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九章 受伤
    “草!”

    余志乾感觉自己的胸口仿佛被一个锤子重重的锤了一下,瞬间觉得喘不过气来,像有千斤之力打在了自己的胸腔,身体往后不受控制的退了两步,与此同时一发子弹擦着余志乾的手臂飞过。

    子弹在空气之中剧烈的旋转,摩擦,带着巨大的热量,直接将余志乾的手臂给撕裂开一道血口,但是紧接着又被高温烤熟,伤口就像是烤肉一样,卷了起来,发出一股轻微的肉香味。

    “吸!”

    余志乾倒在地上,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躲到了一个掩体后面,看了看自己的胸口,一颗弹头已经变形扭曲的镶嵌在了自己的防弹衣之上,而手臂上的伤口虽然不严重,但是却影响自己的左手的活动。

    “小看这群黑人了!”

    余志乾从地上爬起来,自己是真的小看这群黑人了,虽然一直被自己各种花式虐杀,但是怎么说也是在纳米比亚当了不少年的叛军,还是有一定的战斗力,至少说他们的枪法不是和普通黑人一样的信仰枪法。

    “我打中他了,我打中他了!”一个黑人大声的叫喊着,十分的激动,他可以确定,十分的确定,自己命中了那个恶魔。

    “打中了吗?你们三个过去看一看,其余人给我盯死了!”

    鲍尔斯听到手下打到了余志乾,立刻下达了新的命令,准备让人动手,但是直觉告诉自己,虽然自己手下命中了目标,但是不一定就打死了,虽然人被打了一枪,基本上就丧失了战斗能力,但是鲍尔斯深怕余志乾临死之前拉一个人下水。

    余志乾依靠着墙壁,从身旁的花坛之中摸了摸,拿出一个新的弹匣,重新装上子弹,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现在稍微缓过来了一点,但是可以肯定,自己的胸腔内部肯定多多少少有点问题,有点喘不上气来。

    不过黑人没有给余志乾更多的时间,三个人组成箭头的推进阵型,已经靠近余志乾,距离越来越近,脚步声也越来越大。

    从自己的腰部武装带上拿下一枚烟雾弹,余志乾用嘴咬掉拉环,然后左手无力的往前轻轻的一丢,烟雾弹在地上滚动了两圈之后,落在了距离余志乾不远的地方。

    烟雾弹在地上磕磕碰碰,发出了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快要靠近余志乾三个黑人草木皆兵一般的往后跑去:“手雷,手雷!”

    听着黑人夸张的叫喊着,余志乾冷哼一声,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确定不会太影响自己的行动能力,猫着腰再一次的站了起来,胸口还是有点闷,舌尖有点腥味,但是短时间之内不会有事,等战斗结束之后,一定要去检查一下,鬼知道会不会内出血。

    “噗嗤!”

    黑人预想之中的爆炸声没有响起,反而是烟雾弹独特的声音,一股白色的烟雾从烟雾弹的金属壳之中迅速的升起,黑人武装份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被人给耍了。

    “该死的,不是手雷,是烟雾弹,对着烟雾弹扫射,不要让他跑了!”

    鲍尔斯看着烟雾升起来之后,立刻有些焦急的叫了起来,同时恨不得将自己手下脑袋给打开,看一看里面装的是什么玩意,手雷和烟雾弹都分不清楚吗?

    收到命令的黑人,立刻转身对着烟雾弹开始扫射,几个人几乎在五秒之内全部将子弹打空,然后开始更换弹匣,而就在他们枪声停止的时候,余志乾站了起来,混入了烟雾之中,向着后面跑去,不能和这群黑人硬刚,自己受伤,只能先智取。

    但是余志乾刚刚进入烟雾之中,身后又有枪声响起,只见鲍尔斯手中拿着一把AK,放在自己的腰间,不断的对着烟雾之中进行扫射。

    “我草,这群黑人的智商上线了吗?”余志乾听到枪声之后,立刻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向着后面跑去,鲍尔斯将子弹打空之后,迅速的更换弹匣,看着自己手下又要准备开枪:“你们不会分开射击吗?一个个打吗?子弹打光了,不是给他逃跑的机会!”

    骂完之后,将刚换完的弹匣全部打空,其余的黑人被鲍尔斯吓得互相看了看彼此,不敢乱开枪,愣在原地,鲍尔斯一枪托直接砸在了其中一个人的脑袋上:“让你们开枪,你们愣着干什么!”

    几个黑人很委屈,刚才自己开枪骂自己,现在不开枪又打自己,自己到底是开枪还是不开枪!

    就在黑人不知所措的时候,余志乾也终于绕到了厂房后方的区域,轻轻的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透过烟雾弹范围,看见几个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黑人,将自己的枪举了起来,轻轻扣下了扳机。

    没有命中,不到五十米的靶子,而且是固定靶子,没有命中,左手受伤对于余志乾影响很大,扣动扳机之后,手指会抖动,影响精准度。

    子弹擦着黑人的脑袋飞过去,这个人是鲍尔斯,听到耳畔之中传来的破空声,立刻趴在了地上,浑身冒冷汗,刚才就差一点,差一点自己就去见了众神了。

    “他不是受伤了吗?受伤了还能打这么准!”鲍尔斯此时心中打起了退堂鼓,那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不管是战斗力,还是应变能力,还有各种能力,都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

    如果不是自己手下的人比较多,现在自己可能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一想到余志乾神出鬼没的身法,还有各种诡异的暗杀手段,鲍尔斯就不寒而栗。

    “头,我真的打中了,我看的很清楚,他的胸口被我打了一枪,不骗你,我看的很清楚!”一名手下看着鲍尔斯趴下来之后,立刻跟着趴下来解释。

    “那你告诉我,他为什么还能够开枪,差一点将我爆头了,你胸口中一枪,你不死吗?”

    “头,也许,也许,他不是一个人,也许还有很多人!”

    听到这句话,鲍尔斯愣了一下,对啊,对面可能不止一个人,万一还有别人呢,看了看周围,立刻感觉十分的危险,迅速的往掩体后面爬:“走,撤退,撤退!将工厂给烧了,都烧掉!”

    鲍尔斯果断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同时也不忘记自己的任务,烧掉整个工厂,工厂大门之中的车辆上就放了不少准备好的汽油,等会只需要洒在厂房里,一把火就将这家工厂给烧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