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思议图书馆 > 20.我不玩了!
    从木桥往上走,便是一个类似于前院一般的区域,门口站着好几个和尚,下方有一个很大的水潭,只是这水..考虑到这座山到处都是尸体,符七实感觉这水怕是已经被污染的很彻底了。

    站在屋顶上往下看能够看见不少穿着僧衣的僧人在四处游荡,或者在诵经,不过符七实的目光并未在他们身上逗留太久,继续向上看能够发现大殿的大门是从内部关闭的。

    这个倒是无所谓,直接从房檐上方飞越即可。

    人是这么想的,身体也是这么做的。

    然后看着面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七八个斗笠僧,符七实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些斗笠僧本来就很矮小,找个隐蔽的地方一蹲,根本就不知道有人在那里。

    之前听城里面的人说这些家伙叫乱波众,算是仙峰寺的僧人,同时也是仙峰寺的忍者...老实说,符七实只听说过有弥山院的僧兵,没听说过还有寺庙养忍者的。

    越过了斗笠僧的尸体,直接跳到了内院之后,直接就看见三个坐在一个附虫者前方诵经的僧人。

    毫无疑问,每一个人的头上都标注着‘必杀’的字样。

    自从上山以来,遇见的每一个人几乎都被标注了‘必杀’,除了那个守桥的。之上那个守桥的已经被这群和尚忽悠成傻子了,符七实也没有义务去更正对方的思想。

    “真的是,麻烦啊。”

    越过了那三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僧人和一动不动如同尸体的附虫者,本来是准备从后方大门直接离开继续向上的,结果似乎是因为靠的太近被一个僧人给注意到了。

    面对袭来的拳头,直接用樱色的刀刃弹开,然后送他去见了佛祖,这一来一去,剩下的两个僧人也同样被惊动了。

    这让符七实感觉到很有意思,虽然说这个世界是由游戏所衍生出来的世界,可是这座山上的僧人未免也太像是游戏中的敌人了吧?不靠近不触发警戒就什么都不管。

    瞎子都没有这么瞎的。

    “又或许..是因为身体有异样的变化导致的?”

    这么想着,随手解决掉了另外两个不自量力的和尚之后,他看着面前的那个已经醒来的‘附虫者’,直接如同之前那样,将手附着在樱色的刀刃之上,蓝色的火焰喷发。

    杀死这些敌人并不会给符七实带来任何的收益,好吧,或许有经验值的增长,只是这些经验值并不会直接显现出来,只有当符七实获得技能点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升级了。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意义。而且不知道是否是因为这个世界的规则,只要在鬼佛那里休息一下,本该死去的人又会重新出现,因此杀死这些人并没有什么意义。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些附虫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他很想让这些家伙就此解脱。

    “抱歉,估计会疼一下。”

    如此的低语着,而后向前垫补。可是随后符七实的心中警铃大作,有什么可怕的预兆出现。他立即停止了向前行动转为了后跳。

    而后,只见那附虫者白色的僧衣之下突然鼓起,一条比符七实的大腿还要粗的蜈蚣猛然窜出并且席卷了符七实刚刚所在的位置,若不是跳跃及时的话,此时的符七实已经被这只突然窜出来的百足给卷住然后来一场死亡亲吻了。

    【*不死之虫:本是生活在源之水中的鱼王身上的寄生虫,受到源之水的影响而成为了不死之虫,随着上流的水源而下,寄生到了饮水生物的身体之中与之形成了共生关系,被寄生者可称之为‘附虫者’。】

    饮水?!?!

    我来到苇名之后,好像,大约,或许,大概..喝了很多的水啊!

    等等..如果是喝了水就有几率被不死之虫寄生成为不死者的话..那符七实大约是明白苇名这个地区的‘水信仰’是怎么来的了。毕竟日本的大部分人都是信仰食物或者信仰自然现象,水信仰的很少了。

    这就是所谓的不死之虫么..让这么一大条虫子寄生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光是想想就很恶心了好么!弦一郎你寻求的不死就是这个玩意啊!

    仔细想想,以弦一郎的性格,如果真的能够不死的话,让这个玩意寄生他好像也做得到啊。

    带一条回去调查一下?

    算了,我才不想带这个玩意回去。

    直接打消了带一条虫子回去给弦一郎当礼物的想法。符七实后退了几步之后确定面前的附虫者是无法行动的,虫子也没有办法直接离开人体。

    没有远程攻击?那就只能是个臭弟弟了啊。

    直接挥舞着樱色的太刀,将蓝色的火焰射出,这样虽然范围大了一点,精度低了一点,而且是不分敌我的AOE攻击,但是这里也没有友军不是么?

    “这就是不死的代价?好恶心啊...”

    【并不一样,面前的这个是因为人类的意识已经完全消失了,主要是虫子在控制,所以才会呈现这个姿态,如果人类的意识还在的话,就会像你之前看见的那个附虫者那样,虫子是不会跑出来的。】

    “...可是的确很恶心。”

    【符七实,你不能以自己的认知去评价一些东西。】

    一边和八重樱聊着虫子的事情,一边继续向上,来到了大殿的外侧,这里已经是金刚山的顶峰了,外侧的走廊是直接伸出了悬崖之外的,看起来很危险。

    干净利落的解决了前面的两个玩的花里胡哨的穿着蓑衣的和尚之后,伸手推了一下正殿的大门,意外的轻。

    将大门推开之后,直接就看见了正殿内部的那上千尊佛像,还有那个大佛以及端坐在大佛之下,穿着蓝色法衣的干枯之人,又是一个附虫者。

    【*仙峰上人:仙峰上人乃是仙峰寺的创建者,在久远的过去蒙受龙的恩赐成为了不死的附虫者,认为这是上天赋予自己的使命而终其一生研究着不死,虽现已醒悟,却一切已晚。】

    看着仙峰上人的头顶。两个血红的‘必杀’印证着他罪恶的过往,而且这个必杀和之前看见的那些都不一样,这个必杀被鲜血所侵染,显然是一个恶的不能再恶的极恶之人。

    “来自..异乡的人啊....你,为何而来?”

    本想直接动手解决掉这个老和尚的,却没想到对方竟然开口说话了。

    居然还有自己的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