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武将时代 > 第三章 将星
    陈泽的动作很快。

    魏家一行除了家主魏栖梧与杨先生之外,余下众人还有三十五人。

    他将十四个保镖分成一队,另外十一个车夫随从分成一队。

    左右看看,目光扫向随从那队,道:“你们几个拿上武器先过去埋伏。”

    此言一出,众人面面相觑,却无一人行动。

    “陈泽,你是不是搞反了?”

    魏栖梧忍不住道:“他们都是些赶车的车夫,战斗力并不高,你要带人去狙击鬼见愁……应该带他们去才是。”

    他们,自然是指那些刀兵在身的保镖,这些人里甚至还有两三个获得了军机处一等夫长的军阶。

    “是……是啊,咱们这些人只会赶车打杂,你却要我们去对付鬼见愁,这个不是乱来吗?”

    车夫队中,一个面容憨实的壮汉鼓着勇气说道。

    “哼,老朽早说了这小子在胡言乱语,家主你听老朽一言,让我来指挥,担保大家平安无事!”

    杨先生被两个人钳制着,此时也趁机落井下石。

    “不用担心。”

    陈泽却是不慌不忙,走到那憨实壮汉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李大叔,我不会害你!”

    谁也没看到,在他一掌拍向李大叔肩膀的时候,一抹淡淡的银光也随之进入到对方体内。

    这抹银光便是陈泽脑海中那颗闪烁着微光的银色星辰,而这颗星辰的名字叫做——将星!

    不,这么说或许并不正确,确切的说,这颗星辰应该是属于将星中的一种。

    在刚穿越时,陈泽就查看过这颗存在于脑海中的星辰,结果竟从中得到了信息。

    将星:白绕

    品阶:普通

    武力:54

    智力:41

    统御力:10

    武将技:嘲讽

    兵卒类型:刀兵

    将星注释:三国前期黑山黄巾军首领。

    关于三国陈泽并不陌生,虽然黄巾军白绕在三国里的地位略等于小喽罗而已,可陈泽也是知道的。

    只不过他并不清楚为什么白绕会以将星的形式存在于自己的脑海中。

    经过这几天的尝试,他也大概摸清楚了这所谓的将星。

    品阶方面显而易见,既然有普通,那就一定会有更高品阶的将星,只不过他眼下还没有获得罢了。

    至于武力值,陈泽在研究时有过测算。

    一个普通人的武力值大概是在十点左右,当然,这都不能算作武力,只能说是有一把子力气而已。

    而一个经过训练的士兵,其武力值便是在十五到二十五点的范围内,比普通人强,但也有限。

    是以白绕这五十四点的武力值,已是远超常人可比。

    智力方面,因为时间的关系,陈泽没有研究透彻,不过大概推测出应该与武将技有所关联,智力越高,施展出的武将技威力就越大。

    而说到统御力,行军打仗,武将固然重要,手下没兵士也是不行的,统御力影响的就是将星的带兵能力,每一点统御力可以让武将统领一个士兵。

    白绕有十点统御力,也就是能带领十个士兵。

    再然后……

    这东西并不是给他使用的,而是打入别人的体内。

    要让将星放入别人的体内,前提条件就是对方愿意听从他的指挥,所以这才是陈泽耐着性子为魏栖梧分析眼下情况的原因。

    要想让将星生效,他就得获得在场这些人的指挥权。

    当将星进入对方体内后,将会有半个小时的生效时间,在这半个小时以内,无论接受将星的是什么人,在这时他就是被将星附体的那位武将!

    一掌拍下,那位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壮汉陡然身躯一震,双眼中划过一抹从未有过的凌厉神采。

    “末将领命!”

    他对陈泽恭敬一抱拳,厉眼一扫与他站在一起的另外十人,大手一招,“跟我来!”

    从他身上,一股强大的气势散发开来,笼罩在那十个本是瑟瑟发抖的随从车夫身上。

    “是!”

