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车
    尸体被聚集在一起,等待着处理,最终结果可能就是和这座小镇一样,消失在这个星球之上,这是常用的办法,消灭掉自己屠杀的证据,会将一个地方给抹掉。

    余志乾指了指不远处,一个有人站岗的院子,约翰看过去,在镇子中间的位置,有一个围墙拦起来的区域,两个拿着武器的黑人,站大门前,慢慢的溜达着。

    “应该在里面!”

    “摸过去!”

    余志乾和约翰两个人,慢慢的向着大门的位置摸过去,不过这个建筑物,比较奇特,因为他处于一个空旷的区域之中,周围没有任何的掩体,大摇大摆的走过去,就是给人当靶子一样。

    “绕过去看一看!”

    绕了一圈之后,余志乾来到了围墙边上,这一片没有人看守,这栋墙大概有三米左右高,以前应该是住的应该是有钱人,普通人修不起这么高的墙。

    “我先上!”

    约翰听到余志乾的话之后,立刻蹲在墙边,将枪放在背后,身体的重心依靠在墙壁上,右腿后撤一步,形成一个弓步,两只手搭在膝盖上面。

    余志乾往后退了两步,紧接着一只脚踩着约翰的手,用力的一跃,双手趴在墙上,用力的将身体向上拉,脑袋露出之后,余志乾可以清楚的看见这个院子里停靠着各种各样的车辆,坦克装甲车汽车应有尽有。

    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之后,余志乾身体爬上墙半个身体翻到墙另外一边,右手伸出来,约翰立刻往后退了几步,助跑之后,伸出自己的右手,抓住余志乾的右手。

    余志乾右手用力,将约翰往上拉,而约翰左手抓着墙壁,爬上了高墙,其实三米的墙并不高,但是余志乾和约翰身上的装备加起来有四十斤左右,这种情况下爬三米的墙确实有点麻烦。

    约翰上墙之后,余志乾从墙上跳下来,落地之后,在地上滚动了一圈,卸掉了力,同时迅速的钻到一辆车后面,观察周围的动静。

    “约翰能将坦克搞掉吗?”

    “约翰看了看这些坦克,拿出一枚手雷,从自己手腕上一个类似于钢镯一样的东西抽出一截渔线,将渔线固定在手雷保险的拉销位置,扣紧之后,摸到了坦克边上,将手雷丢入油箱之中,然后小心翼翼的将渔线规定在了坦克的履带上。

    只要有人启动坦克,渔线会将手雷保险拉掉,手雷会在油箱之中发生爆炸,不过这有一个前提,就是渔线韧性足够,不然鱼线崩裂之后就没有什么用。

    手镯里藏着的特殊的渔线,韧性很强,余志乾,皮特,约翰每一个人都有,是以前余志乾的老班长交给自己的,带着这个不用担心渔线缠绕在一起,而且在关键时时刻能够救命。

    约翰一共带了三枚手雷,放入三辆坦克之后,回到了余志乾身旁:“头,坦克搞定了!”

    “我这边装甲车搞定了,现在找一辆的能开动的汽车,你给我警戒,我去找一找!”

    余志乾说完之后,弯着腰,走到一辆吉普车旁边,用手拉了拉车门,车门是锁起来的,眉头一皱,这群恐怖分子难道都有随手锁车的习惯吗?

    一辆失败之后,余志乾来到第二辆车面前,用手拉了一下,这一次发现轻松的将车门打开,不过车上却没有钥匙,看了看车辆车,虽然有七八年的历史,但是这种车不能使用线头打火,暂时将这辆车放弃。

    一共找了五辆车,余志乾终于找到了合适自己的车,一辆老式的吉普车,车钥匙还插在车内,这也是五辆车里唯一一个留下钥匙的车辆。

    余志乾先是检查了一下车辆下面,没有陷阱之后,将自己的大拇指给竖了起来,示意约翰自己找到车了。

    约翰一直在注意周围的情况,时不时的看向余志乾,确认了余志乾的手势之后,慢慢的向着余志乾的位置走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人黑人聊着天,拿着武器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约翰立刻躲在车下面,而余志乾则趴在车中一动不动。

    两个黑人伸了一个懒腰,两个人一起走到了约翰所在的车辆旁边,约翰紧握着武器,一旦有任何的意外,就会立刻出手将这两个人干掉。

    但是这两名黑人走到车辆旁边,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解开自己的腰带,然后开始渍水,尿了有半分钟之后,心满意足的吹着口哨,将裤子提了起来,然后背着武器,走向大门的位置。

    约翰迅速的从车下面钻了出来,这两个黑人的量不低,现在约翰身上已经被浸泡到了,一股浓重的腥臭味,但是约翰却没有任何的不适,战场上能够活下来,再难的环境都要忍受下来,更何况是SBS退役的老兵。

    两个人背对着约翰,约翰速度很快,窜到了余志乾车辆副驾驶的位置,将车门给打开,而余志乾这个时候也慢慢的抬起头,通过后视镜观察两个出来的黑人。

    是来换岗的,两个黑人和门口巡逻的黑人聊了两句之后,就拿着武器,开始巡逻了起来,而两个站了几个小时岗的黑人,则拖着疲倦的身体,慢慢的走回了屋子里。

    “准备冲出去了,如果两个人攻击我们,约翰交给你了!”

    “好!”

    约翰点了点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随时准备出手,余志乾轻轻的拧动了钥匙,这两老旧的吉普车,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声音很大,就像是一个年迈要死的老牛,不断的叫唤声,在现在这种特别安静的环境之中,十分的刺耳。

    但是发动机终究还是打火成功,余志乾立刻挂挡,松离合,踩油门,然后猛的打方向盘,车辆向着大门的位置冲了过去。

    大门口刚刚站岗的黑人也听到了院子里的声音,慢慢的走到大门口的位置。

    他们没有认为是谁抢了车辆,只是以为谁要开车出门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还将大门给推了开来,很显然,刚刚醒来的人,并不适合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