不大,余志乾走出机场之后,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小罗伯特那一张欠揍的脸,正在东张西望,看见余志乾之后,就立刻伸出手用力的挥舞了两下:“老板,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余志乾慢慢的走过去和小罗伯特拥抱了一下:“我看到你了,别乱跳了!”

    “老板,你的腿怎么了?受伤了?”

    皮特发现了余志乾走路和平时不一样,不由得开口询问。

    余志乾摇了摇头:“没事,我很好,就是这一次飞行体验有点差!”

    皮特和约翰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笑了起来,立刻明白了什么事情,他们也坐过这趟航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