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尾田懂个锤子火影 > 第一百零六章 志乃vs我爱罗!
    “第一场比赛,日向宁次战斗不能,漩涡鸣人获胜!”

    很快,考官月光疾风站到了两人面前,举手示意。

    搭耸着的黑眼圈眼睛,看着倒在地上动弹不能的日向宁次,无力的被医务人员抬上担架。

    “笼中鸟,但只要不放弃希望,也是能靠自己的力量,打开牢笼,重新在天空翱翔的...”

    疾风扶着腰,缓缓开口道。

    日向一族宗家与分家的矛盾也有很长的一段历史了,他并不了解,也不好多说什么。

    但这种悲观的宿命论,明显也是让他不喜的。

    从小体弱多病的他,现在依旧成为了一个强大的忍者,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啧...真是怪物啊,漩涡鸣人...”

    看着旁边,刚才还精疲力竭的鸣人,此刻已经在原地活蹦乱跳的,对着周围的欢呼声连连做着各种骚包炫耀的动作,疾风也是一阵感叹。

    “这个小鬼好厉害啊...!”

    “是叫漩涡鸣人吗?”

    “好可怕的查克拉...”

    无疑,今天的鸣人,第一次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所有人的印象中。

    “可恶鸣人这个家伙竟然真的赢了!!”

    选手席上,鹿丸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

    这一次比赛他都打算当一个混子了,但好歹有个更弱的鸣人垫在他下面。

    结果这第一局,就把夺冠热门的日向宁次给击败了?

    开挂了吧?

    这是鹿丸智商达到200的合理判断。

    只是让下方的鸣人奇怪的是。

    为什么在绝大部分欢呼声中,依旧有几个人在咒骂着他。

    但并不是在骂什么九尾妖狐,单纯的就是宣泄怒火,手中还不断丢出撕碎的纸团,如雨水般落下。

    这第一场的比赛,注定让赌狗们悲恸...

    ...

    “鸣人这个家伙,已经掌握了九尾之力吗...?”

    主观赛席上,猿飞日斩的脸庞,满面红光。

    借用九尾查克拉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却没有失去自我意识...

    背后,一定有人在指导着鸣人修炼。

    “看来自来也,已经回到村子了啊。”

    日斩笑着点了点头。

    一个三忍回到村子,对这一次可能会发生的大动作,将会是一个坚实的保障。

    “你们木叶村真是人才济济呢,让人羡慕...”

    旁边,面纱遮脸的风影发出一阵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好奇的看向下方的鸣人。

    “呵呵,第二场就是我们木叶和你们砂隐的战斗了。”

    “哦~我拭目以待~”

    两个老狐狸表面笑嘻嘻的,将目光重新放回了赛场上。

    ...

    ...

    “第二场比赛,砂隐的我爱罗,对战木叶的油女志乃...!”

    随着月光疾风举起手掌,很快,两个新的人影,出现在了万众瞩目的舞台上。

    我爱罗:“...”

    志乃:“...”

    两人皆是不苟言笑的伫立站那里。

    一边双手抱胸,阴冷的双眸看向面前。

    另一边,则是双手插进将自己身体遮的严严严实实的外套口袋中,墨镜下的白皙脸庞,看不出有什么情绪波动。

    下一刻,我爱罗眼神一凝,率先发起了进攻。

    哗哗哗!!

    没有动作,他的后背葫芦上却猛地喷涌出一大团砂土,如波浪般飞快的朝着面前袭去。

    临近目标处,更是化作一只凝实的砂之巨手,一把将志乃的身影紧紧抓住。

    砂土,随之附着而上,将志乃完全吞没包围。

    砂缚柩!

    “死吧...”

    我爱罗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打算,原地呈爪状的手掌,猛地握拳!

    沙瀑送葬!

    呲!!

    面前一人大小的砂子土,依稀能看到人形,瞬间收缩到极致,碾碎一切!

    “喂...!”

    局面的快速变化,让旁边的月光疾风甚至没有反应过来。

    他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上来,就下大杀手。

    只是那本该出现的残肢鲜血,却没有从砂土中渗出来。

    取而代之的,是无数黑漆漆的小点,从砂土的缝隙中钻了出来。

    覆盖在砂土的表面,甚至将土黄色的砂土,都转变成了黑色。

    秘术·虫分身!

    “...”

    这让冲上来打算施展救援的疾风,僵在原地,显得有几分尴尬。

    这样很幽默是吧...?

    比赛前火影大人就曾今跟他嘱咐过的,虽然表面的规则是不论生死,但实际到了比赛,遇到必死之局,疾风必须得出手救下。

    当然,目标是木叶的下忍,砂隐的死了就死了。

    毕竟这一次中忍考试,已经完全沦为了砂隐与木叶的大国军备竞赛的缩影。

    这种情况下,被对方杀死己方忍者,无疑是一击响亮的耳光...

    ...

    “这是什么术啊?”

    “咦,全是虫子吗,怪恶心的。”

    观赛席上,坐在一起的小樱与井野,忍不住吐槽道。

    “那叫寄坏虫,志乃是油女一族的人...”

    旁边的雏田声音,软绵绵的提醒道。

    她与志乃是同队的小组,自然知道后者的来历与绝活。

    “油女一族?”

    小樱与井野一愣,与猪鹿蝶一族或是日向一族不同,木叶的油女一族,要更神秘一点,他们并没有听过。

    “油女一族,是木叶的秘术家族之一,他们能将自己的身体,作为能啃食查克拉的寄坏虫的巢穴,并驱使寄坏虫战斗,是一个强大而神秘的家族哦~”

    这时候,旁边观赛席边缘的走廊台阶,缓缓传来一阵慵懒的科普声。

    小樱转过脑袋,发现卡卡西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后。

    不仅是卡卡西,后面还有凯与小李师徒。

    只是后者的右手右脚都缠满了绷带,无力的垂着,即使是最简答的走路,都需要依靠拐杖的协助。

    “小李...”

    几个女生,面露感伤之意。

    小李就如烟火般,绽放了最壮丽的花火,但也为此,彻底断送了忍者生涯。

    命是保住了,但一手一手已经彻底被废,无法再成为忍者了。

    “小妹妹们!不要露出这种表情!”

    凯老师只是朝他们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他已经决定在中忍考试结束后,背着小李外出寻找纲手大人的踪迹。

    普天之下,或许也只有纲手大人的双手,能够挽回小李的手脚了。

    “...”

    而小李则是拄着拐杖,脸庞没了往日的意气风发,沉默不语的盯着赛场。

    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听说了,鸣人击败了自己做梦都想击败的宁次。

    心中为鸣人高兴的同时,又为自己感到不甘。

    拳头握紧,尚未完全愈合的伤口都再次崩开,鲜血渗透染红了白色绷带。

    “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