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庶子夺唐 > 第三十三章 定北
    “轰隆隆!”

    突如其来的一声春雷,在长安上空炸开,刺地人耳朵生疼,震地场中众人都是一愣,甚至有些胆子小些的都不禁打了一颤。

    众人尚且如此,场中正和李恪角力的那只畜生自也难免。

    待众人回过神来,再看向场中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叫他们瞠目结舌。

    不知何时开始,方才还在绕着圈子,嘶声不断的白马已经悄然安静了下来,顿住了身形,停在原地踏着步子,时不时地还回头看着骑在背上的李恪,讨好似地向李恪呼着热气。

    眼前的一幕倒也叫李恪觉得讶异非常,他万没想到,一声响雷之后,这匹白马前后变化竟这般大。

    不过李恪细细想了想,似乎也猜到了其中的缘故,多半是这白马被空中的响雷给惊吓住了,不敢再做反抗。

    李恪心中想着,翻身下马,一手拉着缰绳,一手试探着轻轻摸了摸白马如云一般松软雪白的鬃毛,白马竟“吁、吁、吁”长吁了三声,蹲下了腿,在李恪的身前伏颈跪下了。

    眼前的一幕看呆了场外的众人,他们也没想到不过片刻之间,变化竟会这般的大,方才李恪还是危在旦夕的局面,可转眼间竟就大功告成了。

    “殿下福德深厚,有漫天诸神护体,竟得紫薇大帝相助,降天雷降龙驹!”

    短暂的安静之后,场中也不知是谁先开了口,打破了安静。

    眼下不过正月十五,还远没到春蛰的时候,这声春雷来的却是太早,也诡异地很。

    神鬼之说,于唐本就很是盛行,所谓紫薇大帝,便是中天北极紫微太皇大帝,乃道教之神,四御之首,万星之主,役使雷电鬼神,掌五雷,司战!

    李恪遇险,眼看或将遇不测,空中却突然不早不晚地降下神雷相助,这不是天神相助是什么?

    这声呼声方落,场中的众人也都反应了过来,一下子,场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议论之声,也都是与从天而降的这道雷声有关。

    众人的议论声中,李恪牵着这匹白马,缓缓地走到了李世民的身前,李恪俯身拜道:“儿臣幸不辱命,降得白马。”

    李恪自问没有叫天降神雷的本事,此事也必定只是一个巧合,李恪自己倒是未曾多言,但时人多信鬼神,眼下又正是宣扬唐威的时候,这天降神雷助李恪降马,岂不正是时候?

    李世民身后站着的房玄龄当先道:“恭喜陛下,今日天降神雷,助殿下降得薛延陀马王,正是上苍护佑我大唐,福泽天下。”

    有了宰相带头,房玄龄话音刚落,群臣也纷纷应和道:“恭喜陛下,上苍护佑我大唐,福泽天下,大唐必盛。”

    李世民闻言,脸上露出了满满的笑意,亲自上前将李恪扶起,拍着李恪的手臂笑道:“我儿辛苦了。”

    李恪起身,将手中的马缰递到了李世民的手中,对李世民道:“借父皇神威,此马已然降服,儿臣向父皇交令。”

    李世民从李恪的手中接过马缰,看了看李恪,又看了看李恪身旁的白马,把马缰又重新塞回了李恪的手中,对李恪道:“此马既是你降服的,便赠于你了。”

    李恪忙道:“此马乃薛延陀进贡父皇之物,儿臣岂敢贪据。”

    李世民摆了摆手笑道:“此马乃当世神骏,自当驰骋疆场,威震八方,朕已为人君,自再无军前临阵的机会,此马若是放在朕的手中,养于内苑也是可惜,不如便交由了你。”

    李世民少年从戎,行伍出身,故而好马,而如今李世民已为皇帝,坐拥四海,自不必再如少年时那般亲临两军阵前,这马到了李世民的手中反倒没了用武之地,故而李世民便也就赐予了李恪。

    李恪手中紧握马缰,对李世民道:“谢父皇赐马,儿臣自当秉父皇之志,为父皇定鼎海内,扬我大唐国威。”

    李世民诸子,文韬武略真正与李世民相像的唯李恪一人,李世民看着身前站着的李恪,英气勃发,丰神俊秀,仿佛看到了少年时的自己,不禁也拍了拍李恪的肩膀,朗声笑道:“我儿英果类我,甚好,甚好。”

    英果类我四字,于李世民而言,只是对爱子的赞许之语,并无他意,但这些话传到了群臣的耳中,却有了其他的味道。

    李世民不是常人,他是皇帝,如今太子失德,声望大不如前,李世民这个时候在天下人面前说出了这四个字,是否又意味着其他的意思呢,不必李世民多说,群臣自有揣度。

    李世民之言一出,群臣中许多人看向李恪的眼神已然不同了,李世民先是赠马于李恪,而后有言英果类我,是否是有意使李恪承其之志,立为储君?

    李世民之意自不易揣度清楚,更无人敢去问询,可听在有些人的耳中却很不是滋味,原本还在作壁上观的太子李承乾和魏王李泰的脸色便难看了许多,但偏偏他们面对如此情状却又无能为力。

    李泰宽胖,上马尚且不易,更遑论驯马了,李承乾自问也没有这份本事和胆量,方才大度设叫嚣,他们能做的只是言辞呵斥,但真正能为李世民分忧的只有李恪,而他们也只能干看着。

    李恪手牵着白马,忽然想起了什么,对李世民道:“此马既是父皇所赐,儿臣还请父皇赐名。”

    李世民看着正值少年,一身胡服,牵马立于眼前的李恪,胸中顿时升腾起一股子豪气,对李恪道:“你是行伍出身,少时又曾助朕北伐突厥,这马便就叫定北吧。”

    李世民在这个时候,为李恪的战马取了这样一个名字,自是另有深意。

    李世民说着是为李恪突厥之功,但如今突厥以平,大唐北疆能谓之为患者,为薛延陀而已,李世民为李恪战马取的“定北”之名,定的是谁,意在何处,不言自明。

    李世民的话已经是明着在警示薛延陀了,大度设听着李世民的话,脸色顿时难看了下来。

    而就在此时,李恪也应景地摸了摸“定北”的马头,低声道:“来日若有机会,我自当与你同往北疆,平我大唐北患,还我海内清平。”