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七十三章 夜晚
    是夜,余志乾躺在的自己的雪坑之中,缓缓的闭上眼睛,准备休息。

    他比这群老毛子要暖和的多,身上携带的睡袋可以确保自己体温不会流失,同时还有两件军大衣,没有人有意见,毕竟余志乾是军官。

    入夜之后,所有的老毛子都按照余志乾的计划,没有人敢生火全部都待在雪下的位置,除此之外,四周也放出了哨兵,距离营地大概有一百五十米左右,防止有人偷袭。

    睡意来的很快,在寒冷的情况下,人类十分容易疲倦,余志乾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之中,自己看到了自己的父亲,还有家里暖和的空调……

    两个小时过后,原本寂静的营地之中,突然传来了细嗦的声音,一个老毛子从雪坑之中钻出来,不断的抖动着自己的身体,然后走到不远处另外一个雪坑旁边,用力的推了推:“索尔,索尔,起来,别睡了!”

    “该死的波什,我刚刚睡着,你又将我吵醒!”叫做索尔老毛子一脸的愤怒,显然在这种环境下面,想要睡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好不容易梦到自己回到家乡的小窝里,吃着土豆,喝着伏特加,就感觉天旋地转,如同地震一样,张开眼就听到了自己的好友叫唤着自己。

    “别睡了,我们去远一点的地方生个火,该死的,睡在雪里,我浑身都难受,我感觉我如果睡着了,我会醒不来的!”老毛子说完之后,还不断的抖擞两下。

    雪洞之中的温度比表面要高不少,这个家伙晚上爬起来,所以感觉到十分的冷。

    “中尉不是不让我们生火!”

    “那群军官都是废物,他们除了会用枪指着我们冲锋,根本不知道我们的需求,我们现在需要火,不然我们会死在这里!”

    波什抱怨了两句,然后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喝了一口气,索尔看见之后,眼睛亮了起来,立刻抢了过来,然后点了点头:“生个火,考个土豆,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两个人从学地里钻出来之后,又从不远处捡了点木材,然后开始忙碌起来,废了半天劲,终于将火点燃,两个人坐在篝火旁边,长舒了一口气,同时索尔从自己的口袋之中,拿出两个土豆,现在土豆被冻的如同铁球一样,但是索尔却拿出刺刀,用力的插进去,然后放在火上开始烤了起来。

    有样学样,波什也同样开始烤土豆,紧接着将自己的伏特加拿出来,喝了一口然后递过去:“你觉得现在像不像我们十四岁的时候,那时候你还不会喝酒,俄罗斯人居然不会喝酒,说出去就像是一个笑话,你见过会正常走路的的国人吗?”

    “没见过,不过我知道小卡尔不会喝酒!”

    “他不是我们俄罗斯人,他没有俄罗斯血统,我听说他的父亲并不是他亲生父亲,他的父亲好像是一个法国人,所以他才不会喝酒!”

    “真的吗?”

    “当然了,村里的人都知道,听说他母亲年轻时候,曾经在阿姆斯特丹呆过!”

    “那是哪里?”

    “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了!”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聊着天,时不时的还会抬头看看星空,缅怀一下过去。

    五个钟之前,一公里之外的雪原之中,一支大概有二十人的芬兰小队,正在小心翼翼的往前行进着:“乐福,你确定你没有带错路?这周围没有任何的烟火也没有任何的火光,那群该死的老毛子在这里?”

    “我确定,今天下午的时候,我还和西蒙一起在这里伏击,西蒙就在这里牺牲的,他的尸体一定要抢回来,我还要给他报仇!”

    “上帝保佑,西蒙是一个苦命的孩子,从小他妈就教育他不要做危险的事情,结果他来当兵了,这是他第一次上战场吗?”

    “是的,都怪我,该死的苏联人,是我没有保护好他,注意点,苏联人也有一个枪法很好的狙击手,是一个军官,今天下午时候,我打了他三枪都被他给跑了!”

    “知道了!”

    这群人继续往前走,但是却依旧没有找到余志乾等人的踪迹,不由得有些气馁:“那群苏联人不会是迷路了吧?他们晚上不生火?难道不怕被冻死吗?”

    这群芬兰士兵开始有些迷茫,他们袭击别的苏联部队的时候,都是依靠着晚上篝火为目标,但是现在却看不见一个苏联人也没有发现篝火的位置,不由得有些着急!

    “不会的,我们撤退时候留下了标志,还有我们的人也在路上故意留下了一些指引标记,就是怕这群苏联人找不到路!”

    说起来芬兰战争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带路党,这里的带路党不是别人,就是芬兰士兵,因为芬兰雪原太大了,这群士兵害怕苏联人在雪原之中到处乱走,他们找不到袭击的目标,所以会在苏联人前进的位置上,留下一些标记,指引苏联人前进。

    这样的话,苏联人的位置他们可以掌控,可以随时随地的发动袭击,有苏联的一个团,就是按照芬兰人指的路,在雪原里绕了一周,最后只有不到三百人活下来。

    “找到了,左边有火光,距离大概一公里!”就在芬兰人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出现的火光,让他们看到了希望,立刻向着火光的位置,慢慢的摸了过去。

    “波什,你说阿卡沙她喜不喜欢我?”索米的土豆好了,立刻一边扒开土豆,一边低声的询问着自己的好兄弟。

    波什想了想阿卡沙那曼妙的身躯,还有让人心动的叫声和狂野的嗜好,不由得微微一硬,紧接着点了点头:“应该是喜欢你的,我听说他还留着你小时候送给她的情书!”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我觉得也是这样,不过我听波娃造谣说阿卡沙作风有问题,她一定是嫉妒阿卡沙有好的身材和漂亮的脸蛋!”

    “那当然,我觉得阿卡沙也不错!”波什一边说着心中一边肯定的点头,确实不错,价格很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