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医院
    “给我来一颗!”

    “好!”

    刘文龙给余志乾喂了一颗糖之后,就离开了病房,余志乾躺在床上,品尝着甜甜的味道,不知道是因为糖真和石头还有小萝莉说的一样,可以让伤口变得不疼,还是心理作用,或者是小萝莉的话起了作用,余志乾感觉自己舒服了不少。

    不过余志乾总感觉自己忘记了一件事,想了想,全部人质都救了出来,然后约翰皮特,刘文龙,高阳,陈风,傅凡都安全无恙,到底是忘了什么事情?

    想不到就不想,余志乾十分的光棍,脑海之中已经开始盘算着自己的十几万美元应该怎么花出去,这么大一笔钱,自己需要好好的计算一下,首先就是要搬家,自己公司的位置实在是太偏僻了,需要去热闹点的地方。

    毕竟做安保公司的,不是卖酒的,自己能力再强也要有人知道才行,不然会一直没有生意。

    其次就是给约翰和皮特涨工资,两人这一次这么拼命,每个人都要奖励一点,还有么,就是购买一些别的东西,比如什么小艾音箱好像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就在余志乾盘算着这么一大笔钱怎么花出去的时候,约翰推着皮特来到了房间之中,看着醒来的余志乾立刻笑了起来:“老板,你醒了!”

    “嗯,你们两个人,没事吧!”

    约翰的手臂受伤,子弹已经被取出来,并不严重,而皮特腿部的大动脉没有被刺穿,伤口看起来吓人,但是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两个人笑着点了点头:“没事,头,我们好得很!”

    “对了约翰,我总感觉我忘了一件事,但是一直想不起来是什么事情!”

    余志乾看见约翰又感觉到自己少了点什么,不由得好奇的看着约翰,希望他能够想起来,约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想了一会,最后一拍脑袋:“头,小罗伯特!小罗伯特我们没有救出来!”

    余志乾一愣,终于想起来自己为什么感觉忘了一件事,原来是小罗伯特,这个家伙好像也被绑架了,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可怜的小罗伯特,希望可以在天国安息!”

    好吧,余志乾是真的忘记小罗伯特,现在想到的时候,也没有太大的悲伤,毕竟那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再去救一个人了,约翰和皮特两个人也都互相看了看,给小罗伯特说了一段祝福的话之后,就将这件事给过去了。

    “对了,等我伤好了之后,我要和你们重新说一下合同,这一次我们一共赚了十二万美元,按照合同来,每个人的提成是一万二,到时候我会给你们,还有以后你们每天的底薪是,我想下!”

    说到这里的时候,约翰和皮特都一脸期待的看着余志乾,余志乾最后咬了咬牙:“一个人一个天五百兰特!”

    “头,你最好了!”

    “五百兰特,我很满足!”

    “皮特你能够听到说话?”余志乾有些诧异的看着皮特,皮特点了点头:“当然,我已经装上了人工耳蜗!”

    “你哪里来的钱?”

    “那个林大使出的钱!”

    “好吧,恭喜你!”

    就在三个人聊得火热的时候,屋子里走进来了一个中年男子,余志乾看到之后被吓了一跳,是自己的老爸,还有一个白人跟在自己父亲身旁。

    “老爸,你怎么来了?”余志乾有些心虚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自己在非洲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被自己老妈知道估计立刻会被拉回家中。

    “我怎么就不能来,我再不来,我这个儿子就要死在非洲了!”余援军随意的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拿起一根香蕉,直接吃了起来,而身旁的约翰和皮特看了余志乾和余援军一样,识相的走了出来,而皮特临走之前开多看了余援军和德鲁两眼。

    出了病房之后,约翰好奇的看着皮特:“你认识他们两人?好像是头的父亲!”

    皮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不太确定,如果真的是他们两人的话,那么我们老板背景大的吓人!”

    “说说!”约翰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病房,并没有觉得两个人有什么特别值得关注的地方。

    皮特笑了笑,如同回忆一样的缓缓开口:“你听说过战火佣兵团吗?”

    “战火佣兵团?”

    约翰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我知道,这个佣兵团成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科索沃战争之后开始壮大,后来在索马里成为当时最大的佣兵团,后来活跃于世界各地,成为世界最大的佣兵组织,人数最多的时候,有十多万人,可以轻松的左右一个小国家的政权,而且他们还是世界上除了五常之外,最大的军火贩子,不过十多年前,这个佣兵团突然的解散,没有人知道原因!”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我们老板的父亲,就是战火佣兵团的团长,而他身旁的那个人就是战火佣兵团的二当家,德鲁,当然了也许是我记错了!”

    “不是吧!”

    “谁知道呢!”

    病房之内,余援军看着自己的儿子,打量了一会之后,突然的拿出匕首,将一个纱布给划开,仔细的看了看,最后点了点头,看向德鲁:“老伙计,你看看,我儿子和我是不是一样!”

    德鲁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就像是一个资深教授一样,看了一会之后,点了点头:“恢复能力和你一样变态,估计不出意外,半个月就能够出院,也许更快!”

    “哈哈,我老余家的种,就是这么厉害!”

    “爸,这位是?”

    “哦,你爸我的兄弟,德鲁,加拿大人,小时候还抱过你,你不记得罢了!”

    “叔叔!”

    余志乾乖巧地叫了一声,总感觉自己的老爸现在有点不一样,但是又感觉不到哪里不同,自己父亲用刀的手法,不像是国内军队用的手法,更像是以色列军队用的方式,但是余志乾不敢多问,自己老爸在自己这里还算很威严。

    “好了,没死就好,出了这么大事情,有空回家看一下,你妈都担心死了,我就是过来看看你,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还有事要忙,对了,今年过年记得回家,这张卡拿着,你爸我的一些私房钱,密码你的生日!”

    说完之后直接离开了病房之中,留下余志乾看着床头的银行卡,一时间不知所措,这是亲爹吗?自己儿子去和恐怖分子打仗,受了重伤,差一点死了,自己亲爹来了就看一眼就走了,难道他不怕自己的儿子就这么挂掉吗?

    还有自己老爸为什么会有外国的朋友,关系而且很铁,还有这张瑞士的银行卡什么鬼,自己老头子不是抽烟都要计算抽十二的红金陵还是十四的利群的吗?

    ps:就是来客串下,大家别激动,说不定我还将余洋给拉出来诈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