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七十二章 办法(求推荐票!)
    伤亡很快就统计出来:苏联红军,阵亡二十七人,其中十六名军官,十一名士兵,受伤二十二人,其中轻伤四人,重伤十八人,基本上没救。

    军官阵亡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现在军官只有余志乾一个人,其余包括政委在内,全部牺牲,现在余志乾是这个军队之中,最高的指挥官。

    至于十八个重伤员,全部都是腹部中弹,现在还没有死,但是也在等死之中,唯一好消息就是在这种天寒地冻的天气之中,伤口基本上不会发炎,但是他们能不能活下去,以苏联落后的医疗条件,基本上就是听天由命。

    至于战果,没有俘虏,击毙三名芬兰人,几个老毛子将芬兰人的尸体带到了余志乾的身旁。

    余志乾蹲下身子,看着这群士兵身上的狗牌,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会了俄罗斯语和芬兰语,不仅能交流,同时还能够看懂狗牌上的名字。

    “西蒙,特里?”余志乾看到西蒙两个字的时候,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不过看到姓式是特里之后,立刻一拳头砸在了雪地之中,接着查看了其余几个牌子,都不是西蒙海耶,余志乾无奈的摇了摇头,拍了拍手,重新站起来:“团部怎么说?”

    “团部说,让我们按照预定计划前进,明天中午之前,拿下海纳镇!”

    “收到,回复团部,保证完成任务!”

    将自己的背包重新背好,余志乾将自己身上军官制式的大衣脱掉,换上了普通老毛子穿着的大衣,虽然保暖效果不如军官的大衣,但是至少保命效果要比军官大衣强,随意的拿起一个列兵大遮帽戴好:“所有人,列队,继续前进,目标海纳!”

    重新集结起来的苏联红军,再一次的排成长队,开始向着远处的目标走去,至于伤兵,则被担架抬着,跟着部队一起移动,他们的命运谁都不知道,也许运气好,能活下来,也许,就永远的在这片土地上闭上眼睛。

    芬兰的白天很短,这里有一部分的国土在北极圈范围之内,每天的日照不足六个小时,特别是冬季,甚至五个小时都不到,你刚刚适应了雪地反射阳光的刺眼,很快太阳就要落山。

    经过刚才的一场战斗,余志乾也算是明白了这群老毛子的战斗力了,都是新兵,指望他们根本不可能干什么大事,打游击战,就是被芬兰人打靶子,唯有依托城市进行阵地战的时候,才能够发挥一定的作用。

    景色永远一沉不变,就像是冬天东北地区的雪原一样,过膝盖的积雪,到处都是光秃秃的树木,周围死寂一片,看不见任何活物,这里好像是生命的禁区一样,放眼看去,周围充斥着白色的绝望。

    余志乾走在队伍中间的位置,脑海之中想着现在如何能够平安的度过这个夜晚,刚才出现的芬兰狙击手,代表着这一支部队,已经被芬兰人给盯上了,晚上他们肯定继续会有行动。

    冬天在雪原之中,想要安全的度过一个夜晚,必须要有火源,不然的话,就是等死,但是一旦点火,难么就相当于告诉这群芬兰狙击手,游击队,我在这里,快过来打我。

    敌人在暗处,自己在明处,基本上就是被人打的份,甚至说一夜之间,这个连能被闻讯而来的芬兰士兵全部吃掉,余志乾想要完成任务,但是必须要先活下来,只有能够活下来,才能够去完成击毙西蒙海耶这个伟大的任务。

    看了看天色,按照现在太阳落山的速度,余志乾算了一下,大概有一个多小时之后,天就要完全黑了下来,闭上眼睛想了会之后,想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办法,能不能平安的度过今天晚上,就看这个办法是否有用。

    “所有人,全部停止前进,波博斯基(临时提拔的一排长!)带人去四周一百米开外建立警戒线,发现任何异常立刻鸣枪示警!”

    “是!”

    虽然不知道余志乾为什么让他们停下来,但是所有老毛子都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余志乾打出手势,示意所有老毛子靠拢过来:“现在距离太阳落山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之内,我要求你们每个人,制造出一个雪屋来,今天晚上,所有人不允许点火,你们谁要学会不会,只能够被冻死,你们要知道,这里的夜晚零下三十度!”

    说完之后,余志乾将自己的兵工铲拿了出来,然后开始挖掘脚下的雪,这里的雪十分的厚,可以轻易的挖出一个洞,余志乾这个办法是以前在东北卧冰爬雪时候学到的,关键时刻,能够救自己一命,但是没有想到,居然在这个地方先交老毛子了。

    严格来说,这种雪屋,应该是老毛子境内的爱斯基摩人发明的,余志乾只是交还给了老毛子,整个过程十分的简单,就是挖出一片区域,然后从侧面挖出了一个可以躺进去一个人的雪洞,然后在铺上一些树枝和一些干枯的树叶,这种办法可以隔绝寒风,一定程度的上的保证不会被冻死。

    一群老毛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给他们点火,但是也都纷纷的学了起来,毕竟老毛子冬天雪也十分的厚,这群士兵年轻或者小时候,都玩过雪,所以很快就给自己挖出了一个个雪洞。

    然后紧接着,余志乾将这群人全部都派出去,开始搜寻枯叶,树枝等一些东西,紧接着将连队里一些毯子和保暖的东西全部都发下去,有多少人能过活过今天晚上,余志乾也不知道,希望这群老毛子能够扛冻一点,不然也许明天一早,这群老毛子全部都冻死。

    时间过的很快,一个小时之后,太阳准时的打卡下班,对于这个人世间,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黑夜开始占领天空,放眼望远,天空之中,除了繁星之外,就只有一轮孤月,正在缓缓的升起。

    狼叫,远处的枪声,还有如同鬼怪叫声一样的风声,开始在芬兰雪原上响起,一切的一切,都在预示着,这个夜晚并不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