    十个随从同时身躯一挺,面上再无半分害怕之色,纷纷提起手中钢刀,便随着李大叔往陈泽指明的方向跑去。

    一群人气势汹汹,看得魏栖梧与十几个保镖愣在当场,想不明白他们怎么突然之间都像换了个人似的。

    陈泽却在这时目光一扫,看向那颇具战力的十四个保镖,“除去看守杨老头的两人,其余十二人分成两队,六人持枪,六人拿弓,去到我们进入的那处入口守备。”

    “见到有鬼见愁的人,格杀勿论!”

    话音落下,他气势凛然地猛一劈手,作了个斩首的动作。

    然而回应他的,是那十二个保镖的目瞪口呆。

    “你……让我们去守入口?”

    其中一人指了指陈泽背后,极为不敢相信道。

    “有什么问题么?”

    陈泽皱眉,行军打仗,要的就是行令禁止,军令一下,下面的人就算有所疑问,也应该先执行命令,而不是当场质疑。

    若是殆误了军机,在陈泽的前世,不管事后证明你是对还是错,同样都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之前为了获得指挥权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陈泽可不想继续再浪费下去。

    于是不待保镖们再开口,他当即语速极快道:“这个山谷有两个入口,暂且用前后门来表示,很明显隐藏着的那个入口,也就是后门,才是鬼见愁主攻的方向。”

    “至于前门那里,他们会派人看守,但人数并不会多,主要就是起一个警戒的作用,你们要做的,就是看好前门,不让外面的人进来发现虚实!”

    “听清楚了么?”

    他语气凌厉地问道。

    “可是……”

    保镖们可没有被陈泽这个小随从的气势吓住,之前开口那人还想再说些什么,陡然之间,从旁传来一声暴喝:

    “可是个屁,还不快照做!”

    竟是魏家家主魏栖梧。

    对于陈泽的指挥,他本也心有疑惑,但当看到那十一个随从车夫的改变之后,他的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奇怪的感觉。

    这时再看陈泽,从对方的身上,魏栖梧感觉到的是一股极为自信的气势,甚至在这股气势中,他竟还感受到了一份安全。

    虽然不知道这感觉从何而来,但此时已是生死关头,若等鬼见愁进来,他们所有人必然是一个死字,那么,何不在这个小随从身上赌一把?

    “这个……是!”

    十几个保镖见家主也站在陈泽那边,便不再多说什么,各自拿了武器,依陈泽的意思往前门那边跑去。

    “家主,小的现在要去后门那边,你如果有兴趣的话,也可以跟着来。”

    陈泽冲魏栖梧点点头,心知时间已不多,也不等魏栖梧回应,自己已是转身往那隐藏的入口处跑去。

    魏栖梧想了想,也是好奇陈泽到底有何妙招,当下微一扬下巴,那两个押着杨先生的保镖会意,与他一道追着陈泽的脚步而去。

    山谷不大,虽然耽搁了些时间,当陈泽赶到隐藏入口那里时,入了白绕将星的李大叔领着手下也是刚到。

    陈泽往露出一角的隐蔽入口看了一眼,见还没有鬼见愁的人从里面出来,连忙跑到李大叔身边,冲其耳语了几句。

    有将星在身,李大叔可不像那些保镖一样对陈泽的命令多有质疑,当即按照陈泽的吩咐布置着人手。

    白绕的将星拥有十点统御力,刚好可以统领在场十人,按照李大叔的指派,这十人分了两波在入口两侧隐藏起来。

    而陈泽也是躲入了附近一处灌木丛中。

    众人刚刚躲好,那边厢魏栖梧也是正好走到附近,便见用石块树枝隐藏的入口处一阵耸动,从松垮的矿石中伸出一只手,胡乱扒拉几下,便将洞口的杂物扫到一边,露出一个可容一人爬出的洞口。

    陈泽抿着嘴唇,右手高高举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只手,左手竖指在唇边,以动作指示李大叔等人不要轻举妄动。

    魏家众人大气也不敢喘一口,默默等着那只手的主人缓缓爬了出来。

    这是个一身黑衣,腰间别着寒光钢刀的青年男子,刚一出洞,陡然明亮的光线让他眼睛有些花,不由得伸手揉了揉。

    就是现在!

