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四十五章 钉子
    “是,舰长!”

    杨锐说完之后,看了看远处,第二辆坦克再一次的露出了狰狞的炮管,而余志乾到现在没有任何的动静。

    “队长,余志乾怎么办!”

    身旁的陆琛一边射击一边询问,现在杨锐也十分的纠结,上面的命令让他们车队,但是余志乾生死未卜。

    “徐宏你还有多久!”

    “队长,快了一分钟之后就可以到你们哪里!”

    杨锐一边更换弹匣一边看向身旁的陆琛:“陆琛,你掩护我,我去前面看一下余志乾!”

    话还没有说完,第二辆坦克再一次的开火,落在了杨锐不远处的阵地上,几名伊维亚共和国的特种兵直接被炸死。

    “该死的,的想办法干掉这辆坦克!”杨锐用力的压着自己的帽子,头顶不断的有各种石头和泥土落下,耳朵也有点嗡嗡的作响,摇了摇头,想要站起来,但是却发现腿部传来剧烈的痛感,一块石头刚才砸在了他的腿上,有一道四五厘米的伤口。

    “吸!”杨锐倒吸了一口凉气,看了看自己的伤口,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用不上力气,而陆琛发现了杨锐的伤势,立刻扑了过去,将自己的背包打开,拿出急救包,先将杨锐的裤子给撕开来,然后看着这块锋利的石头:“头你忍着点,我将石头给拔出来!”

    说完之后,先将止血的绷带给拿了出来,然后将手放在石头上:“头,我听说你还没有结婚,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人!”陆琛一边询问着一边看杨锐的神色。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问我这些问题,干净给我处理伤口!啊……”话没有说完,陆琛就用力的将石头给拔了出来,这种转移注意力方式,是医生常用的办法,简单的解释就是,趁着石头不注意,给拔出来,这样会减少一点疼痛,当然这也只是心理作用。

    拔掉石头时候,陆琛看了一眼杨锐的伤口:“头,你运气不错,没有伤到筋脉,只是皮外伤,你等下!”说完之后,先将止血的绷带给杨锐给抱扎好,现在没有条件进行缝针,不过简单的处理一下,至少不会让伤口进一步的恶化。

    “不用管我,你去看看余志乾!”杨锐现在还关心余志乾,而此时恐怖分子的坦克已经来到了之前第一辆残骸的位置,继续耀武扬威的往前推进。

    “头,我们来了!”

    徐宏的声音从耳麦之中传来,杨锐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身后:“别将车从转角开出来,对面有坦克,吸!”杨锐想要爬起来,却牵动了伤口,再一次的叫了起来。

    “头,你受伤了?”

    “没事,小伤口,余志乾现在生死不明,你们过来支援一下!”杨锐说完,继续挪动身体,将武器从掩体后面伸出去,进行火力压制。

    坦克一点点的往前推进,子弹打在坦克上面没有任何的效果,这些恐怖分子使用的坦克虽然型号有点老,但是面对步兵的时候,还是有无与伦比的优势,轻武器,无法击穿他的装甲。

    此时废墟下面,余志乾张开眼睛,自己被困在了墙角,身上是一块木头形成的夹角空间,前面很黑,但是却有阳光不短的从缝隙之中,漏进来,让余志乾能够稍微的看清周围的一点东西。

    “我没死!”余志乾摸了摸自己的身体,虽然浑身有点酸痛,但是却还活着,慢慢的蹲起来,然后看了看四周,然后用力的推了推木板,纹丝不动,这个房子差不多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了木板上。

    余志乾观察了一下四周,寻找出口的位置,最终找到了一个被压塌了一半的窗户的位置,眼睛一亮,那里就是自己最佳的逃生通道,费力的在这个窄小的空间之中转身,接着手脚并用的,一点点的向着窗户的位置爬了出去。

    浑身都是泥土,现在余志乾就是一个泥猴子,用了三十多秒,爬到了窗户的位置之后,余志乾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耳畔传来了发动机的轰鸣声,又是坦克发动机的噪音。

    紧接着地面开始颤抖了起来,是坦克通过时候发出的动静,余志乾眉头一锁,该死的,难道这群恐怖分子还有好几辆坦克?一辆坦克都这么难对付了,两辆坦克,余志乾感觉凶多吉少。

    刚才昏迷的一段时间之内,余志乾不知道第一辆坦克已经被的炸掉了,现在不由得有些着急,一脚将窗户上的门框给踹下来,然后将自己的背包丢出去,接着费力的从窗户上给挤了出去。

    身子刚刚出去一半,这个塌了一半的建筑,突然开始剧烈的抖动,各种各样的石头,砖瓦,还有泥土等东西如同雨点一般的落下来,而且还有木头断裂的声音,那块木板,开始承受不住重量,要坍塌了。

    “快一点!”余志乾有些着急,用力的想要从这里挤出去,但是穿着防弹衣还带着各种装备,整个人有点臃肿,半个身体在外面,双腿还在里面。

    不仅如此,雪上加霜的是,余志乾好像腿部还被什么东西给勾住了动弹不得,余志乾用了半天的力气,都没有任何的效果,而且还传来刺痛感,感觉应该是一枚钉子或者什么勾住了自己的裤子。

    房屋开始坍塌了,余志乾现在顾不得那么多,双手抓住前面一面墙,然后用力的将自己身体拉拽出去,而勾住自己衣服的钉子,将裤子给划破,但是却刺入了余志乾的小腿肚的位置,硬生生的在余志乾腿上划出了一道七八厘米的口子。

    余志乾从窗户之中爬出来的瞬间,刚才掩埋他的废墟的房子,直接倒塌,发出一声巨响还有各种各样的尘土,余志乾要再慢一秒,可能就直接要被活埋在里面。

    “我曹!”

    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腿,小腿肚被划出了一道很长的血口,不过伤口看起来不会很深,但是却十分的痛,余志乾眯着眼睛,强忍着痛苦,慢慢的从地上一点点的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