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武将时代 > 第四百九十八章?????? 针对
    “这个……”

    洛总兵面上的笑意凝固。

    他原本以为这只不过是陈泽的开场白而已,先赞同一下他之前的建议,随后再提出不同的意见。

    然而……

    陈泽当真就同意了固守西陇城的方案?

    这让洛总兵诧异不已。

    毕竟就是提出这个建议的他自己,也在听到陈泽分析出利弊之后,心下里承认了之前的想法不太成熟,而愿意按陈泽的原计划来走。

    此刻他的沉默,只不过只是在考虑怎么解决眼前的局面,让自己在有台阶下的同时,能够说服众将去往克坦城。

    结果陈泽这一开口,竟然是附和了他的意见。

    要知道站在陈泽那边的将领人数本就不多,若不是有陈泽在,估计他们的声音根本就会淹没在汪洋大海里。

    陈泽这一同意,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件事几乎就算是这么定了。

    可……守西陇城?

    洛总兵愕然之际,也在心中评估了一下风险,发现正如陈泽所说,固守西陇城的难度,要远比守克坦城为大,甚至还很有可能会守不住。

    那么,这个战略安排岂不是与陈泽打从一开始就定下的策略不符?

    “各位,你们可还有不同意见,大可以提出来?”

    陈泽却是一眼也没看洛总兵,而只是对着在场过百将领问道。

    这当中,支持留守西陇城的将领本就占绝大多数,自不会有什么异议,而余下的一小部分,要么是对陈泽忠心佩服的,比如杨明忠,马辉等等,要么就是生性保守,不愿担过多风险的。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肯在这时与大多数人的意见相左,其实凭着的底气也是因为陈泽。

    纵使他们的军阶比陈泽还要更高,但这一路走来,谁都能看得出洛总兵对陈泽的看重,甚至于很多决定虽是出自洛总兵之口,但真正提出的人,其实正是陈泽。

    正因如此,这一小部分人才会站在了陈泽的身后,大胆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可此时陈泽的突然转向,也是让他们懵了半晌,一时间哪有不同意见提出来?

    陈泽等了一会儿,见无人反对,这才点头道:“那么咱们就按总兵大人说的来,大家伙儿先下去安排守城事宜吧,毕竟西陇城的破坏比较严重,既然决定了要守此城,那有些要事先弥补的工作,还是得先做一下的。”

    说着,他看向洛总兵。

    “这……嗯,不错,大家就先去准备吧。”

    洛总兵愣了下,心知陈泽这是在等自己下令,于是也不及细想,先点着头,顺着陈泽的话往下接了过去。

    众将面面相觑,一时间也没想到方才争得面红耳赤的局面突然就平静了下来,不仅如此,还在刹那间就有了结果,也是大多都愣了愣。

    随即,但见洛总兵摆了摆手,也就识趣地齐声应了声是,退出了军演室。

    直到整个军演室中只余下洛总兵与陈泽二人时,洛总兵才苦笑一声,道:“陈兄弟,你不必为了维护我的颜面而作此决定吧?”

    陈泽笑笑,摇了摇头道:“总兵大人,在下固然也有这方面的意思,可这却并不是主要的,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在下认为总兵大人的建议才是真正可行的。”

    “哦?”

    洛总兵眉头一挑,想了想,还是摇头道:“不,我之前提出那个建议时并没有考虑太多,后来你给出的分析,在我看来才是正确的,而此时咱们若是要守西陇城,那确实是相当于在逼欧阳厉行必须要有动作。”

    “南特行省在退无可退之下,势必会来西陇城拼命,这才会是对方收到这个消息后,会作出的决定。”

    洛总兵深呼出口气,皱眉道:“所以,你就不必再安慰我了。”

    陈泽哑然,想了想道:“总兵大人,既然咱们知道守西陇城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那么,那欧阳厉行会不会也能想到呢?”

    “嗯?”

    这话让洛总兵突的挑眉,沉吟片刻,道:“你的意思是……”

    “不错!”

    陈泽点头道:“也是总兵大人提醒了我,咱们由居合城撤军后,一路上又是放弃城池,又是收归兵力,如此种种,实在是再明显不过,让欧阳厉行很明白,咱们这是要去固守三大主城,以保留一些胜利果实了。”

    “既然如此,以欧阳厉行那谨慎的性格,便不会在这种时候强行追击,而是谨守住他已经取得的成绩,直到朱炎帝国派来援军。”

    话及此处,洛总兵微微应道:“不错,这是欧阳厉行的作风,所以之前我也曾说过,这家伙要比郑元郧或者那位兵行险着的张承望更加难对付。”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欲望,所以也不在乎前方有着怎样的诱饵在等着他,无论是什么,他都不会上钩的。”

    这是之前洛总兵对于欧阳厉行的评价,也是通过这段时间双方的合作中,由欧阳厉行的所作所为而作出的判断。

    这个人,太过稳健,稳到就像是一块油盐不进的石头,而偏偏他自己本身又很具备战略眼光,所以,无论你丢给他怎样的一个诱人的鱼饵,他都是不为所动,只会按照自己所见所想来决定军队的下一步走势。

    像那张承望,因为有着欲望与执念,所以他兵行险着,不惜冒着南特行省不保的危险,也要强行对安洛行省出兵,而最终的结果已然成了过去式。

    可以说,张承望是个赌徒,而欧阳厉行却恰恰相反,他却更像是个无欲无求的老和尚,反而给人一种没有破绽的感觉。

    不过他这种行事风格也有着弱点,就像之前陈泽曾阴过他的那两下一样,正是针对到了欧阳厉行的这种行事风格,结果反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所以说,你的这个选择,还是在针对欧阳厉行?”

    洛总兵已经渐渐明白了陈泽的意思,想了想,笑道:“不错,如此一来,难受的人其实不会是我们,反而是那位欧阳总兵,那么……他又该对此作出什么样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