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一百二十章 出院和葬礼
    自己那个坑儿的老爸来得快,走的也快,余志乾继续躺在床上当尸体,抬头看着天花板,南非的医院有无线网,但是很慢。

    而且自己如同一个木乃伊一样,根本没有什么办法进行别的事情,打个飞机,玩个蛋什么的都成了奢望,只能够躺尸,一动不动似王八。

    余志乾恢复的很快,比很多医生能够想象得到的速度都快,一周之后,大多数的伤口都开始进行了拆线愈合,余志乾也能下地进行走两步。

    中间林大使也来看了几次余志乾,表示了感谢,十天之后,余志乾就已经出院回到自己的公司之中。

    不过这段时间过的并不算是太安稳,关于南非这一次的恐怖袭击,有各种各样的讨论声音,其中声音最大的就是关于人质救援问题,其中讨论最多的一点就是,为什么余志乾等人不将剩余的人给救出来。

    一些受害者的家属,围攻了南非的政府机构,需要一个说法,而且在有心人的推动下,开始煽风点火,说什么余志乾等人故意激怒这些恐怖分子,造成伤亡等等。

    余志乾走出医院的时候,立刻有一群人过来采访。

    “余志乾先生,请问你当时救人质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将所有的人质给救出来!”

    “余志乾先生,请问是谁雇佣你们前往人质救援的,为什么你们优先救援中国人!”

    “余志乾先生,请问……”

    一大群记者将话筒递给了余志乾,余志乾甚至连门都难走出去,看着这群记者,余志乾眉头一皱,如果有武器的话,现在余志乾恨不得将这群人给突突掉,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淡定之后,挥了挥手:“各位,有问题一个一个来,我现在回答你们问题!”

    “余志乾先生,我是BBC电视台的记者,请问你当时为什么没有选择将全部的人质救出来!”

    余志乾看着这个记者,缓缓开口:“我接到的任务是解救外国人质,而且当时情况,如果我去救别的人,我想一个人都救不出来!”

    “可是,你们完全……”

    “你行你上啊,当时我在哪里和恐怖分子打来打去,你在干嘛呢?”

    记者被一呛,不知道怎么回答,第二个记者就要余志乾指了指:“你想问我,为什么要先救中国人是吧,我是中国人,我为什么不先救我的同胞?”

    “还有,如果我有能力的话,我肯定会救人,因为我还有一个员工,也死在了大楼之中,他叫罗伯特,从我开公司就一直跟着我,你以为我不伤心吗?我现在非常伤心,我失去了一名优秀的员工。”

    余志乾选择了几个问题,避重就轻的回答了一下,至于其余问题余志乾也不好说,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林大使解释,余志乾现在只想赶紧回家。

    不过余志乾刚刚摆脱了记者,就有几个黑人冲了过来,大喊着:“杀人凶手,杀人凶手!”

    不用问就知道这群人是什么人,都是遇害者的家属,余志乾还未动手,约翰还有皮特两人就冲了过去,一人两个,放到在地上,这个时候,林大使的车辆赶了过来,将余志乾接上车。

    “没事吧?”

    “没事!”

    余志乾回到家中第一件事就是上网查询了一下老爸给自己的钱,看到一连串的零还有美金的符号之后,愣了一下,二十万美金,自己第一次看这么多钱,然后迅速的拨通了自己老爸的电话:“老爸,我是不是富二代?”

    “什么意思?”

    “我在网上看过一本书,叫做《我真是富二代》,我是不是和主角一样,家里有很多钱,为了让我体验生活,所以没有告诉我?”

    “你是不是富二代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钱,我还有事,那点钱省着点花,我从你妈手中抠出来的!别告诉你妈,这是我唯一能给你的支持。”

    说完之后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我靠,你到底说一下,我到底是不是富二代啊!”看着被挂掉的电话,余志乾有些无奈,不过很快就忘掉这件事,开始忙碌了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看房子,自己公司要搬家。

    很快,在开普敦的市区,余志乾找到了一栋三层小楼,花了十万美元买下之后,这栋楼就成了余志乾的私人产业,老头子给的二十万美金花掉了一半。

    “嗯,还要买电脑,车,还有一些东西,对了总感觉忘记了一件事!”余志乾眯着眼睛思考了半天想不起来,这个时候约翰再一次的开口:“头,小罗伯特还没下葬呢!”

    “啊,哦,我这个脑子,差一点的忘记了!”

    小罗伯特死了,余志乾在进入酒店之前就已经被杀掉了,之前皮特说的没有错,非洲民族之间的矛盾基本上很难被调节,遇到了就会痛下杀手,一起被杀死的还有十多名小罗伯特一个民族的黑人。

    他们的尸体在一楼的一个房间之中找到,死的很惨,都是被虐杀,余志乾将他尸体带回来之后,找了一块空地,挖了一个坑,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棺材,请了一个牧师。

    小罗伯特基本上没有什么亲人,就算有,余志乾也不认识,只有余志乾还有约翰和皮特参加了葬礼,随着牧师最后一句圣经念完之后,最后一层土也被盖上。

    余志乾手中拿着一瓶二锅头,洒在地上:“小罗伯特,这是我们那里的习俗,你别见怪,说实话,我挺伤心的,你是第一个跟着我的人,你就这么走了,不过你身前吃了那么多苦,到了上面就不会,一路走好!”

    余志乾在墓地之前呆了两个小时,看着墓碑,脑海之中不断的思考着,人到底活着为什么,最后都会归于黄土,想了很久依旧是想不通,最后只能够不想,死掉的人,可以安息长眠,而活着的人,则需要继续活着,在这个人世间受苦受累。

    公司需要重新招募员工,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不过随着南非恐怖袭击事件结束,余志乾的公司名声反而越来越大,不少人都知道这么一家安保公司。

    但奇怪的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单生意,距离余志乾下次进入系统之中还有半个月。

    “必须要挣钱,不能这么坐吃山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