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祸害 > 第1634章 神来之笔?
    林晧然将筷子放下,显得认真地回应道:“初时,王时举虽然颇有才华,但身上难免有一些读书人的迂腐之气。只是跟随我下扬州大半年,其品行端正,做事亦是慢慢懂得灵活变通,确实是一个难得的可造之材!”

    “你觉得他今科能考上举人吗?”吴秋雨扶着筷子,又是继续进行追问道。

    林晧然伸手从阿花的手里接过汤碗,只是阿花有些紧张的样子,接过来却是差点洒了,令到他古怪地望了阿花一眼,这才回应吴秋雨的问题道:“他的才学肯定是够了,不然我当初不会点他为经魁,但他此次能不能考中举人,这得看一些运气了。就像你夫君,如果当年没有一点运气,怕亦是拿不着这个文魁的头衔呢!”

    八股文取士看似很公平,但亦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公正,毕竟审卷的考官始终是肉体凡胎,却是难免会加上一些主观因素。

    亦是如此,很多才华横溢的士子在科场总是颗粒无收,特别淘汰率最高的乡试更是一个大关卡。

    “他是不是还没有婚配?”吴秋雨的眼睛微微一亮,又是满脸认真地询问道。

    林晧然喝了一口鲜美的鱼汤,古怪地望了一眼吴秋雨,却是轻轻地摇头道:“这事我倒不清楚!”

    不说他现在有着诸多事务要烦心,这历来都是弟子孝敬老师,他这个老师哪怕是再负责任,亦不会替弟子操心这种事情。

    吴秋雨幽怨地望了林晧然一眼,却是不再多说话。

    夜幕降临,京城的盏盏灯火亮起。

    由于夏季来临,后花园多了一些虫蛙的声音,特别蟋蟀的声音格外响亮。

    在得到的同时,亦会失去一些东西。随着林晧然的地位提高,只能是不断地改变和克制自己,起码要在表面塑造圣人官员的形象。

    如果不是要前去拜访朝堂的大佬,林晧然基本上是不会再出门,更别说去烟花之地寻花问柳了,总是老老实实地呆在书房之中。

    蜡烛正在烛台上燃烧,整个书房显得很是敞亮。

    林晧然已经洗过澡,正在书桌前翻阅一些信件。虽然他身处于京城,但在地方亦是建立了消息渠道,了解着广东、浙江和南直隶那边的动静。

    他此时正在看着花映容的来信,了解着苏州丝绸风波整个事件的始末。

    林晧然对苏州丝绸风波的结果倒是满意,虽然联合钱庄不能一举吞下苏州的丝绸业,但联合钱庄如同钉子般钉在了苏州城中,已然是为联合钱庄将来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不管有任何地方都是一个道理:有利益的地方,难免会产生纷争。

    银行的吸蓄放贷无疑是一项很诱人的业务,但其实这项业务会侵害地方官绅和地主阶层的利益,很可能会遭到他们的强烈反扑。

    大明并不是没有金融业,其实大明的金融业一直存在。

    地方官绅和地主阶层早已经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他们通过直接或间接的高利贷方式,不仅从中获得到丰厚的利润,而且还能得到田产或房产等资产。

    正是如此,哪怕明律对高利贷进行了明确的限定和打击,但在地方官绅和地方势力的保护下,这个条文实则是形同虚设。

    联合钱庄如果贸然打出“低息放贷”的牌子,必然会遭到地方官绅和地主阶层的强烈反对。只是现在苏州钱庄将丝绸业让出,且没有即刻全方面推出“低息放贷”,无疑给予各方一个可接受的时间和空间。

    现在通过丝绸的利润将一帮人绑到一起,哪怕将来遭受地方的官绅和地主阶层的强烈反对,那亦不会陷入孤立无援之境。

    当然,事情阻力太小,主要还是取决于他的官职和权柄。

    如果他将来能够登顶,不仅可以推出“吸蓄放贷”的模式,而且还能冠冕堂皇地发行通用纸币,甚至成为大明的中央银行。

    林晧然的手指在桌面敲了几下,便是执起手笔,在一番寒暄之后,便是郑重地写道:“天下之人皆为利也!今丝绸贵,则生丝贵,绅与民此后几年,必舍稻而种桑,丰年无恙,灾年必成祸端。联合银庄可推生丝期票压其价格,防丝多而贱伤民,并着令广东备粮以防灾情,另在苏州推土豆、红薯……”

    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尽善尽美,在苏州丝绸业崛起的同时,却免不得会侵占农田这种生产资源。如果不加以防备,不仅会令到苏州陷入灾荒,而且保守派官员会借机抑制苏州丝绸业的发展,从而重创大明的海上经济贸易。

    正是如此,他不得不未雨绸缪,防止这种事情的发生。

    林晧然将事情交待完毕,便又是认真地写道:“红妆倾城,吾爱犹存,慕君娇媚动人,耻己痴心不改。吾心甚念,盼妾早归!”

    在写完之后,他吹了吹上面未干的墨迹,装进一个信封中,然后放到一个带锁的特制皮匣里面,打算让联合商团的渠道将这皮匣送到花映容的手中。

    此举其实是效仿了清朝于康熙晚年的密折制度,由皇上和官员各持一把钥匙,任何人都无法开启,从而大大地加强了密折的保密性。

    林晧然刚将信封放到皮匣里面,孙吉祥则是走了进来。

    孙吉祥的白头发多了一些,但那双眼睛似乎更加睿智,来到书桌前见礼道:“见过东翁!”

    “孙先生,京城可有什么动静?”林晧然锁上皮匣,便是随口询问道。

    孙吉祥替林晧然掌管谑而着京城的消息源,便是老实地回应道:“董份今日并没有任何异常的举动,怕是接受前往山东主持圣人祭了!”

    林晧然将皮匣放到显眼的位置,林金元看到必定会将皮匣送往东南,便是走向茶桌,同样认真地求证道:“孙先生,你觉得董份真的会老实接受我的提议吗?”

    “如果东翁推荐其他人,怕是会惹来麻烦!只是东翁选择董份,却是一个高明之举,简直是神来之笔!”孙吉祥跟随林晧然围桌而坐,接着侃侃而谈地道:“袁炜和董份本是一体,现在你提议董份前去,他若是公然反对的话,难免会引起袁炜不快!另外,明年才是外察之年,现在董份前往山东是利大于弊,故而应该不会跳出来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