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承包商 > 第一章 落魄的佣兵
    南非,开普敦。

    “来来来,大家来看一下,这是开普敦历史最为悠久的一家商场,曼德拉总统逝世前,曾经经常光顾这家商店,在这里,你可以买到南非当地的特产,在这里,一克拉的钻石只需要两千兰特,换算成人民币,连一千块钱都不到,当年大哥,小李子等人都来这家商店买过东西……”

    一名亚裔导游,举着小旗子,手中拿着一个温州皮革厂倒闭的喇叭,大声的对着身后一群小红帽们热情的介绍着,这家叫做塔姆百货商店的小购物超市。

    看见一名名游客走进商店之后,脸上就露出一丝丝的精光,盘算着自己的提成,看见所有人都走进去之后,将小旗子放倒腋下夹着,背靠着墙壁点燃一根香烟,休息一会,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不由得有些迷茫,自己好歹也是一个有系统的人,为什么会混的这么惨。

    “小余,你别抽烟了,进来给我挑一挑,看一看那些是好东西!”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妈,站在门口招呼着余志乾。

    “哎,您稍等,我这就来!”有人召唤,余志乾立刻将烟头掐灭,塞进自己的口袋之中,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帽子,走进商店。

    如果此时有英文好的人,会发现余志乾背后的衣服上,印着:环球战狼旅游公司,开普敦三日游,环球战狼安保公司,环球战狼快递公司,中医,针灸,代购,联系电话……

    别看余志乾现在是一个导游,嗯,他也真的是一个导游,他还是一家安保公司老板,一家货运公司的老板,手底下有,算了一算,加上临时工一共三个人。

    余志乾二十五岁之前,在北半球的冰窟窿里卧雪刨冰,二十五岁之后,跟着自己的老班长,来到了南非,听说这里开安保公司赚钱。

    结果钱没赚到,自己的老班长一场车祸留下余志乾一个人在人生地不熟的南非,孤苦伶仃,无依无靠,至于老班长出车祸后的赔偿?在南非这个所谓的非洲最为发达地方,想要找到一名肇事司机,比当年抓到大胡子难度小不了多少。

    为了能够在这个陌生的国度活下来,余志乾继续干起了佣兵的生意,至今一单生意都没有接到,后来余志乾才知道,佣兵是非法的,现在都叫PMC。

    于是余志乾又成立了一家安保公司,反正在南非开个公司,只需要挂个牌子就可以,注册什么的,等有钱了再说。

    可惜事与愿违,原本以为可以快速的发家致富,一年多了,依旧没有任何的生意,这一年中,余志乾干过快递,从开普敦往东伦敦送货,修过水管,冒充过老中医,干过厨子,搬过砖,还有导游。

    不过这些工作,也仅仅的够余志乾在开普敦活下去,他还要每个月给自己战友的家里寄钱,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存款,但是那又能怎么办?人总需要活下去。

    至于还在非洲混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余志乾有一个该死的系统,系统怎么来的,余志乾不知道,是自己来到非洲第一天,不知道是因为睡了一个非洲女人还是因为吃了什么天材地宝得到的,反正别人的系统都是牛逼哄哄的刷钱系统,科技系统,反而余志乾的系统有些蛋疼,叫做《佣兵之王》系统。

    得到系统的第一天,余志乾就一直想要吐槽,什么破系统,不知道佣兵现在是非法职业吗?还让自己当佣兵之王?设计系统的人是因为《佣兵的战争》看多了吗?还是脑子抽风了?

    这个系统打开之后,和传统套路一样,有一个转盘,上面各种现代感十足的武器,甚至还有歼星舰,但是最终余志乾只抽到了一把武器,一把罗马尼亚生产的AK47,不过比市面上罗马尼亚货比起来,这把武器多了一个介绍,叫做永不磨损,故障率为零,系统解释,就是这把武器不会出现卡壳,炸膛等情况,但是枪是有了,但是却从来没有用过。

    别的系统都立刻发布什么新手任务,但是自己这个傲娇的系统却表示,只有在现实之中接了第一笔佣兵或者叫做安保订单,系统才会正式的开启,而且期限是三个月,现在已经过去了两月二十多天,自己依旧没有接到订单,再过一周如果依旧没有订单,系统就要离他而去,余志乾也会变成白痴。

