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九十一章 抉择,内心的挣扎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醒过来,营地也开始变得沸腾起来,不少芬兰士兵拿着武器,从屋子里钻了出来,一脸迷茫的看向四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少校小跑着来到余志乾面前:“发生什么事情!”

    余志乾学着芬兰士兵的样子敬了一个礼:“长官,我叫西蒙海耶,从十号营地赶过来,刚才来的路上,我发现一支苏联人军队,正在向着营地开来,距离大概只有不到一公里左右!”

    “该死!”少校听见之后,顾不上余志乾说的是真是假,随手指了几个士兵:“你们现在立刻去侦查一下,快去快回,还有通知所有平民准备撤退,你叫西蒙海耶?好吧,我这里也有一个人叫做西蒙海耶!不过现在不重要,感谢你的提醒!”说完之后,转头开始指挥手下忙碌了起来。

    整个营地之中都开始动了起来,士兵们开始检查自己的武器弹药,而更多的平民则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撤退,余志乾则跟在军官后来,来到了营地之中。

    七号营地很大,这里是芬兰在这一片区域最大的活动点,余志乾在十号营地基本上看不到太多的平民,但是这里却有数百名平民,余志乾不知道的是,这里还有一个小型的军火加工厂,生产着一些手雷和子弹。

    大多数都是妇女和孩童,余志乾走在人群之中,看着慌乱的人群,突然的有些不忍心,自己和芬兰人并肩作战了这么久,总归还是有点好感,如果看着这群人就这么死去,自己的内心可能会受到一些折磨吧。

    余志乾闭着眼睛,心中不断的告诉自己,这些人都是NPC,不是真实的人,自己只需要杀掉西蒙海耶,这群人就不存在了,是的,就是这样的,自己这个系统,只是将自己带入了电影,或者一个游戏的世界,这些人不是活人,是一些数据!

    但余志乾越是这么想,脑海之中就闪过了前几天,那群士兵围在邮差边缘的样子,他们有的人兴奋的大叫,有的人哭泣,有些人看着自己的家书面露微笑,有人写回信的时候一脸决然。

    每个人的表情,每个人的动作,没有随着时间推移变得模糊,反而变得越来越清楚,不断的告诉余志乾,这些芬兰人,不是NPC,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他们在抵抗入侵者。

    用自己的生命,点燃这个国家前途,就像在同一片星空之下的中国,也有无数人在这么做,自己邮寄出那封信,不就是为了那么一点的可能吗?

    “该死的,我是来杀西蒙海耶的!”余志乾再一次的提醒自己一声,看着周围不断忙碌的平民,再一次的想要催眠自己,让自己干掉西蒙海耶就立刻撤退,但是余志乾发现自己现在做不到了。

    “叔叔,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要我给你找医生吗?”这个时候,一个金发小姑娘,穿着厚实的棉袄,拖着一个大袋子,在雪地之中艰难的移动着,走到余志乾的身旁之后,低声的询问着。

    孩子的声音充满着灵性,就像是百灵鸟一样的好听,湛蓝色的眼睛十分有神,让人看到里面的天真还有希望,余志乾弯下腰:“没有,叔叔没有不舒服,叔叔只是想,怎么将坏人都打跑!”

    “真的吗?打跑坏人,我们就不用到处跑了,也不用每天都吃土豆了!”

    童言无忌,但是孩子的心愿就是如此的简单,打跑苏联人,不用到处转移,流浪,不用每天都吃烤土豆,余志乾将自己背包里的罐头还有糖拿出来,递给小姑娘:“拿着,这个是罐头,你就不用吃土豆了!”

    孩子摇了摇头:“不用,叔叔,你留着吧,妈妈告诉我,叔叔们要去打坏人,你们需要吃更多的食物,才有力气将坏人都赶出去!”

    “叔叔还有,你吃吧!”余志乾说完之后,摸了摸这个小姑娘的脑袋,转过身体,走向远处芬兰人正在组建的阵地上。

    余志乾给自己的解释就是,自己不是圣母,只是充满国际人道主义,你看白医生,也从万里之遥的加拿大来到了中国,为中国抗战做了贡献,自己只不过是在同样的事情,帮助芬兰人,驱赶邪恶的苏联入侵者。

    一定是这样的,自己才没有圣母心泛滥,等自己帮助他们挡住了这些苏联人之后,就会立刻干掉西蒙海耶,然后完成任务,回到自己温暖的家中。

    “伙计,过来搭把手!”就在余志乾思考的时候,一个芬兰士兵冲着余志乾喊了一句,这个家伙正在搬运弹药箱,但一个人拉不动放着八个弹药箱的雪橇。

    “好!”余志乾将自己的武器放在自己的身后,紧接着用力的拉着雪橇,雪橇终于缓缓的移动,两个人可以说用了吃吃奶的力气。

    不过当雪橇动了起来之后,就轻松了不少,芬兰士兵一把拖着弹药,一边转头看余志乾,对于余志乾脑袋上的夜视仪十分的感兴趣:“伙计,那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很酷,我叫希尔,以前没有见过你,今天才来的?”

    “一种眼镜,我的视力不太好,我刚刚才到,我叫西蒙海耶,营地里的所有人你都认识?”余志乾好奇的看着这个家伙,这个营地里有千人,这个家伙居然知道自己是新来的。

    “并没有,很多人我都不认识,但是有你这么拉风的眼镜,我以前没有见过,所以你一定是新来的,西蒙海耶吗?营地里还有一个家伙名字和你一样,不过他有点不好惹,他脾气,很差!”

    说完之后,还耸了耸肩膀,余志乾听见之后眼睛一亮:“西蒙海耶?营地里有和我一样的名字吗?好吧,他在那里?”

    “很奇怪吗?叫做西蒙的人很多,我从小大认识了不少,那个家伙,应该在前面的阵地里,他刚刚升官了,现在是一个少尉,这个家伙枪法很厉害,听说已经杀了不少苏联人!”

    “是吗?”

    “当然,不过他的脾气真的不好,我个人建议你还是不要去找他!”

    ps:推荐票啊,大佬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