    陈泽那只高举的右手狠狠下劈!

    一直在等着他命令的李大叔不由分说,从旁一把卡着黑衣男子的脖子拽到一边。

    咔嚓!

    手起刀落,武力值达到五十四点的李大叔一刀切开了对方的喉咙,下手既准且狠。

    可怜那黑衣男子连一丝反应都没有,大蓬血花便从他的脖颈处喷涌而出,瞪着不可置信的眼睛,大张着嘴巴却只咯咯两声轻响,整个人已是软顿。

    抓人,割喉,李大叔做得是一气呵成,末了将尸体随手往后一抛,早有手下接住,再轻轻置于后方。

    这番景象看得远处魏栖梧眼皮子猛跳,他魏家的随从他自然再清楚不过,何曾见过李大叔有如此狠辣的一面?

    难道说,这人是个隐藏的高手不成?

    他这边在浮想连篇,李大叔那里动作不停,刚抛开一具尸体,大手一捞,又将第二个爬出洞穴的鬼见愁劫匪捞入手中。

    如法炮制,第二具割喉的尸体被抛向后方。

    紧接着,第三具,第四具……

    整个过程就像是流水线作业,不明就里的鬼见愁众人哪知早有人埋伏在入口处等着他们,一个一个却成了排着队凑上去被人砍的羔羊。

    而李大叔那十一人,此时早已是个个浴血,但仍神情冰冷默不作声,如同莫有感情的机器,只重复着拉人,割喉,抛尸的三个步骤。

    洞**昏暗而山谷明亮,人由极暗处陡见光明,眼睛总得有一个适应的过程,而陈泽打的就是这个时间差,令人埋伏在洞口,趁对方目不视物时痛下杀手!

    待爬出二十几人后,洞口的杂物已被全部扫开,洞口一次性却是可以容纳两人同时爬出。

    殊不知,这却只是让李大叔等人加快了屠杀的效率罢了。

    作为武将,白绕虽名不见经传,好歹也是曾统领过十余万黄巾军的将领,砍杀区区几十人对他来说毫不费力。

    倒是一次过爬出两人后,他一时间也是忙不过来,便由另外两个刀兵守在另一边,一个拉人一个抹脖子,合两人之力勉强赶得上李大叔的杀人速度。

    只是他们并没有白绕的武力值,砍杀一阵便得轮换休息,只有李大叔手下动作丝毫不慢,仿佛永不知疲累。

    魏栖梧远远看着这一幕,大张的嘴巴就再也没有合拢过。

    他怎么也没想到,原本以为的一场血战,竟然演变成了一场单方面的屠杀,那些凶名远播的鬼见愁似乎也不过如此。

    一时间他心下暗松,照这么下去,杀干净鬼见愁三百多号人似乎并没有什么难度。

    得救了!

    立大功了!

    前一刻还在担忧自己的生死,后一刻,魏栖梧的心头陡然浮上狂喜,与此同时,一股恶臭却是从旁传来。

    转眼一看,被两人押着的杨先生身体若筛糠般乱颤,从裤腿处不断有黄白污糟之物流出,竟是被吓得失了禁。

    魏栖梧厌恶地瞪他一眼,心下已是杀机大起。

    十五分钟!

    躲在灌木丛中的陈泽一直暗数着时间,待得数到十五分钟时,他猛得从藏身处跳了起来,冲着入口那边的李大叔招手。

    短短的十五分钟,入口处左右两边已是堆积了百多具尸体,污糟血液流得满地都是,放眼看去,仿佛一潭血色泥沼。

    李大叔就在这血色泥沼中大步飞奔,他空出的位置自有手下刀兵顶上,只两三步,便冲到陈泽跟前。

    “走!”

    陈泽看也不看入口那边,下巴一扬,与李大叔两人全力飞奔,当跑到不明就里的魏栖梧跟前时,陈泽丢下了一句话:

    “数十个数,然后大叫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