    天黑之后,余志乾将这些游客送入酒店之中,带着一身疲倦,还有今天的工资加提成,一百五十兰特,骑上自己除了油箱基本上已经看不见任何配件的摩托车,回家。

    余志乾家,公司都在开普敦南部乔治公园不远处的一处居民区,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白人难民营。

    没错,是白人难民营,南非人在取消了种族隔离政策之后,翻身把歌唱的黑人宁愿用什么都不会的黑人同胞,也不愿意用白人。

    在南非任何公司,企业必须要有一定比例的黑人,用黑人是政治正确,同时也挤压了白人生存空间,哪怕白人干的更好也没用,所以白人失业率很高,大批无业的白人难民居住在乔治公园周围,报团取暖。

    有本叫做《佣兵的战争》的小说里也介绍过这里,还招了一个手下,叫做什么余志乾忘记了,自己出来那年,那本书还没完本呢,不知道高阳是死是活,当年自己的老班长,可能就是被那本书蛊惑才来的南非。

    一个破败的院子,院门口什么不多,就是牌子多,零零碎碎的挂了有十个牌子,乍一看还以为来到了什么了不得的CBD,大型公司扎堆在这里办公。

    不过仔细的看了一看牌子,都是环球战狼,环球战狼,和衣服上印的一样,吃喝拉撒睡玩,只要你能想到的,这里好像都能给你办到。

    “小罗伯特,开门!”用力的踹了一脚已经能够钻进人的铁门,院子里三个小平房其中最大的那一间里走出一个黑人,看见余志乾回来之后,眼睛一亮:“老板,你回来了,今天十二号了,应该发工资了!”

    余志乾将摩托车推到院子里,用一根手臂粗的链子锁起来:“你当发稿费呢,十二号就发工资,没钱,晚饭做了吗?饿死我了!”

    “老板,你不发工资,我要辞职了,你都三个月没法工资了,我家里的人……”

    “你哪里来的家人,当初要不是我收留你,你早就饿死了,你还有脸要工资?当初你怎么说的,你是南非消息最灵通的人,你看看都快三个月了,你一单生意都没有找来!要钱没有!”

    说完之后,余志乾走进了屋子里,不过桌子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小罗伯特跟了进来,看着余志乾,一脸的无奈:“老板,没钱买菜了,家里米缸还有两只饿死的老鼠,你要吃吗,我可以给你烤了,还有老板,你今天的导游生意还是我介绍的呢!”

    余志乾一脚踹在这个家伙屁股上:“我说的生意是安保生意,一次能赚几千几万的,不是这种累死累活就赚一百块钱的生意,该死的,我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手下!”

    余志乾一边说着,一边骂骂咧咧的从兜里拿出五十块钱递过去:“去买两块饼,剩下来的钱买点大米,知道吗?是大米不是面粉,对了再给我带两包烟过来!”

    小罗伯特直接将五十块钱丢在地上:“老板,五十块钱根本不够!”

    “不够你用你的钱先垫着,等我在赚钱了还给你!”

    “我没钱!”

    “你嘴角还有油,该死的,你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我连饭都吃不起,快滚去,不然我让你尝尝我拳头的厉害!”

    小罗伯特捡起五十块钱,嘴里嘟囔着走出了房间,余志乾看他走出去大吼一声:“你个混蛋,不许骑车,不许开车,你不知道现在油价多贵吗?骑着你的自行车去!”

    “你个葛朗台!铁公鸡!”

    余志乾没有搭理小罗伯特的抱怨,将剩余的一百块钱从兜里掏出来,从床底拿出一个存钱罐,塞了进去。

    “好运来,那个好运来!好运来……”

    手机铃声响起,余志乾看了一眼,一个陌生号码,慢悠悠的按下了接听键,这时候打来的电话,要么就是诈骗电话,要么就是推销电话,什么?非洲没有诈骗电话?呵呵,兄弟,你太年轻了,非洲的诈骗电话比国内还要多,而且花样百出,比如什么发现钻石矿需要投资等等……

    “请问是环球战狼安保公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