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七十七章 一夜(求推荐票!)
    “长官!”

    老毛子一眼认出了余志乾,将武器放下后,想要敬礼,余志乾立刻拉出他的手:“以后在战场上有事说事,不要给我敬礼!”说完之后,来到人员比较聚集的地方:“伤亡怎么样?”

    “一共牺牲了二十六人,还有十七人受伤!”

    一次短暂的偷袭,就已经丧失了四分之一的战斗力,余志乾看了看伤兵,将那头狼拖着的雪板上的东西拿下来:“这里有点皮毛,给需要的伤员吧,还有向团部汇报一下,其余人立刻回到自己的雪屋之中,如果谁再敢生火,哨兵,直接毙了他!”

    “是!”

    这一次所有的老毛子都不敢有任何的意见,他们很清楚的知道这一次袭击是因为什么,那两个生火的人虽然都死了,但是依旧在被老毛子咒骂。

    一夜无话,当太阳在一次的照常升起的时候,雪地里钻出了一个又一个老毛子,有些迷茫的看向四周,有点不敢置信自己居然又活过了一夜,昨夜除了半夜被偷袭死掉的人,一夜之间居然没有冻死人。

    余志乾要谨慎的多,先将雪屋掰开一个小口子,仔细的观察一下四周,确定没有芬兰人之后,才慢慢的从雪屋之中爬出来,一夜过去之后,营地里的伤员已经全部都死掉,没有任何的医疗条件,受伤就是等死,战争就是这么残酷。

    “继续前进!”

    死者被就地掩埋,收拾了一下装备之后,余志乾吃了两口比石头还要硬的土豆和黑面包,往嘴里扒拉了两口雪,就下令往前走。

    不是余志乾不想休息,不想喝热水,不想吃热的食物,而是现在根本没有条件,如果现在生火,潮湿的木材点然后会升起浓烟,会吸引周围的芬兰士兵过来围猎。

    现在的老毛子就像是雪地里的猎物,而那些芬兰士兵,则是一个个猎人,不断的徘徊在自己的猎物周围,时不时的出动,用力的咬上一口,然后再溜走。

    “给你!”余志乾拿出一条冻的发硬的肉干丢给身后的白狼,这些肉干是从芬兰营地里缴获来的,现在余志乾也不缺少食物,虽然苏联人后勤很烂,但是一个连从接近两百人,到现在只剩下几十人,每个人的口粮都足够坚持一周左右。

    “长官,我看到前面有个指示牌,还有五公里,我们就能够抵达目标区域了!”这时候,代理排长波博斯基,拿着一张地图,一深一浅的走到余志乾身旁。

    “你想死不要拉着我!”看见波博斯基手中的地图,余志乾立刻将他压在自己的身下,紧接着找了一个隐蔽的位置才敢查看地图,不是余志乾草木皆兵,而是一直看着白色,很容易出现炫光,看不清周围的敌人,鬼知道此时有没有芬兰的狙击手。

    “长官,现在我们大概在这里,然后我们的目标海纳镇,按照我们目前的速度,今天将在天黑之前,能够赶到海安镇,不过团部是让我们今天中午拿下海纳镇!”

    余志乾摇了摇头,将地图丢到一旁:“不用管团部命令,继续前进,一个小时之后,抵达卡姆河的时候,大家休息一下!”

    “是!”

    五公里很近,但是现在是在雪地之中,走一步都需要耗费大量的体能,五公里的距离,在中午之前赶到基本上不太可能,余志乾也没有必要进行强行军,继续保持这个速度往前,不然万一路上出现点问题,可能就会全军覆没。

    一路上余志乾发现了不少老毛子的尸体,中路军不止余志乾这一支部队,十多万人从中路进攻,想要直接插入芬兰人的心脏,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但是现在看来,他们都失败了。

    其实苏联人想要推平芬兰人,办法有很多,比如集中兵力,优势一路直接碾压过去,不要管周围袭击自己的那些小股部队,将一座座大城市拿下来之后,那些在雪原上的部队就会不攻自破。

    但是老毛子的指挥官,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他们不仅仅没有集中兵力大规模的推进,反而采用了所谓的稳扎稳打战术,也就是说,每往前一步,都要清缴周围的芬兰人,很显然,这么做的后果就是,不断的被芬兰人小规模的骚扰,拖入了战争的深渊之中。

    “目标一共九十三人,没有重武器,正在向着海纳镇方向前进!”在余志乾等人前进的路线不远处,一个低洼的雪坑之中,趴着两个芬兰人,穿着白色的披风,拿着望远镜,不断的数着余志乾队伍的人数,身旁一名背着步话机的士兵不断的将情报送回指挥部。

    “撤!”

    数清楚人数之后,这两个芬兰人,悄悄的往后爬了一段距离,然后消失在了茫茫的雪原之中,这些侦察兵,就是芬兰人的眼睛。

    中午十二点半,太阳当空,这是芬兰整个冬季最为温暖的时候,余志乾等人现在的位置看起来和以前没有太大的变大,一片桦树林,掺杂着欧洲云杉还有赤松,好像这片树林永远走不出去一样。

    余志乾不断的辨别着方位,确认自己确实没有走错路,一直都是按照一条直线前进,在这种环境下,人是十分容易迷路的,而且所谓的一些可以辨识方位的东西都被厚厚的积雪给覆盖。

    “往前走大概不到一公里,穿过一条河之后,就抵达目标海纳镇的范围了!”余志乾确定自己位置没有错之后,深吸一口气,紧接着跟上队伍继续前进。

    现在整个队伍有些无精打采,长时间不变的风景,还有可能随时冒出来的子弹,都在摧残着这些年轻的苏维埃战士的心理防线,就连余志乾都感觉到一股压抑的气息,让人感觉十分的难受。

    如果可以,余志乾现在想要大声的吼上几声,来舒缓一下自己的情绪,但是很显然不能,这么做之能哦故招来更多的芬兰人,也许他们就在某个角落之中等待着余志乾等人犯错误。

    队伍十分的死寂,一点点的往前挪动着,唯一还算活泼的就是昨天抓回来的那头狼,不算抓回来的,应该算是自己跟着跑来的,余志乾现在算是接纳它了,至少在雪地里,它能拖不少的东西,能省不少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