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八十八章 迷茫(求推荐票)
    “你认识?”听到西蒙海耶这个名字,余志乾眉头突然的一挑,自己想要的东西来了。

    “嗯,之前见过几次,他就在这周围活动,具体在哪里谁也不知道,你知道的,现在我们的狙击手散布在整个芬兰雪原,也许他今天晚上就能过来休息,也许他去了别的地方,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吗?”

    余志乾笑了笑:“他是我曾经的一个好友,我有点东西要送给他,如果你看见他的话,和他说一声,就告诉我他我在找他!”

    “好!”威特罗尔德点了点头,拿出一个罐头:“这个你先吃着,等晚上时候,一起去吃烤肉,昨天刚刚打了点东西,还剩点!”

    “没问题!”

    这是余志乾来到这个任务世界之后,第一次有房子住,四处不透风的感觉,还算不错,余志乾将自己的背包给放下来,抱着自己的武器,找了一个就角落,躺了下来。

    余志乾一直担心有人关心自己的武器,但是很明显余志乾是多虑了,所有人都在关注自己是否能够活下来,是否能够看见明天的太阳,没有人关注一把没有见过的武器。

    只有吃饱了饭的人,才会去关注身边的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一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大多数人都是没有粮食危机之后,才会去干,所以要感谢袁老爷子。

    余志乾睡的十分舒服,他做了一个很美妙的梦,梦见了卖核弹的小女孩,在寒风凛冽的小镇里卖着核弹,但是没有人买,孤苦伶仃的小女孩饥寒交迫,最后拿出一枚核弹,慢慢的点燃,在点燃核弹的后一秒,这个小女孩子转过头看向余志乾:“叔叔,你要来一发核弹吗?”

    “轰!”

    世界和平,余志乾也从这个奇怪的噩梦之中惊醒,抬头看了看天花板,摸了摸脑袋,还好,还好只是一个梦,一个诡异的恐怖的梦,那里有小女孩会卖核弹。

    夜晚降临之后的营地,声音开始大了起来,经过透光处理房屋,从外面看不见一丝丝的光亮,而屋子里已经点燃了火堆,一群在外面埋伏了一天的芬兰士兵聚集在火堆旁边烤火,聊天。

    余志乾的房屋也不例外,只是这里的人比较少,大多数都是军官,他们聚集在一起说着什么,看见余志乾醒来之后,立刻招了招手:“嘿,伙计,你醒的正好,要过来喝一杯吗?”说完之后,将一个小酒杯丢给余志乾。

    “没问题!”余志乾笑了笑接过酒杯,走到火堆旁边,上面还烤着两只倒霉的兔子,不知道兔子这么可爱,这群人为什么喜欢吃兔子。

    “我今天干掉了一个苏联少校,很可惜,他周围的人太多了,不然的话,我就能够搞几个少校的肩章来,还能换一笔钱!”一名中尉狙击手有些不开心的说道。

    余志乾看着这个家伙,脸上有一道刀疤,手中有很厚的老茧,不过并不是玩枪的那种老茧,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狩猎人的印记,余志乾看了一下他的装扮,除了一声能够认出的军装,鞋子上的绑腿,很明显的猎人风格。

    冬季战争之中,芬兰人能够打出那么大的战果,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的民风也十分的彪悍,芬兰人环境恶劣,不少人都是与天搏斗,才能够活下来,所以这些糙汉子别的不行,打架是他们的强项,这一点他们不比老毛子差。

    “伙计,你杀了几个?”

    “我杀了七个,不过很可惜,只有一个少尉,现在的苏联人已经开始学会伪装了,你无法分辨谁才是真正的军官!”

    “是的,狡猾的苏联人!”一个看起来有些憔悴的芬兰人猛的喝了一口酒,然后低声的说了一句,紧接着抓着一下自己的脑袋:“该死的战争!”

    “小尼克,你怎么了?”

    叫做小尼克的芬兰士兵又喝了一口酒:“我很好,我没事,我只是总会梦到自己的在杀人,疯狂的杀人,我讨厌战争,该死的!”说完之后用力的一拳头锤在了地面上。

    屋子里突然的变得安静了下来,周围的空气也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默默的喝酒,其实所有人心里都不好受,这里大部分的人,以前都是普通的人,但是现在却都变成了一个个刽子手。

    余志乾也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自己好像也变成了一个刽子手,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好像自己第一个任务的时候?在工厂里,杀掉那群海盗吗?

    海盗自己杀了多少?余志乾也记不得了,但是余志乾好像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但是这一次,余志乾杀敌的时候,心中却感觉有点的压力,每一次将枪口对准一个苏联人的时候,都会有那种感觉,但是这种压力,开始一点点的累计,余志乾却不知道如何去释放这个压力。

    “呼呼,想那么多干嘛呢,喝酒,醒来了继续杀老毛子!”

    一个芬兰人再一次的将酒杯给举了起来,余志乾跟着默默的喝了一杯酒,然后站了起来,走出了屋子,看着屋子外面一片白色,不由得有些迷茫,自己来自哪里?自己要去哪里?

    余志乾蹲在地上,拿出一根香烟,看了看四周,最后回到屋子里,将烟点燃,虽然迷茫,但是却不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香烟燃烧的尼古丁刺激着余志乾的大脑,让他不断的清醒着,最后将抽了两口又掐灭了,收入自己的口袋之中:“管那么多干嘛,能活着就是最重要的!”

    余志乾一直是一个咸鱼,哪怕得到了系统之后,也是一个咸鱼,没有太多的梦想,但是看着一个个陌生的脸庞,这是自己的战友?红海行动时候,余志乾没有过这种感觉,那是一身军装赋予自己的责任,但是现在呢?穿着芬兰人的军装,身份是苏联人,还要去杀一个素不相识的西蒙海耶。

    “该死的系统,该死的,为什么不给我钱!”余志乾说完之后,脑袋里想的还是小钱钱,浪费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钱赚,真的是浪费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